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狗卷棘,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在线无弹窗阅读

经典悬疑小说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狗卷棘是个网文大神,小说主角是狗卷棘主要讲述了:“老顾,你看,老痒固定伤口的登山镐没了,鱼肚子里掏出来的拍子撩也没了,泰叔装备里面顺下来的手枪也没了……”吴斜一着急就要追上去,顾宇梁心知下面就是老痒的表演时间了,他急忙一把按住吴斜,自己先往洞外走去……

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狗卷棘,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在线无弹窗阅读

《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第5章 王老板

“老顾,你看,老痒固定伤口的登山镐没了,鱼肚子里掏出来的拍子撩也没了,泰叔装备里面顺下来的手枪也没了……”吴斜一着急就要追上去,顾宇梁心知下面就是老痒的表演时间了,他急忙一把按住吴斜,自己先往洞外走去。

因为顾宇梁早就有了防备,所以从上面荡下来那坨黑影踹出的一脚并没有踢得多结实。

但顾宇梁演技好,从小到大为了不练功,他不知道演了多少戏,家里祖辈包括他的双胞胎哥哥都很能打,为了避免日复一日的挨打,顾宇梁甚至还特地去表演班学了两年,如今可算是派上了大用场。

顾宇梁假装挨了一脚,躺在地上装伤,赖在地上不肯起来。

吴斜一看顾宇梁都伤成这样了,心说这人得多厉害,心里这么一想,气势就弱了,这么狠的一脚,他哪里敢接?

吴斜急忙向身后退去,不想却被人围了上来,那个胖子直接给了他一拳,吴斜认出来了,这个胖子就是那两个广东老板中的一个,姓王的那个。

枪和拍子撩,果然在这人手里,吴斜和顾宇梁也没有反抗的余地。

那个王老板从包里拿出了固体燃料风灯,点燃了,放在地上。

顾宇梁是第一次看见这东西,他记得书里说这东西是登高海拔雪山使用的装备,可以照明还可以取暖。

吴斜以为顾宇梁伤的很重,他见俩人没有攻击的意图,便转身把顾宇梁搀扶着坐了起来。

那个王老板掏出几块压缩饼干丢给吴斜,但是他手中的枪却一直对着吴斜和顾宇梁。

吴斜顿时有些莫名其妙,没去接他扔过来的压缩饼干,任由饼干掉在地上。

吴斜撇了一眼地上的压缩饼干,又抬眼看着王老板,说,“你这又唱哪出啊?怎么的,还信佛呢,上路前给顿饱饭?”

“后生仔出来跑江湖脑门要放亮嘛,给你东西吃,就是没打算动你们,你这个样子,碰上脾气暴躁点的,那就是讨死嘛。”那个王老板摇了摇头,看起来一团和气,当然,如果他没把顾宇梁踹成重伤的话,吴斜可能会信了他的鬼话。

“王老板,我看你还是直说了吧,这几个愣头青看起来脑子不太灵光,估摸着也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回。”说话的是那个凉师爷,顾宇梁淡定的撇了他一眼。

“好嘛,我是生意人,不喜欢动刀动枪的,现在装备在我手里,你们现在这个样子也很难出的去,怎么样,我们要不要合作?”王老板说完见顾宇梁和吴斜没有什么反应,又递了两根烟过来,说,“你要是不答应,那你们可以自己下去,不过你,”

王老板指了指吴斜继续说道,“你带着这么两个病号,这路怎么走,你想过吗?我看你这个朋友也伤的不轻吧?”

王老板又指了指正在演戏的顾宇梁,可见他这一脚确实没留力气,搞不好是故意的。

“那你说怎么合作?想要合作的话,你是不是要拿出一点诚意来?我总得知道你们想跟我合作,需要我做什么吧?”吴斜看了一眼顾宇梁,低头沉思了几秒,说道。

不得不说吴斜脑瓜子还是挺灵的,顾宇梁简直在背地里给吴斜点了好几个赞。

那王老板听到吴斜没有拒绝,急忙给凉师爷打了个眼色。

“我说这位小吴哥您可就别藏着掖着了,我们在您上边这可都看的清清楚楚的,你就流了那么一点血,那螭蛊虫子可就全跑了。”凉师爷意味深长的看着吴斜说道,

“懂行的可不止你怀里受伤那位,既然小吴哥你也同意结盟,那我就跟你详细说说。”凉师爷颇为自得的看了一眼顾宇梁,说道。

“这麒麟竭就是麒麟血凝结而成的血块,呈不规则的块状,是一味非常名贵的中药,但是它不是麒麟兽血,而是一种名叫麒麟血藤的植物的汁液,这种藤生植物在比较靠南的地方才有。”凉师爷似乎是说到了自己的什么专业领域,滔滔不绝地解释着。

