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七十年代白富美》by素昧平生,年代文、虐男主、虽是爽文却有很多真情

看之前我本来以为《七十年代白富美》是个套路年代文,没想到捱过开头的套路重生后,文里竟然还有不少亮点。再捱一会儿,平平无奇的甜宠言情也写出了真情。于是乎,本文成了网文里最不常见的作品类型——越写越好型。

至于女主最大金手指,美食技能,至少对我来说,还是比较一般的。

《七十年代白富美》by素昧平生

剧透如下

赵兰香死后,灵魂重生到了自己的17岁。

17岁,花一样的年纪。拥有前世记忆的女主,想到的第一件事却是,要去改变自己“老男人”的命运。

“老男人”贺松柏是女主的第二任丈夫,对她可谓是往死里甜宠。尽管在女主认识他的时候,他已然富甲一方,可前半生却不可谓不坎坷。在那样的年代里,他出身地主,后来更遭遇牢狱之灾,坐了5年的大牢。出狱后算是赶上了好时候,才就此崛起。

女主掐指一算,彼时男主的灾难还未开始。她要拯救这一世的他!

从哪里开始呢?当然是先去下乡认识他啊!

上一世的她这个时候已经跟前夫——军区绩优股蒋建军开始了恋情,且是她主动。她自然也从未下过乡,今生主动申请到男主所在偏选乡下,父母虽十分不解却到底尊重她的选择,给钱给物把她送了过去。

70年代的乡下集体生活,苦不苦?当然苦。女主所在的知青房子很快就倒了,为了引诱到自己的未来老公,她不畏流言,硬是住到了村里声名狼藉的贺地主家。

这个贺地主,就是男主家。彼时老地主们早就死了,只剩下一个腿脚不好的老阿婆。阿婆带着一个耳聋的孙女贺大姐、冷漠好斗的孙子男主贺松柏,以及一个瘦弱的小孙女贺三丫勉强过活。

女主引诱男主,男主不为所动。不是真的不动心,只是这样天仙一样的女子他怎么配?女主暗暗心急,心疼贺家一家人面黄肌瘦吃不饱穿不暖,可男主防备心太重,她只好从身边人下手。

她用美味的大包子、面条等等,取得了贺大姐和三丫的信任。也跟男主说,自己住进来可以是掏房租的,等知青房子盖好就搬出去。男主这才勉强同意。

为了更好的改善贺家人的生活,熟知前世历史轨迹的女主大胆地走出村子,来到黒市。用自己的厨艺,把简单的食材变成可口精致的点心。她赚了一点钱,也慢慢取得男主信任,于是俩人开始有商有量,一起做点小买卖。

男主卸下心防后,觉得穷下去果真不是长久之计,于是跑去跟阿婆商量要做点生意。贺家阿婆不是昏聩之人,她年轻时曾留学到美国读纽约大学,妥妥的精英。她固然担心孙子安危,可还是指点他挖出贺家埋藏的小金豆作为本钱。(此段描写有全文最大亮点。)

此时女主也暗暗为男主置备了一辆自行车,男主激动不已。他就用这台车,经人牵线搭桥,跑去深山里做上了杀猪佬。每天天不亮就去杀猪,用繁重的劳动换来购买三十斤猪肉的权利,他再转手卖到黒市,从中赚取差价。

俩人过自己小日子的同时,外面的世界也在静悄悄地向前发展。村里原本有一工程队,城里来的顾工,带着自己几个徒弟,来勘测地质做工程……结果工程款突然不翼而飞,主事的顾工就被污蔑贪污,于是便从人上人的知识分子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贪污劳改犯,最终住进老地主家的牛棚里。

女主却发现,这个顾工,他的儿子正是自己上一世前夫蒋建军的死对头!女主重生下乡而来,帮贺家过好日子只是次要目标,主要目的就是拯救男主免于牢狱之灾。而如果过早暴露自己的目的,她怕引来蒋建军的报复。如今有这样一条人脉粗腿,自然是早早抱上为佳。

