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诡园席沉,诡园在线无弹窗阅读

男女主人公是席沉的悬疑小说《诡园》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作者左绯十分给力主要讲述了:周慧进来的时候,手中拎着两个开水瓶,靠得近的席沉顺手接过放在了角落的位置。那个位置还留着一把椅子,水壶就是放在椅子的下面,椅子的上面放了碗,和一把手电。那个位置,他们睡觉的话不至于翻身碰到。周慧看了一……

诡园席沉,诡园在线无弹窗阅读

《诡园》第10章 陌言村(10)

周慧进来的时候,手中拎着两个开水瓶,靠得近的席沉顺手接过放在了角落的位置。那个位置还留着一把椅子,水壶就是放在椅子的下面,椅子的上面放了碗,和一把手电。

那个位置,他们睡觉的话不至于翻身碰到。

周慧看了一圈屋子的人说道:“厕所的话,之前带你们看过了,就在屋后面,不远。”想了一下又道,“不过我不建议你们起夜便是了,早点休息,门窗什么的锁好,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要出来。”

“好的,姐,村长说的我们都记着呢,不会犯的。”华悦在床上探出半个身体,挥手笑道。

周慧看着床上的几个女孩,微微摇首,转身离去。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开放的吗……”

确定周慧走远之后,站在外围的席沉便顺手将门带上,顺便上了插销,从外面是绝对打不开这扇门的。

屋内点着灯,只是这灯光呈现一种暗黄色,给人一种老旧电视机上才会呈现出来的那种颜色的感觉。

不算亮堂的房间,但微弱的灯光也给了他们一些安慰。

至少灯是没有坏的。

“要不我们今晚点着灯睡吧。”韦雨说道。

她们几个女孩子是横着睡的。

坑的另外一端便是一扇封死了的窗户,虽然能够看到外面的景色,但却无法打开。此刻从屋内往窗外看去的时候,除了一片黑色以外,什么都瞧不见。

让女孩子睡在窗户底下,他们都是不愿意的,所以他们一致决定头朝外,脚对着窗户就是了。

一边的崔梦冷笑一声:“你今晚还能够睡得着吗。”

“总不能不休息吧。”韦雨抱着双膝,背靠着墙,听得崔梦的话,便忍不住反驳道。

崔梦也不说话了,曲着一条腿,靠着墙,望着窗外。

陈浩见自己女朋友被怼,顿时就有些不开心了:“阴阳怪气的,不就是经历过一次灵异本啊,多牛气似的。”

崔梦依旧没有回应。

虽然一直从前辈的口中听说,灵异本有多么的可怕,死亡率又有多么的高。但若是没有亲身经历过的话,那种恐惧的感觉还是没有那么强烈的。

但是崔梦不一样,她是知道那超高的死亡率的。她甚至都没有想过在这次的本子中活下去,只是想着,能够多活几天也是好的。

至于那崩溃的瘦弱男,大家一致怀疑,或许瘦弱男也是经历过灵异本的,所以才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但是瘦弱男不醒过来的话,所有的想法也都是猜测罢了。

“过来坐着吧。”薛磊招呼站在一边的席沉。

席沉跨过被放在最外面的瘦弱男,走到了炕边,与其他人一般姿势盘腿坐了下来。

从关门到现在,房间内的温度总是是上来了,大家或许是感觉到了暖意,外套什么的都脱了下来,放在了一边。

“大家说说今天的收获还有想法。”薛磊并不是他们中领头的那个,但是看薛磊的态度,似乎有将自己当做众人中主事的那个人的架势。

不过对薛磊的这种行为,大家都没有提出反对。

对方想将他们组织起来,那就让他做呗,只要不要危害到他们的生命安全的话,听一点话也没有问题。

虽然薛磊已经这么说了,但是这一天的收获着实是没有什么。

无论是从公交车上下来,还是公交车爆炸,这些与他们都没有什么关系。

也就席沉机灵一些,还知道顺手将地图摸下来。

至于到了陌言村后,那些村民见到他们就绕着走的,能够问到什么东西呢。

再来说与村长的交谈吧,这村长看似被席沉套了不少的话。但姜还是老的辣,具体的内容是一点没透露。

“辛可,你去帮忙的时候,有没有从周慧的口中得到有用的消息?”华悦看向乖巧坐在一边的汪辛可。

“啊?”汪辛可愣了一下后,红着脸,嗫嚅道,“慧姐没有跟我说太多东西,她只是说,村子里不安生,让我不要到处乱跑,也不要随意与人搭话,其他的是什么都没说。”

其余人皱眉,这些人的口风是不是也太紧了些?

