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狗卷棘的小说哪里免费看

经典悬疑小说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狗卷棘是个网文大神,小说主角是狗卷棘主要讲述了:这不对劲,书里那条触手应该是蛇的尾巴,但是现在顾宇梁完全没有看到整个触手的真身,这到底是什么?而且这条触手更像是真正的触手一样!说实在的,顾宇梁有点方,但是他现在什么也不敢想,只敢想着烛九阴的外貌,凭……

主人公叫狗卷棘的小说哪里免费看

《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第7章 这到底是个什么吊诡的体质

这不对劲,书里那条触手应该是蛇的尾巴,但是现在顾宇梁完全没有看到整个触手的真身,这到底是什么?而且这条触手更像是真正的触手一样!

说实在的,顾宇梁有点方,但是他现在什么也不敢想,只敢想着烛九阴的外貌,凭借着各种古籍,游戏以及书本中的描写,顾宇梁猜测,这烛九阴应该是一条黑色的独眼巨蛇,周身的鳞片非常细小,鳞片上可能会覆盖着一层蜡质一样的东西……

可是不管顾宇梁在脑海当中怎么想象烛九阴的外貌,那只触手就是不见出来。

顾宇梁心说遭了,搞不好这个秦岭神树没他想象的这么简单。

按理说,在老痒刻意的引导下,吴斜想象出了老痒他妈年轻时候的样子,就直接把他妈物质化出来了,没道理在顾宇梁这儿出问题吧?

难道是因为吴斜并不知道另一个现实里地球的存在,所以才没有办法把顾宇梁送回地球吗?

卧槽,这怎么才能在很短的时间里让吴斜相信有另外一个地球的存在?这他妈根本不可能好吗?

顾宇梁想到这里,十分的沮丧……

卧槽,等等,按照这颗青铜神树的尿性,不会直接把他在地球上的家的样子给物质化出来了吧?

顾宇梁顿时一个头两个大,不行不行,不能这样乱想。

“这他妈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眼见着这条触手越伸越长,却始终不见真身,老痒忍不住骂了一句。

顾宇梁心虚的看了一眼老痒,不敢说话。

麒麟血强是强,但是也达不到硬刚秦岭神树的地步啊。

这咋刚啊?直接祭树啊?

“他妈的,不能再这样了,我们赶紧找个洞躲进去。”老痒刚说完,那条触手就猛地冲着他们抽了过来。

老痒一把推开吴斜,避过砸下来的木头碎片,站起来对着那条触手就开了一枪,但是这条触手鳞片非常坚硬,子弹根本不起什么作用,又好像非常柔软,这条触手只是轻微停顿了一下,就把子弹的冲力给卸掉了。

“快过来,这里有个洞!”吴斜冲顾宇梁和老痒招呼了一声,几人赶快退到洞里,那条触手还在四处乱抽,而这些岩洞质地是玄武岩,而且因为地下河道过度的开挖已经十分不稳固,被这触手一抽,岩石内部的细微平衡被破坏,一条裂缝突然就出现在几人头顶。

顾宇梁听到声音,抬头看到了缝隙,急忙拉着吴斜就往洞里退。

接着就听到一连串的碎裂落石声,顾宇梁拉着吴斜左闪右避,灰尘弥漫,根本就看不清四周到底是什么环境。

“他娘的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家伙不弄死我们,恐怕不会罢休,再抽几下,这里整个都要塌了!”老痒骂了几句。

顾宇梁却管都没管他,既然已经被逼到洞的最里面了,那么这附近应该还有一个岩洞。

“这里。”顾宇梁看到前面有一个裂隙,透过这个裂缝隐隐约约能看到一条石道,他急忙踹了几脚,这裂缝果然裂开,露出一条石道来。

“不能进去!”老痒急忙就要拦住吴斜和顾宇梁

顾宇梁哪能不知道老痒在想什么,直接踹了老痒一脚,把吴斜推进洞里,自己也闪身进去。

可能是因为烛九阴并没有出来,而这条触手也是没有针对性的乱抽,所以洞外并没有完全坍塌,老痒也跟着进洞了。

顾宇梁看到老痒跟进来的一瞬间,寒毛一竖。

这他妈剧本里根本没有这段啊!

顾宇梁觉得自己的额头上已经开始出现一点点冷汗了。

这里是两块坍下的巨石中间的缝隙,非常的牢固,外面那只触手乱抽,这里也只有一点灰尘洒落下来。

三个人在这封闭的空间里沉默了好一会儿,老痒拿着手电筒四处照着,似乎在找什么东西。

找什么东西?