顾工是个执着于学术的半大老头教授,贪嘴爱吃,牛棚之苦他吃得,可这口舌止欲却难忍,尤其是赵知青所做饭菜的香味实在勾人。双方都有意交往,于是男女主跟顾工一拍即合,他们的友谊就越来越深厚。直到有一天,他们共同发现顾工几个徒弟想要炸山。危难来临之际,男女主、顾工奋不顾身跑到山上劝阻,可惜的是,两个徒弟和部分村民仍然冥顽不灵。

这场灾难,大部分村民活了下来。顾工的徒弟们,一些被抓坐牢,一个跟他一样住到了牛棚,还有一个徒弟吴庸却安然无恙。被抓走的徒弟走前提醒师父小心吴庸(这个徒弟后边还有戏份)。

而村民也死了十几个,李大队长为了救村民家的小孩,落得一身伤病回家等死。原本铁板钉钉的婚事也告吹,大队长亲娘怕儿子死去孤独,想要死前替他结一门亲。这四处一寻摸,贺家大姐就进入了李家的眼帘。

贺家阿婆闻得此事,让孙子背着去李家相看一回,便答应了亲事。她又跟李家约定,这人死便罢了,活着就要住到贺家,不算入赘。李家看着半死不活的儿子,内心又升起了一丝希望,欣然应允。

阿婆怎么会坑自己的大孙女?她派孙子带着准孙女婿上省城,动用自己的人脉给省城名医写了封信。而李大队长,在贺家强力资金支持下,竟然就捡回了一条命。从此后跟贺大姐夫妻相和,暂时按下不提。

女主用积蓄置下一台缝纫机,然后帮别人做衣服。自然这里面利润微薄,可这利润却是她想要赠予贺大姐的。贺大姐手脚麻利,一天做一套衣服,老公李大队长虽然身体不好,手却灵活,也帮着妻子做活,他们从此就有了固定经济来源。

男主杀猪佬没做多久,养猪场就被一窝端了。幸好倒爷们讲义气没把老板和他们这些人供出来。之后老板灰心丧气就想解散,肥猪杀掉后剩下一群猪崽要转手,就问男主干不干。

这自然是男主所遇到的最大机遇。骨子里的狼性让他不肯就此蛰伏,于是再次寻上阿婆,问贺家是否还有宝藏可挖。老阿婆琢磨了半天,给了他一张欠条,于是男主南下寻债主要债。

要债自然不是一帆风顺,可男主是谁?最终几千块钱还是拿到手,他迅速联系自己的朋友,最终成立了自己的养猪场。

高考来了,在女主有意识的指导下,他们早早备考,便双双考入大学。

女主看着男主打拼,虽然心疼却欢喜,可前世那件让男主坐牢的大事始终迹象不明,难免惴惴不安。

真相慢慢浮出水面。原来村里有个渣男,祸害过大姑娘潘雨,曾被男主撞破。可这人贼心不死,又抓了贺大姐。男主心中愤恨,一怒之下就差点打死他……这个差点还是女主给解救的,上一世这人就真死了。

活了命的贼人却胆大心细,倒打一耙,不但不承认自己犯罪事实,反而抓住男主开养猪场的把柄,想要把男主斗倒。

男主自知形势不好,交代好养猪场和家里的事,就被公安抓去问话。与此同时,女主上一世的丈夫蒋建军终于找来……为了拯救男主,女主不得不与蒋建军达成协议。

这一世,男主终究平安躲过牢狱之灾。可惜等他归家后,看见的却是女主的告别信。

只是暂别而已。几年后,缘份来了,他们再次相遇,HE。

剧透结束

除了梗过于套路,本文的剧情线可谓是相当完整。文笔没有过多的在某一部分堆砌,看着不会生腻,算是走得比较干净利索。

年代文一般都要大开金手指,更何况是重生文?这是近年来我不太看年代文的原因之一。本文的作者已经算是写得很克制了,也很舍得虐主角,她笔下的男女主都吃了不少苦。角色吃苦=角色着墨多=角色丰满,因此本文吃苦最多的男主,就是写得最好的一个人物。