“那你呢,刚才我可是看到周慧与你单独交流了,总不能什么都没说吧。”华悦抱着屈起的腿,下巴枕在膝盖上,目不转睛地盯着席沉。

“是啊,你拿着钱去给周慧的话,她一定跟你说了什么的吧。”陈浩也在一边嚷嚷。

原本沉默地看着窗外的崔梦也将视线挪了过来。

“嗯,慧姐同我说,这村子闹鬼,还是恶鬼,死了已经不止一个人了。”

房间内安静了两秒钟。

陈浩一脸难以置信地开口:“没了?那么多钱,就这么一句话,就没了,都没有说谁死了!?”

“让我们尽快离开算不算。”席沉又道。

陈浩翻着白眼:“好了,钱算是打水漂了。”

“也不算完全没用,在明知闹鬼的情况下,这些村民依旧留在这里,肯定是有规避的方式。”崔梦说道,“明日的话,无论那些村民愿不愿意,都必须交流上。”

“这些村民的态度虽然古怪了点,但却没有拒绝钱的存在,大家身上还有多少的钱,可以拿出来,多打探一点消息也是好的。”薛磊也跟着说道。

在薛磊说完之后,除了席沉以外的所有人都取出了一部分的钱,不过不再是之前给周慧的纸钞,而是金豆子,一粒一粒的。

因为纸钞这东西吧,容易有假,也不是所有地方通用的,所以他们身上还真的没有带多少,仅有的那些已经给席沉转交给周慧了。

但是金豆子就不一样了,若不是担心拿出金条惹出那些村民的贪婪的话,他们拿出的可不止是金豆子。

众人的视线落在席沉身上,只要经历过一次游戏了,就不会不知道准备一些这种对付鬼怪无用,但是对人很有用的东西。

这一点席沉没法解释,所以只能无辜微笑地看着其他人。

虽然觉得这样的席沉有点古怪,大家也没有多想,之后还要相处很长一段时间呢。

“我这儿有不少,给你一些吧。”薛磊拨了一部分交给席沉。

“多谢。”然而席沉并没有全部取走,只是抓了一些,便放入了放在一边的衣服口袋中,“少取用一些放在口袋中吧。”

不然这种凭空变出金豆子的行为会被当做是神还是妖,这可就说不定了。

大家也都明白了席沉的意思,放了一把在口袋里面,剩下的便全都收了起来。

“除了慧姐之外,村长在回屋之前,也同我说了陌言村的一下禁忌,这一点,华悦也是同样听到的。”席沉将衣服整理好后,又道。

华悦颔首:“确实是这样。”

接着华悦便将村长的话说了一遍。(我要是不当人子,凑字数,就将禁忌再写一遍了,但我偏不)

“这四条禁忌,听上去有点东西。”崔梦若有所思。

骆高不知何时取出了本子,将村长说的四条禁忌全部记录了下来,靠着坑,将本子放在坑上摊开:“你们来看。”

他的话将众人吸引着聚集了过来。

骆高的笔尖指在第一条禁忌上:“按照这一条的说法,村子的祠堂,就算是村长也不能在不经过其他人的同意靠近,这是游戏,那这这说明了什么?”

“祠堂内有东西?”陈浩不确定地说道。

“对,祠堂里一定有我们不知道的东西,这东西或许对我们存活下来有帮助。”

其他人的笑容还未展开,便听到后面传来席沉悠悠然的声音。

“也有另外一种可能,祠堂内封印着更加可怕的东西,这种东西会加速我们的死亡。”

“……”说点好话,你会死还是咋地。

不过席沉的话对他们也算是一种提醒了,他说的没错,祠堂中是好是坏,他们其实并不清楚,只能说,祠堂内一定存在着与本次游戏有关的东西。

因为席沉的话,大家的气氛沉闷了一瞬后,骆高轻咳一声又拉回了其他人的注意。

“祠堂先放一边,祠堂恐怕已经是事情的中心了,我们暂时不用去管。”骆高说道。这么晚的时间内,他们还没有完全靠近祠堂都能够被村长发现,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祠堂附近一定是有人盯着的,所以他们想要靠近的话,需要想其它办法。

接着骆高的笔尖便划到了第二条禁忌上:“再来看看这一条,不用说,灵异本中,晚上外出基本等于死,这一点我们都清楚。但将其列为禁忌说明了,晚上一定会发生特殊的事情。”

“还记得慧姐离开的时候,同我们说的话吗?”

周慧离开也没有多久,她的话,大家自然是记得的。

无非就是锁门,晚上不要出去,无论听到什么都不要管之类的。

“虽然我很不想说,但是我们进入其中,想要存活下去的话,这些禁忌是一定要违背的。也就是说,在某个晚上,我们说不定要出门。”骆高苦笑道。

“还有一种可能。”在席沉的声音悠悠响起的时候,大家是怒目而视。

你能不能闭嘴。

但席沉却微笑着将接下来的话说完了:“之后可能永无白日。”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