“这普通的麒麟竭尝起来稍微有些刺激口腔,就算研磨碎了也颇有颗粒感,但是除了入药,它还有一种罕见的用法,就是用来熏尸。”

“一些古籍记载有些区域的人会将一块麒麟竭压在尸体的肚脐之上一起入殓,这样就不会招来蛆虫污染尸身。”

“这麒麟竭随着年代的增长会逐渐由暗红变为黑,年代越久,黑的越沉,到了一定时候就会发生质的改变,入口即化,人吃了以后邪虫不近。”

“那有没有什么副作用?”吴斜听到这里急忙问道。

其实顾宇梁跟他解释过麒麟竭,不过倒是没有凉师爷说的这么详细,搞不好凉师爷知道这东西到底是怎么回事。

“小吴哥你这可就难为我了,这玩意儿一直都只是传说,你这情况,我也是第一次见,更别说有没有相关的副作用的记载了。”凉师爷急忙摆了摆手。

“麒麟竭的事,我知道。”顾宇梁十分淡定的说着,显得十分冷漠,压根就没在乎王老板手里的枪。

“我晓得你知道,那你知道这颗青铜树的来历吗?”凉师爷颇为得意的看了一眼吴斜和顾宇梁,这才说道,“我在这《河木集》找到了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墓,这《河木集》记载非常的乱,有的是哑文,有的是汉文,还有的是一种陌生的文字,不过正好关于这青铜树的一段,用的是哑文。”

对于这里顾宇梁记的还是很清楚的,他直接说道,“北魏高祖孝文皇帝太和13年,在太白山一带的一处官矿里发现一根青铜石柱。但是一直挖到山底,也没能把这青铜柱挖出来。”

“当时传的沸沸扬扬,有风水师傅说这是一根钉子,用来钉秦岭的龙脉。随后一队哑巴军接到密令去太白山确认真伪,但是这队哑巴军离奇失踪了,四个月后又一队哑巴军接到命令,这次他们找到了青铜树,领着3000死囚接管太白山,封山扎营,继续挖掘。”

凉师爷听了以后,像见鬼一样看着顾宇梁。

“北魏高祖孝文皇帝太和18年春,这群死囚没有挖到青铜树的根部,但是却挖出了一只龙纹石头盒子,盒子是空心的,里面藏有异物,但是却没有缝隙,怎么也打不开,死囚们不敢乱动,就把盒子送进宫里。”顾宇梁按了一下额头,整个盗墓笔记他不知道看了多少遍,对于《河木集》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的,等一下老痒肯定不会带他和凉师爷,就看能不能吓住凉师爷,把他做掉了。

顾宇梁说完这第二件事情之后,不只是凉师爷,连那个王老板都目瞪口呆,一时间都没有人敢乱动。

“这位小哥,你是从哪里得知这些事的?”沉默了好一会儿,凉师爷实在忍不住好奇问了顾宇梁一句。

“我是半神。”顾宇梁淡定的说着。

吴斜噗嗤一下笑出声来,显然是觉得顾宇梁故意给凉师爷难看。

“我量你也不知道第三件事是什么!”凉师爷气愤的冷哼了一声。

王老板也面色不善的看着顾宇梁,颇有一言不合就直接拿他开枪的意思。

“北魏高祖孝文皇帝太和18年末,皇帝封赏,《河木集》的主人和他的几个兵卒喝的神志不清,打赌去爬了青铜古树。”

顾宇梁冷漠的看了王老板和凉师爷一眼,说了一句,“后面的就不是你该知道的了。”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该不会是看过《河木集》吧?你还懂哑文?难道你见过李——”凉师爷惊得一下跳了起来。

那胖子王老板一把按住凉师爷的身子,示意他冷静,那王老板眯着眼睛说道,“我看不是后面的内容我们不配知道,而是你根本就看不懂那上面写着什么吧?”

顾宇梁突然意味深长的看向王老板,笑了一下,“对,后面的文字我,看,不,懂。”

不就是物质化吗?等会儿还不是得你亲口告诉吴斜吗?

