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小说,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全文在线阅读

如果你喜欢看悬疑小说,一定不要错过狗卷棘的一本书《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这本书的主人公是狗卷棘主要讲述了:顾宇梁知道,这是老痒跟着吴斜进去了……等等!不对啊!顾宇梁猛地想起他刚从棺材里跳出来的时候明明不太记得秦岭的剧情!脑子里还只有猴子,螭蛊,尸茧这种节点式的记忆。包括那本《河木集》!书,顾宇梁确实看了很……

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小说,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全文在线阅读

《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第6章 笑死,根本没管死活

顾宇梁知道,这是老痒跟着吴斜进去了……

等等!不对啊!

顾宇梁猛地想起他刚从棺材里跳出来的时候明明不太记得秦岭的剧情!

脑子里还只有猴子,螭蛊,尸茧这种节点式的记忆。

包括那本《河木集》!

书,顾宇梁确实看了很多遍,也确实熟悉剧情,但是也没到能完全背出段落的地步!

怎么现在他脑子里仿佛放了一整部盗墓系列原著似的!都快精确到哪一页哪一行写了什么了!

难道是……青铜神树的影响吗?!

顾宇梁在一瞬间的时间里,思维突然不受控制的想到黑暗里有一双诡秘的未知的眼睛看着他,不可描述,不可——

不,不能想了!顾宇梁给了自己一巴掌,逼着自己强行思考书里接下来的剧情。

顾宇梁继续往前走,很快他就看到了坍塌的栈道,在这段栈道附近有一个树根和栈道包在一起的树根洞,这个树根洞里明显看得出有许多人类活动的痕迹,地上还有一点压缩饼干的包装纸,应该是吴斜和王老板在这里休息过。

在这里隐隐约约能看到在青铜树顶的树根堆里黑乎乎的一团,看样子应该就是书里提到的青铜雕刻的手臂,顾宇梁伸手试了试,那些垂下来的树根的柔韧度,他发现这些树根的外表是风干的,摸起来像石头一样,非常坚硬,上面的纹路也非常像动物的鳞片,但是却非常柔韧,估计王胖子那个体型攀爬起来也不会有多大困难。

顾宇梁一边想着,一边扯着树根向对岸的栈道上攀爬。

绕着栈道往上上了三层之后就到了和那个祭祀台平行的地方。

这里已经能隐隐约约看到桐树那边的情况了,有一些青铜质地的东西,包括在树根里面,应该就是青铜手臂了,但是这些东西被树根包裹着完全看不清楚全貌。

四座雕像放在祭祀台的四角,中心位置应该还有其他的什么东西,但是距离太远了,只能过去才能看到。

顾宇梁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个东西,剥开秦岭神树的诡异与未知,其实这些鬼斧神工的造物还是挺吸引顾宇梁的。

这里到对面祭祀台还有一条绳子,是老痒和吴斜留下来的,一回生二回熟,何况这个绳子,比吴斜拆开的那条粗多了,也更有安全感。

落地之后,顾宇梁看到地上很多杂乱的脚印,踩在厚重的灰尘上,非常明显,所以顾宇梁捡了个便宜,直接跟着吴斜和老痒的脚印进了溶洞。

这个溶洞内部的结构非常复杂,有一股很重的霉味,有点刺激鼻腔,顾宇梁身上没有装备,他只能从空间仓库里取出一个口罩,调配了个保护呼吸道预防过敏的精油,稀释后涂在口罩上。

也幸亏这次调配的精油是玫瑰草,扁柏,蓝胶尤利加。

这三种精油的味道都不是很冲,只有尤利加味道稍微大一点,不过量非常的少,又是稀释过后的,再加上老痒和吴斜都带着防毒面具,所以应该不会暴露顾宇梁自身的位置。

口罩上涂抹精油之后,果然冲淡了溶洞里的霉味儿,没有了空气对于鼻腔呼吸道的刺激,顾宇梁这才放心的观察起溶洞里的情况。

这里非常的潮湿,树根的表皮不像外面那种硬的像石头一样,反而是非常松软的,还有很多不知名的蘑菇长在上面。

往里面走了一段,顾宇梁就看到其中一个岔口上有标记,顾宇梁已经知道这岔口前面就有一座巨大的石头棺椁,这就是老痒要来的地方了,就是祭台中央位置。

吴斜和老痒已经下去了,顾宇梁听不到他俩的声音,所以他也顺着棺井里的痕迹跳了下去。

接下来就是和吴斜他们尸茧上汇合,然后许个愿回家。顾宇梁心想。

“吴斜不愧是吴斜,他娘的,从小就只有你骗我的份,我难得想骗你一次,还是给你拆穿了。”

“少废话,你在玩什么花样?”