顾宇梁一愣,老痒他娘的不会是在找自己的尸体吧?

顾宇梁想着冷汗就下来了,这简直比书里还吊诡!

吴斜在另一边往前走了几步,看到石壁上好像画了点什么东西,急忙说,“哎老顾,老痒,你们俩过来看看,这是什么?我怎么看着看着好像是英文字母啊?”

老痒听了脸色一变,站在那边也没动,不知道在想什么。

顾宇梁走过来,给吴斜照着手电,而且看了一下石壁上的东西,确实是英文字母,这些涂鸦的另外一半压在吴斜脚下的碎石堆堆里,吴斜就搬开那些石头,想看看到底画了什么,但是在他挪开一块大石头之后,看到了一团黑乎乎的破布,好像是一件衣服的碎片。

顾宇梁心里咯噔一声,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身后的老痒身上,已经做好了随时攻击的准备。

吴斜扯开这团破布,一只干瘪并且已经腐烂的露出骨头的人手就露了出来,可以看得出这个人是想要从碎石中爬出来的,但是他没有成功。

吴斜显然给这景象吓了一跳。

顾宇梁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恶心的场景,好在一直带着口罩,在精油的作用下,没有吐出来。

三个人继续沉默,吴斜自己一个人在那里搬石头,很快一具尸体就露了出来,尸体已经完全腐烂了,看来埋在这里也有些年头了,身上的衣服破成一团一团的。也看不出具体是什颜色的。

“这个护身符,看来,这人可能也是个倒斗的。”吴斜捏了一下这人身上的护身符,回头对顾宇梁说道。

顾宇梁回头看了一眼老痒,老痒已经随便找了块石头坐在那里了,他低着头又戴着眼镜,不知道到底是什么表情,但想来他的脸色应该不太好。

吴斜继续挖掘,把整具尸体都挖了出来,最后翻出来一个背包,背包几乎空了,里面还有一些黑色的残渣,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腐烂成的,但是背包的夹层里有一本笔记本。

这个笔记本也快散架了,好在纸质还不错,上面用蓝色圆珠笔写的字还比较清楚。

这笔记本前面记的是一些地理位置和电话号码,后面却有一些日记。

“老顾,这好像是三年前写的,这个人是三年前来这儿的,日记上没写具体的来的过程,直接写他困在这个岩洞。”吴斜一边翻看日记,一边对老痒和顾宇梁说。

“这里提到了一片榕树林子,不过你看这里讲着,18个人,从那个树洞里进来,但是最后只活了六个,看起来应该极度凶险,幸好我们来是没有走那条路。”

这些事顾宇梁其实是知道的,但他还是耐心的听吴斜讲下去。

“他们遇到了黑龙一样的巨蟒,你看,这里还讲到他们准备了炸药,结果把这个日记的主人给炸的暂时晕了过去,然后醒来他就发现自己被困在这里。”

“这个人也发现自己有物质化的能力而且还能够熟练运用呢,他还做了很多实验……”吴斜快速的看完了这本日记本上的内容,然后把日记本塞给顾宇梁看,他自己又继续翻了一下尸体上的口袋。

“嗯,这里还有他的身份证,他叫……解子扬?”吴斜轻轻把这名字念了出来,解这个姓还是挺少见的,死在海底墓中的解连环也是这个姓,而且这个人还挺年轻的,有点可惜。

老痒突然从石头上站了起来,吴斜正在想东西,被他这一下给吓了一跳。

吴斜正要问老痒搞什么东西,一抬头就看到老痒面色苍白,整张脸一点血色都没有。

“老痒,你怎么了?难道我们小时候真的有个同学叫解子扬?我是真想不起来了,不过这人年纪和我们差……”

吴斜猛的头皮一炸,打了个寒颤,急忙又看了一眼身份证,忍不住身后退了一步,下意识的躲在顾宇梁身后。

“你为什么往后躲?”老痒捏着手电筒,他的脸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阴气森森的。

“解子扬不就是老痒的名字吗!你不是老痒,你到底是谁?”吴斜缩在顾宇梁身后,似乎有了底气,说话都大声了,这句话他说的理直气壮的,完全没有顾宇梁一开始想象的那种不可置信,害怕发抖的样子。

“老痒”很古怪的笑了几声,说“我是谁?我就是老痒,解子扬,从小和你一起长大,又坐了三年牢的解子扬啊!”