现在装的和什么烈女似的。

顾宇梁想了想之后老痒面对吴斜的状态,差点替他尴尬的用脚抠出二室一厅。

沉默了一会儿,王老板招呼吴斜爬出矮洞,俩人用望远镜看了一会儿,那边有个栈道。

顾宇梁一直装着伤的很重的样子,王老板果然就带着吴斜走了。

估摸着吴斜走了半个小时,顾宇梁才指了指“老痒”,对凉师爷说,“他死了。”

“什么?”凉师爷明显一愣,没搞明白顾宇梁说什么。

顾宇梁伸出食指放在鼻子底下停了好一会儿,这才又指了指“老痒”。

凉师爷这才明白,顾宇梁说的是老痒好像没呼吸了,凉师爷本来就被顾宇梁镇住了,这会儿又怕两个人耍花样,就探手去摸了一下老痒的腿,冰凉的像尸体。

凉师爷惊了,一时间就信了顾宇梁的话,急忙去探“老痒”的呼吸,哪里还有呼吸!这人已经死透了!

“这……嗯?什么味道?花香?你闻到……”凉师爷话都没说完就晕在地上。

顾宇梁赶紧跳起来冲出矮洞,一直憋着气,往上爬了两个矮洞才敢喘一口粗气。

浓烈的香味儿袭来,也给顾宇梁搞得有一丝精神恍惚,他急忙原地跳了几下,快速转了两圈儿,然后又往上爬了两层,身上沾染的味道这才淡了许多。

顾宇梁这才钻进矮洞,有时间去换一套衣服,换了衣服又赶紧出了矮洞,爬了五六层才停下来。

太险了。

顾宇梁是个占卜师,塔罗牌玩的贼六,业内都说他“灵性”非常高,对塔罗牌占卜天生有优势,再加上占卜这一行,仪式,草药,精油都非常挣钱,顾宇梁也就全学了。

当然这些东西购买也非常贵,没有专门的渠道,可能买的全是假货。

刚刚顾宇梁就是趁凉师爷注意力在老痒身上的时候,拿出了一瓶依兰原精。

依兰原精这个东西在浓度高的情况下可以直接把人给熏晕,顾宇梁也是第一次直接使用原精,还把它滴在老痒衣服上。

顾宇梁是很信任依兰的,毕竟他失眠的时候,用了稀释2%浓度的依兰熏香,足足睡了18个小时才醒过来……

醒来的时候顾宇梁都觉得有一丝“错位时空”内味儿了。

虽然不用来扩香熏香导致依兰功效大打折扣,但是这凉师爷实在晕的太快了,也就几秒钟的时间,话都没说利索。

就希望凉师爷能活着吧,顾宇梁一边想着一边按了按眉心。

顾宇梁知道他身上肯定还有味道,这地底没什么风,只能希望吴斜和老痒脚程快一点,在有半小时,他身上的味道就散的差不多了,可不能现在给撞上。

顾宇梁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跟着老痒下去,看看青铜神树能不能让自己回归现实,回到地球。

虽然他喜欢吴斜,喜欢铁三角,也非常想进行传奇的冒险,但他更爱自己的亲人。

青铜神树如果真的那么神奇,就让他回地球吧。

顾宇梁看看时间,并不着急的往上慢慢爬,岩洞上面有个栈道,吴斜和“王老板”过去就耗费了不少时间。为了避免撞上,还是苟一点比较好。

谁他娘的知道老痒现在是个什么状态?丫差点都把吴斜杀了。

其实也没用多长时间,顾宇梁就到了栈道下方。

这条栈道果然保存的十分完好,因为一直在修葺过程中,所以还有一层油竹竿搭建的脚架。

这里应该很贴近地表了,岩壁上有很多垂下来的树根,顾宇梁随手拨了拨树根,看到岩壁上还有工匠钉进岩壁里用来防止突发事件的木楔子,这种木楔子呈钉子状,上面还有一些灰色条形腐败的物质,看起来应该是古代的绳子,这是防止修建过程中栈道坍塌导致先民死亡,也是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

只不过这些木楔子并不多,看来每修筑一段就会把这些东西都会撤下来带走。

顾宇梁继续往前走,厚重的积灰上能明显看到吴斜和“王老板”两个人的脚印。

如果说老痒真的是打晕王老板进去的,那按照时间来算,他早就该跑到顾宇梁前头去了。

毕竟已经过去了这么久,吴斜说不得这会儿都掉进棺井去了呢。

顾宇梁一边想着,一边小心的走,因为吴斜他们走了一遍,挡路的树根全都被处理了,这路倒是好走很多,起码顾宇梁走的挺舒坦,和爬山郊游似的。

“别给老子玩儿花样!”

顾宇梁突然听到上方传来几声大骂,是“王老板”!顾宇梁急忙小心的把手电关了,又侧耳听了一下,这时,骂声突然停了。

继续阅读小说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8:15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8:1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