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尸五百年:她从棺材里出来了最新章节,躺尸五百年:她从棺材里出来了全文在线阅读

看悬疑类型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无冥之火写的《躺尸五百年:她从棺材里出来了》,男女主人公是魏重君叶安安,《躺尸五百年:她从棺材里出来了》这本小说又名《活祭:玄门小巨佬从棺材里苏醒了》主要讲述了:“不要打祖奶奶!不可以打祖奶奶!”“什么祖奶奶!叶安安你脑子不好我们都不嫌弃你有疯病,你对着一个三岁小孩叫什么祖奶奶!我看你这疯病越来越重了!”孟母越想越气,越气越要打到一下这个小鬼。叶安安本能的抱着……

躺尸五百年:她从棺材里出来了最新章节,躺尸五百年:她从棺材里出来了全文在线阅读

《躺尸五百年:她从棺材里出来了》第4章 白事

“不要打祖奶奶!不可以打祖奶奶!”

“什么祖奶奶!叶安安你脑子不好我们都不嫌弃你有疯病,你对着一个三岁小孩叫什么祖奶奶!我看你这疯病越来越重了!”孟母越想越气,越气越要打到一下这个小鬼。

叶安安本能的抱着魏重君左躲右闪的,就是不让她打到怀里的魏重君。

大孟觉得老妈一个大人在这么多人面前打一个孩子,传出去不好听,连忙拦着。

就在他们一个打,一个躲,一个拦着乱成一团的时候,魏重君突然看向某个方向,嘴角露出了一线笑意,道:

“哈,你们错过了救活你们三叔公最后的一个机会,接下来你们要倒霉了。他死了。”

突然听到她这话,叶安安第一个就停了下来,接着嘴里喃喃自语道:“三叔公死了……三叔公死了……”

“胡说八道!闭嘴!这话是该乱说的吗?!”听到她这嘴里像是诅咒一样的话,大孟和孟母脸色一变,猛然对她大喝一声。

然而叶安安对他的呵斥声却并不在意,嘴里依旧是喃喃的道:“三叔公死了……三叔公死了……”

魏重君让叶安安将自己放下来,她又走回了客厅里坐到了扶手椅上。

没过多久,就有人跑过来通知道:“快准备一下,三叔公去了。”

大孟等众人吓了一跳,连忙问道:“是怎么去的?”

那人摇了摇头,说道:“不知道,本来只是昏迷的,但是就在老杨叔刚进三叔公家的门时,三叔公突然就……就那样走了。”

听到三叔公就那样走了之后,孟家刚才听到叶安安和魏重君的话的众人,同时扭头看着魏重君,目露震惊和困惑。

随后又是一阵忙乱,开始处理三叔公的后事,还要找人去通知三叔公的儿女们回来。

于是就没人再有空去管叶安安和魏重君了。

为了怕她们乱跑,孟母干脆将她俩都关进了孟大的房间里,并且锁上了门。

准备等三叔公的事处理完了,再来处理她俩。

被关起来的魏重君拍着叶安安的手,说道:“咱们睡吧。”

叶安安很听话的跟她一起躺到房间里的那张双喜床上。

躺下的时候,魏重君问她:“安安呀,想爸爸妈妈吗?”

叶安安沉默了会儿,才带着伤心的语气回答道:“想。”

魏重君用小手轻轻的拍着她的手臂说道:“放心吧,祖奶奶保证会带你见到你的爸爸妈妈,乖,睡吧。”

等她俩睡醒的时候,天已经黑了,窗外漆黑一片。

听着屋外静悄悄的,好像家里都没人了。

估计这会儿孟家人都去了三叔公家,开始筹办白事或者是帮忙跑腿去了。

魏重君在屋里转了一圈后,对着叶安安问道:“饿了吗?”

“嗯。”叶安安点了点头。

魏重君道:“咱们出去找吃的吧。”

叶安安先是点了点头,接着又看着紧闭的门:“门,出不去。”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关在屋里了,看到那紧闭的门,叶安安的意识里就知道那是打不开的。

魏重君站在门边对她招了招手,道:“没事,我可以开。过来。”

叶安安听到她说可以开门,眼睛一亮。

魏重君用手按在门上,嘴里默默的念了几句,就听到门外的门锁“咔~”的一声,自动弹开了。

接着两人就这样打开了从外面锁上的门,走出了房间。

魏重君对叶安安说道:“走,咱们去吃席,今晚上可有热闹看了。”

而此时村子的另一边一户人家的院子里,已经开始挂上了白布,摆了桌,架了锅,人来人往的准备着办事。

屋里的大堂里传来一阵阵的哭泣声,正堂门前摆着灵桌香案,祭奠着逝者的灵位。

正堂厅里正中的地上铺着一张草席,草席上躺着一个人,头朝门脚朝内的躺着,从头到脚的盖着一张白布。

头顶的位置摆着一个香座,上面已经插了十几根正在燃烧着香。

旁边是几位妇孺坐在地上哭嚎着,这几位妇孺里只有一位是下午从县城匆匆赶回来的三叔公的二儿媳,其他的都是村里的婶婆。

就连大孟家的孟母也在其中。

三叔公的二儿子孟武披麻戴孝的跪在另一边,也低低的哭着。

一个中年男人蹲在亡者的头顶香座前,嘴里一边谈着三叔公生前的事迹,一边用手往地上甩着木制的阴阳鱼。

屋外的院子里,除了正对着灵堂的门口,其他两边空地上都摆上了圆桌。

不少的村里人坐在一旁的桌边看热闹,有些亲戚则忙里忙外的买各种东西。

正门外的灵桌前还有一个身穿着道士黄袍,头上戴着道士帽的老道士正拿着一把铜钱制成的小剑挥舞着。

就在所有人都看着热闹的时候,就见漆黑的路口慢慢走来了一大一小两个人影。

有位隔壁村来的大婶看了一眼,便出声对旁边人说道:“看,那是谁来了?怎么敢带小孩子来?”

这种白事,晚上一般是不让小孩子来看的,尤其是三岁以下的孩子,大一点的没所谓。

所以看到这正走进来的两人,小的那个估计也就三岁左右,于是在场的人开始议论了起来。

因为光上光线暗,院子边的人睁着眼睛一直等到这两人走了进来,才看清是谁。

“哎呀,这不是大孟前几天刚进门的傻……呃,新媳妇嘛?但这个小娃娃是谁?长得可真漂亮!”看到了叶安安身边的魏重君后,有个大婶惊讶的说了句。

她的话引来了周围其他人的注意力,众人都看向了路口。

此时的魏重君已经换了身衣服,不是白天那套诡异却又合身的寿衣了。

这是下午在孟家看热闹的一位小嫂子,见魏重君身上的衣服怪异,又想到孟家没有孩子,自然就没有小孩子的衣服,于是便回家把自己女儿以前穿过的衣服拿了过来,偷偷从窗房塞进了叶安安她们房间里的。

魏重君也不嫌弃,自己淡定的就换上了。

衣服也是干净的,只是可能是放在衣柜里太久了,有点衣柜里的防虫草的气味。

继续阅读小说躺尸五百年:她从棺材里出来了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8:57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9:01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