顾宇梁刚下到下面就听到吴斜冷冷的说了这么一句。

“吴斜。”顾宇梁在铁链上喊了他一声,然后跳下来,正好落在尸茧中央,把吴斜和老痒隔开了。

“你怎么来了?你不是伤的……他娘的,你也骗我?”吴斜彻底火了,估计着现在也就是在尸茧上,他没有什么办法,要搁在平地上,这一会儿吴斜早就气跑了。

“哎呀,听我解释,听我解释,我的目的不是骗你,但是这件事情一定要这样做,你先听我解释,我真的是有苦衷的。”老痒急忙开口道。

“他不听。”顾宇梁冷漠的瞟了老痒一眼,看着老痒的样子,他突然有点不想让老痒的妈妈重新出现,太吊诡了。

但是顾宇梁又想离开,所以他只能对吴斜说,“你送我回家。”

顾宇梁也没有办法,他在铁链上挂着的时候,就已经用全身的力气再去想回到现实里他生活的那个地球上了,可是毫无作用。

但是他随意想的,不要被老痒和吴斜发现,下滑的时候铁链不要发出声音什么的,都实现了。

“啊?”吴斜诧异的看着顾宇梁,心说这人怎么回事……送他回家,回哪?

但是不管怎么说眼前这两个男人都是在欺骗他,这两个人处心积虑的撒谎,亏的他还这么信任他俩!

“老吴,你别生气,你看看这个,我解释给你听。”老痒一边说着一边就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来。

顾宇梁一看就要伸手去抢那张照片,可惜已经晚了,吴斜先一步拿起手电,看到了那张照片是老痒的妈妈。

顾宇梁也借着手电筒的光看了一眼,老痒的妈妈看起来还是很温柔的,有一点书卷的气息,她的头发已经斑白了,可能是太过操劳的原因。

老痒看到吴斜看到了照片,也放下了挡着顾宇梁攻击他的手。

“什么意思?”吴斜不明白老痒掏出照片是什么意思,索性就直接问他。

“我不是说我需要钱吗?其实我是骗你的,我来这里是为了我妈,我妈在我坐牢的时候已经走了。”

“我出狱的第二天,急不可待地回到家里,想给我妈一个惊喜,可是我推开房门的时候却闻到一股恶臭。”

“你别说了。”顾宇梁按着太阳穴打断了老痒的叙述。

“老顾……”吴斜扯了扯顾宇梁的衣服,有点不解,怎么一言不合两个人就因为老痒他妈的照片针锋相对了?毕竟老痒他妈如果去世了……

“随便你,但是在你听之前送我回家。”顾宇梁看着吴斜,直接了当的说道。

“……不用他送,我送。”老痒阴沉沉的拔出枪,对着顾宇梁就要开枪!

顾宇梁早有准备,一瓶依兰精油直接砸在老痒头上,老痒下意识的直接拿手枪把精油瓶子砸碎,顾宇梁等的就是他这一砸!

在老痒抬手的一瞬间,顾宇梁已经把口罩按在吴斜脸上了,还没等吴斜反应过来,一股浓烈的香味就弥漫开来。

吴斜一闻到这香味,一股眩晕感直冲脑门,差点从尸茧上摔下去了!

就在这时,青铜树连带着整个琥珀都震动了一下,整个空间里都弥漫着依兰的味道,这一振动晃的三个人都差一点摔下去。

“往上爬!”顾宇梁说完就要拉着吴斜往上走,顾宇梁这时候已经想到,这青铜神树可能并不是什么事情都能实现的。

如果他真的能够让自己回到原本的地球,他现在人就不在秦岭了,应该还有什么限制在里面。

也许不能突破空间维度?也不对啊,如果不能的话,那老痒他妈是怎么回事??

不经意的想起的事能实现,那吴斜应该是最容易……

“精油?你是占卜师?!”老痒异常震惊的看着顾宇梁,顾宇梁也震惊了,什么情况?老痒这么时尚呢?连占卜师都知道?

不对!依兰为什么对老痒没有作用呢?