他干得农活,杀得大猪。赶得黑市,讨得大债。作者真是爱这个人设,每一步都细腻地写了出来。他的汗水流淌出来,滋润了土地,也丰满了自己,更在读者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我们爱这样的勤奋的、拼搏的、永不服输的、励志的青年,这样的人设本身就是正能量,它远远比喊千百句口号要真实得多。

本文的槽点当然不少。

我最不适应男主的名字贺松柏明明很好听,作者大概为了渲染言情部分荷尔蒙的气氛,就一直以“男人”代指……看的时候我经常出戏,仿佛在欣赏一出男色大戏。

番外也挺逗,正文部分写女主在经历本世的时候,怀揣上一世的记忆。而番外部分写男主在经历上一世的时候,怀揣本世的记忆。二位主角,你俩死循环了滋到不?

此外男配蒋建军重生戏份也挺无趣,巴巴地赶上来,结果也没做啥坏事……最后在番外部分明写上一世,竟然这个男配也还挺白,没意思没意思。

正如我在剧透所说,本文最大亮点来自于一个细节(以下为引用原文):

吃完晚饭后,贺松柏去了自个儿阿婆的房间。

他搬了个小板凳坐在床边,跟阿婆说:“我想买辆单车,做点生意。”

阿婆吓得顿时从床上爬了起来。

贺松柏顿了顿说:“阿公以前做生意很厉害的,不是吗?我想像他一样。”

阿婆想打乖孙一个耳光,但是两只手都撑着身体,抽不出来。她脸上的愤怒简直不可遏制。

贺松柏叹了口气,把阿婆扶正靠在墙上。

他轻声地说:“饿死胆小的,撑死大胆的。”

“我希望你过的好一点,以前你是富太太、大夫人,现在落魄了连顿好吃点的都要靠别人的施舍。我不想再让你这样凄凉,阿公想必也是这么想的……”他顿了顿继续说:“我会小心点的。”

“我要需要钱,买辆单车。”

说着他把房间里的桌子挪了开来,用刀使劲地戳了戳,挖出一块砖头。砖头和砖头的缝隙里塞了三片金叶子和一颗小小的金豆子。

贺松柏沉默地把砖头恢复原样,用黏土重新粘实了封紧,把桌子挪回去。

阿婆的眼泪突然哗啦啦地落了下来,浑浊的泪水顺着皱纹沟壑布满了一张老脸。

贺松柏给她抹眼泪,沉声道:“你要相信你一手养大的孙子。”

阿婆说:“阿婆过腻了好日子了,不要过好日子。”

“柏哥不要去,你死了阿婆也会没命的。”

贺松柏闻言,把头低低地垂了下来,拳头上青筋浮起。

他低头看着老祖母的泪眼,说:“没有人会过腻好日子的。”

“苦日子过得太久了,只会让人丧失希望。”

杀伤力最强的是“阿婆过腻了好日子了,不要过好日子。”所有的爱、情绪、隐忍、苦难、包容,全浓缩在这短短的一句话!固然此文大剧情是如此的套路,可凭这句话就值得一看了。它有最深邃的情感,最炙热的爱,无法言说的痛……年代文的核心主角们,他们一直在失去,个人理想就如天上星水中月,一直不可得,可他们却始终没有放弃,没有选择麻木,而是在痛苦中保持着清醒。文中的阿婆,也因此成为我最喜欢的一个角色。

这是本文高明于其它年代文的原因,它不是只套了一个壳子,那样的年代历史是一定会影响人设的。倘若你只让主角背个空间,到艰难的年代里跟军二代恋爱,用空间食物吃吃喝喝,最后考大学住大房,“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那跟其它架空爽文又有什么区别?

我们父辈经历的年代,曾经是那样的艰难,是我们想一想都觉得可怕,看一眼都觉得惊悚的。而作者随行就市创作了一个重生爽文,却也能分出笔墨探讨其中一二,《七十年代白富美》,就很值得一读了。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我是推书机,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留言找书书评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