“你他妈别胡说了,老痒的尸体就在我边上,他死了已经三年了,根本没机会出去坐牢,你他娘的到底是谁?”吴斜越说越大声

“他死了,但是我活着,有什么区别吗?”老痒突然邪气森森的笑了一声,顾宇梁看着他的笑容,差点以为他要动手。

“卧槽,你不是人,你是他物质化出来的?!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吴斜说完这句话,顾宇梁就下意识的往前走了一步,做出了一个方便攻击的姿势。

但是老痒没有像书里那样直接想要杀吴斜,不知道是没把握连顾宇梁一起搞死,还是因为别的。

“你们知道了这个秘密就不要想活着出去了。”老痒突然恶狠狠的放了一句狠话,但是又没有什么行动,他沉默了几秒钟,突然又坐在石头上,悲伤的叹了口气,“我和他有什么区别呢?老吴,我和他哪里不一样?万一他是我物质化出来的呢?”

“我们哪里不一样呢?”老痒似乎魔怔了,只会喃喃的说着这一句话。

吴斜一时间也愣住了,显然他是想过老痒会直接攻击他的,不然他也不会躲在三个人当中的战力天花板——顾宇梁的身后,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老痒”竟然没有攻击他!

顾宇梁一看当下这个情形,头皮一炸,他的出现果然改变了很多东西,这个被物质化出来的老痒,应该会变得十分难缠!

有智慧会思考的东西,远远比只会莽上去的,厉害的多。

“你三年前看到的黑蛇到底是什么东西?”顾宇梁直接了当的问老痒。

“我看到的只是一条浑身漆黑的大蛇,就是普通大蛇的样子,两只眼睛和铜铃似的,很大的大蛇。”老痒见顾宇梁似乎愿意“相信”他就是老痒,面色也不那么难看了。

吴斜一时之间搞不明白为什么顾宇梁要去问明显不是人类的老痒这个问题,就不怕被老痒给带到蛇窝里去吗?

“那你看外面这个东西和你看到的那条蛇的尾巴像吗?”

老痒听了顾宇梁的问题之后,狐疑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不像,那大黑蛇没有这么长。”

老痒说完突然骂了一句,“草,是不是你他妈进来的时候想的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这玩意到底是什么?”

面对着吴斜说出那种话,老痒都没有动手,此刻他却急了,看着顾宇梁就想拿枪托给他一下子。

“哦,我也没想什么。吴斜,是不是你想什么了?”顾宇梁一脸淡漠的甩锅。

这他妈就离了大谱了,真给青铜神树搞出一群旧日造物主了这以后可怎么办?

“他妈的,不是我!我发誓我是头一次见这玩意儿!”吴斜也急了。

“好了,老吴,我们一直呆在这里,也不是办法,迟早给困死在这里,得想办法出去才行。”老痒一边说着,一边斜着眼睛看着吴斜,给顾宇梁,打了个眼色,顾宇梁沉默了一下,关了手电。

老痒森然一笑也关了手电。

“你们他娘的干什么?”吴斜话音刚落,就听到老痒怪异的笑了几声

“吴斜,你真的以为我会放过你吗?你有没有感觉到你身旁多了什么东西?你可要小心点,万一等一下我打开手电,你的眼前直接出现一张死人脸,那可怨不得我,你可千万别害怕,千万不要乱想。”

本来老痒说这句话的时候是挺吊诡的,但是此刻这句话由老痒说出来,怎么显得这么搞笑呢?

顾宇梁差一点就不厚道的笑出声了,吓唬吴斜挺好玩的,就是怕沙海十年他再给报复回来。

“你……”吴斜喉咙里卡出一个字来,突然又停住了,顾宇梁也愣住了,他明显的闻到一股腥臭的味道,卧槽,不会真的这么灵吧?

他娘的吴斜到底是个什么体质?

顾宇梁有点担心吴斜,但是很明显洞里多了什么东西,他也不能贸然打开手电,只能侧耳倾听吴斜的呼吸,也好判断他的位置。

突然间一个冰凉的东西蹭了一下顾宇梁的手,从他指尖滑过,像是一片一片的鳞片。

“哎呀,老吴,你瞅瞅这洞里是不是多了什么东西?”老痒在一旁幸灾乐祸的小声说道。

吴斜很明显的毛都炸了,顾宇梁听到旁边人的呼吸都重了几分,显然是沉不住气的吴斜。

正当吴斜沉不住气,想要骂老痒的时候,手电的光突然亮了起来!

吴斜和顾宇梁都吓了一跳,手电筒安静的落在地上,老痒不在旁边!

继续阅读小说盗墓:开局秦岭,系统跑了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8:19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8:2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