“什么占卜师?你们在说什么?老顾,你刚刚扔了个什么东西?这么香,香水吗?还是迷香?我怎么感觉头有点晕?”吴斜一边说着,一边挥手试图挥散这味道。

老痒呸了一声,说道,“老吴,我现在和你简短的解释一下,我回到家里以后,看到我妈一动不动的趴在缝纫机上,我以为我妈犯心脏病了,马上去扶她,可是她的脸已经粘在了缝纫机上,一拉就全部撕了下来!我一个人呆在空房子里,不知道怎么办好,也不敢睡觉,就这样一直呆了九天,我的肚子饿得要命……”

“我当时心想,要不就饿死算了,可是这个时候,我突然闻到了香味,是从厨房里飘出来的,好像有人在炒菜,我去一看,看到我妈竟然又出现了!我一开始还以为我是想我妈想的疯了,出现幻觉!”

“老吴,你知道吗?这颗青铜树就是古人说的许愿蛇神树,我想过去控制他,可是出现了问题,所以,有一天我起来的时候看见我妈背对着我坐在缝纫机上,我有点心慌,我偷偷走过去一看,结果……”老痒比划了好几下,但实在说不下去了,在那里长叹了好几声。

吴斜本来就闻着依兰的味道晕晕乎乎的,现在更迷糊了,只能勉强说道,“人死是不能复生的,而且这种力量物质化出来的人真的是你妈妈吗?放手吧老痒……”

“已经晚了。”顾宇梁也叹了一口气,扶着几乎站不住的吴斜。

“既然你知道占卜师,那你也知道我刚刚扔的是什么东西吧?”顾宇梁漠然的看着老痒。

“我分辨不出具体是什么东西,但是我见过有人用它,如果我猜的没错,这个东西本来应该可以让我立刻晕倒吧!”老痒笑了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什么晚了,你们在说什么?什么占卜师?”吴斜似乎晕的更加厉害了,顾宇梁手里的口罩似乎对他没有什么用。

“先上去再说。”顾宇梁把吴斜扶在青铜铁链上,吴斜只能强打起精神勉强抓住铁链。

还没到顾宇梁催促,先锋的青铜树就开始震颤起来,一只巨大的的眼睛出现在下面的黑暗深处,

紫色的瞳孔像猫眼一样,形成一条诡异的细线。

“卧槽!你们两个脑子里都在想什么?这是什么玩意儿!”老痒当场脸就绿了。

“我要是真想点什么,咱们就……”

“别乱想!顾宇梁,你什么也不要想!我他妈今天算是栽在你们两个手里了,愣着干什么!快他妈往上爬啊!”老痒急了,踢了顾宇梁一脚。

这个时候铁链上那些细小的蘑菇已经不见了,顾宇梁知道这是老痒搞的,也没在意,三人急忙爬进棺室,还没等他们喘口气,突然!一只像章鱼一样,巨大的触手卷了上来!

顾宇梁一看这诡异的巨大触手,突然心里一虚。

他先前真的只是不经意的想起了诡异未知的存在,虽说书中这只触手也出现了,但是这触手的形状实在是太像旧日支配者……不不不,顾宇梁你在想什么啊?!

打住!打住!

顾宇梁急忙拍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还没等顾宇梁几人想到什么对策,那只巨大的触手就开始四处乱卷,竟然直接将四周的那几座青铜雕像都拍得变了形。

顾宇梁摸了一把额头的冷汗,他越看越心虚,急忙说道,“我们快下去,它这样乱抽,我们继续在这里就死定了。”

“好,等等,老顾,那个王老板还在,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十恶不赦的,不能放着不管,要不我们再找找他……”

顾宇梁一听,急忙幸灾乐祸的看向老痒,也没多说什么。

然而那只巨大的触手可没多给他们时间,四周的树根都已经给连根拔了,然后,那触手扫到天上的巨大的石板上,那块石板直接给它扫了下来!

三个人一看,就赶紧跑到祭祀台边上的登山绳旁边,三人刚抓住绳子,那石板就直接砸在了祭祀台上!

顾宇梁想也不想直接抽出匕首把登山绳砍断,老痒骂了一句,还是吴斜聪明,过去之后就直接地一滚,倒是没受什么伤。

老痒站稳了,都没停顿,直接拉着吴斜就往下跑。笑死,这一对发小,根本就没管顾宇梁的死活。

继续阅读小说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8:18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8:1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