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有新的命案订单最新章节,您有新的命案订单免费阅读

如果你喜欢看悬疑小说,一定不要错过呆a瓜的一本书《您有新的命案订单》,这本书的主人公是陆清桉苏郁主要讲述了:镜面上的血红色看上去阴森恐怖,在热气缭绕间,仿佛鬼魅的诅咒,特别是一点一点显现出来的场景,让人毛骨悚然。想象着恐怖的画面,林白不自觉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朝着安全感爆棚的男人身边靠近,想要怂兮兮的抓住他的……

您有新的命案订单最新章节,您有新的命案订单免费阅读

《您有新的命案订单》第8章 密室杀人案4

镜面上的血红色看上去阴森恐怖,在热气缭绕间,仿佛鬼魅的诅咒,特别是一点一点显现出来的场景,让人毛骨悚然。

想象着恐怖的画面,林白不自觉打了个哆嗦,下意识朝着安全感爆棚的男人身边靠近,想要怂兮兮的抓住他的衣角乞求庇护。

诶,陆队好像换了件外套。

案发现场时穿的还不是这件衣服。

陆清桉率先发现他的小动作,快步朝旁边平移,企图保护他的外套。

他是真的很不懂,为什么法医还会怕鬼。

合法,但是好像有点什么毛病。

林白可怜兮兮的只能靠近另外一座冰山,声音都在打着颤,“这,这不是案发现场的大镜子吗?我们去的时候还没有血字啊?”

“难不成真的有鬼?”

李佑男随意瞥了他一眼,嫌弃的把手臂递给他,特别汉子特别豪爽。

这场景莫名有种霸道刑警和她的娇气小娇夫的既视感。

“是口红,”陆清桉淡定的给出科学解释,声线清冷,“口红的基调是油、油脂和蜡,沾附性极好,在镜子上写字,尽管被擦掉了,在遇到蒸汽凝结的时候,字迹还是会显现出来。”

“这几个字,是凶手留下的,”苏郁附和着继续说,“凶手能控制死者家中的电路,还可以进出她的浴室,‘血债血偿’四个字,更是确定了案件性质。”

“仇杀。”

“所以我们要调查的,就是案发前一天,甚至是案发当天进出死者家中的人,”李佑男皱着眉沉思,“因为电灯忽明忽暗,能让死者产生恐惧,肯定是突发状况。”

“如果是经常性闪烁,死者不会强烈的慌张。”

林白顺着她的思路继续思考,“监控录像显示,案发当天没有陌生人进出过单元楼,也就是说凶手就是本单元的。”

李佑男看着手机屏幕上的照片,大脑快速运转,“照片的拍摄角度是平视,根据字迹的高度分析,凶手的身高和苏警官差不多。”

与死者相熟,身高一米六五左右,并且结怨有仇……

这个范围已经很小了!

破案的希望近在咫尺!

精彩绝伦的推理有理有据,甚至发现了隐藏极深的物证,陆清桉看向她的目光中染上了些许赞扬。

看上去瘦瘦弱弱的,仿佛一阵风吹就倒了,没想到能力不俗。

苏郁傲娇的扬起下巴,像是个斗胜了的小鸡仔,“陆队,我赢了!”

陆清桉被逗笑了,高深莫测的,“话说的不要太绝对,不然打脸的时候,可是很疼的。”

鼓了鼓腮帮子,苏郁一副“放马过来”的表情。

“叮铃铃铃铃~”

手机铃声响起,在安静的法医室里格外清晰,陆清桉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手指按下免提,“喂?”

“陆队,凶手已经抓到了!我们在回去的路上!”

兴高采烈的声音传进耳朵,上一秒还信誓旦旦的苏郁,只觉得脸蛋有点疼。

打脸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陆清桉嘴角扬起浅浅的弧度,并不觉得意外,话语礼貌又疏离,“把人直接带到审讯室,辛苦。”

林白和李佑男两脸震惊,“陆,陆队,人抓到了?”

“嗯,”陆清桉点头,察觉到身旁人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幽怨气息,心情更加愉悦,像是个恶作剧的小男孩,尾调微微上扬,“苏郁,服不服?”

苏郁没回答他,但满脸都写着“宝宝不开心”几个大字。

“要是不信,跟我一起去审讯室?”陆清桉的腹黑上线,冷漠疏离的气场更添魅力,“怎么样?”

“去,当然要去,”苏郁心里满是疑惑,大咧咧的一甩脑袋,“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一些吧!”

深邃眼眸中的笑意浮现,陆清桉认真纠正,“是打脸。”

苏郁:“……”

打脸或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这句话用在苏郁身上,格外贴切。

审讯室里,坐在他们对面的中年女人面色和蔼,双手放在小桌板上,一副慌张无措的模样,“你们到底为什么抓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慢悠悠的转过视线,苏郁一脸“你丫的怕不是抓错人了”的表情。

陆清桉递过去一个高冷的眼神,修长的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发出咚咚的沉闷声音,“名字。”

中年女人老实回答,“何梅。”

“吴莹莹认识吗?”

“认识,我家隔壁的小女孩,她怎么了?我从昨天半夜就看到警察在她家屋子里进进出出的。”

冷冽锐利的视线盯着她的眼睛,陆清桉漫不经心的反问,“你真的不知道?”

何梅摇摇头。

“谣言小区里都传遍了,你真的不知道?”陆清桉的语气很冷,听不出喜怒,“我记得尸体用担架搬出去的时候,你在门口分明看到了。”

眼神闪躲了下,何梅的手不自觉握紧,迅速改口,“我,我是看到你们搬着尸体走了,但我不知道那是谁……”

“你说谎,”斩钉截铁的男声否定她的话,目光犹如刀子般锐利,仿佛能看透她的内心,“我们搬运尸体使用的是裹尸袋,而不是担架。”

“而且,搬运尸体的时候,周围并没有围观群众,你怎么知道死人了?”

这不是使诈嘛!

她还真是小瞧了这个狗男人的丧心病狂!

在男人能看到的角度,苏郁朝他竖起一个大拇指,眼睛仿佛会说话——

大哥,你真不是个人。

陆清桉挑了下眉,周身清冷疏离的气场因为审讯变得更加凌厉,“何梅,你在掩饰什么?”

何梅捏手指的动作更加用力,骨节开始泛白,“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不懂你们为什么要叫我过来。”

饶是她表情很努力的想要平静,但做贼心虚的慌张依然从她的小动作里流露出来,陆清桉并不着急,不急不缓的拿出监控截屏。

仿佛闲聊似的,“昨天你去过吴莹莹家里?做了什么?”

“帮她修水管,”何梅镇定的回答着,“大概半个小时吧,我就回家了。”

“你去过她家浴室吗?”

“没有。”

“那你,有连过吴莹莹家的蓝牙投影仪吗?”陆清桉拿出已经毁坏的小乔投影仪,漫不经心的说出惊天秘密,“为什么,我在案发时,在投影记录里,发现了你的手机设备?”

继续阅读小说您有新的命案订单

(0)
上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11:08
下一篇 2022年8月8日 下午11:1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