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在线全文阅读

经典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是网络作者软妹雪崽的代表作,本书主角是陈言江忌主要讲述了:“呲——”铁链划破空气的声音已经逼近!电光火石一刹,脑海中突然生出一个荒唐的想法,几乎没时间再思考下去,他抽出身后的剑鞘,将它紧紧抱在怀里。“管他成不成功,先赌一把!”他闭紧双眼,迅速弯下身体,接着快……

已完结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在线全文阅读

《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第二章:失去双眼的少年

“呲——”

铁链划破空气的声音已经逼近!

电光火石一刹,脑海中突然生出一个荒唐的想法,几乎没时间再思考下去,他抽出身后的剑鞘,将它紧紧抱在怀里。

“管他成不成功,先赌一把!”

他闭紧双眼,迅速弯下身体,接着快速从胸前抽出双手,像是慌忙逃跑不成一般,狠狠的摔下去!

“呃……啊!”

地上的女人骤然响起一声惨叫,她如同死去的虾米般蜷缩起自己的身子,双手不停在胸口周围颤抖,无数细小的血液从那里涌出。

她扒开胸口的衣服,在她的血肉里,正镶嵌着一根长长的,密布钉尖的铁棍,因为受力,钉尖全部没进女人体内,她痛苦的嚎叫着,脖颈上青筋暴起。

那跟铁棍陈言太熟悉了。

无数次那个男人都拿着那根铁棍,在这个别墅里抓捕名为陈言的猎物。而他不仅清楚的知道那根铁棍的钉尖长短,打在身上会带起多少血肉,更知道那是男人专门为他制作的“玩具”。

所以在他掏出匕首刺下去的时候,几乎一眼,他就知道这个女人胸前藏着的是什么东西。

“救命的东西,也可以拿来杀你。”

陈言刚刚正是故意扑倒在女人身体上,他清楚的知道,突然其来的重量会让铁棍几乎在瞬间全部扎进血肉里,足以让女人松开双手。

面对剧烈的疼痛,女人已经丧失了限制他行动的作用。

而陈言正是因为胸口有提前放置的剑鞘的保护,并无大碍。

“这是什么材质制成的,竟然这样都损坏不了。看来也不是完全不管我的死活,至少这剑一定是个好东西。”冷汗将后背濡湿,陈言慢慢的松下一口气,在他的手下,那剑鞘上摸不到半点粗糙的痕迹。

摆脱了束缚,陈言迅速抱起剑鞘在地上翻滚,快速躲过已经袭来的铁链。

那铁链威力巨大,竟砸得瓷砖全部破碎,依稀能感觉飞溅起来的水泥和地板碎片,若是砸到人的身上,骨头都得裂的粉碎!

由于看不见和回声的缘故,他只能凭感觉躲避,地上的女人没有丝毫害怕的样子,她一边痛苦的哀嚎,一边狂笑。

此起彼伏的铁链落地声混在她疯狂的言语里,根本让人难以分辨方向。

“杀了他,杀了他!哈哈哈哈违背我们的都得死!啊哈哈哈哈该死的混蛋,我饶不了你!”

那根铁棍并不会一下子要掉女人的命,她痛苦的躺在地上,挥舞着双手。

陈言冷静的用手着地,慢慢用长剑一点点的探着视野,不久便抓了一手温柔的黏稠,正是女人身上流出的鲜血。

他大脑迅速的旋转,试图找到破局的办法,冷汗从额角慢慢渗出。

根本看不见,那人每次都能精准的攻击他,一定是……不说在黑暗里视物,至少黑暗对他一定没有太大的影响。

他想取胜,必须要亮光。灯,他记得这个房间里是有灯的,在哪里?

“哗——”

由于思考,陈言待在原地的时间太长,那人已经找准了他的位置,几乎一瞬间铁链便到了眼前。

他甚至能闻到上面浓厚的铁锈味,是像血一样的腥臭,势如破竹!

“该往哪里躲?!左面是墙,右边,右边已经过不去了,前面!”

女人挥舞的手突然死死的抓到陈言的衣服,她疯狂张大嘴,喉咙里的话还没来得及吐出,便感觉身体被人提起,一股铁锈味逼近。

随后蔓延在口腔里,眼睛里,内脏里,骨头里。

她被打碎了。

女人想。

尸体被陈言抓在手上,他抬头不可置信的望着眼前的黑暗,这一瞬间他疯狂的想知道这个别墅里出现的“第四人”究竟是谁。

若真的是那女人的儿子,为何要如此凶狠的弑母?!

他明明,他明明有机会停下,甚至可以挥舞到一边,保住这女人一命,可是他并没有,他像被设置好的程序,机械而冷漠的疯狂的挥舞下。

“疯子……”

他的双手还在发麻,陈言靠着墙边慢慢的丢下尸体,收起的指尖却摸到一个凸起。

他几近疯狂的按下,随后为了躲避铁链,拼命向侧逃窜。

眼前瞬间明亮,强光让已经适应黑暗的陈言眯起眼睛,眼角甚至泛起泪水。

随着光亮的出现,陈言颤抖的声音也在同时响起。

“怎,怎么会!你也是,曾经的猎物吗?”

白炽灯照亮了这个荒唐的房间,死状惨烈的夫妇身上的血肉几乎弥漫整个地板,在摆放人形瓷器的房间里,散发出浓浓的血腥味。

整个房间全是人形的瓷器,它们或大或小,或胖或瘦,陈言知道,这是每个死在这个别墅里的,专属夫妻俩的“猎物”,也是他们可爱的“儿女”。

这些猎物不止有年幼的儿童,甚至有濒死的老人,他们以各种方式进来,然后被囚禁在这个别墅里,再日日夜夜的被以各种方式折磨杀死。

此时这些瓷器全部被打碎,满地的血红色碎片中站着一个拖着铁链的少年,陈言几乎是在看见他的瞬间,就露出了不可置信的表情。

他不过十七八岁,穿着一身宽大的黑色衬衣,清秀的脸上面无表情。那双本该明亮的眼睛却被人缝了起来,许是年日过长,此时上面只有两条丑陋的肉痕。

难怪黑暗对他并没有影响,在他眼里,根本不可能有黑夜白昼之分。

此时听见陈言的声音,他沉默的将手中生锈的铁链一圈一圈的环在手腕上,随后慢慢的开门走了出去。

“喂,”陈言并没有忘记少年之前的残暴行为,他适当的保持距离跟在他身后,“你去哪,你不是要帮那个女的杀了我吗?”

他这半个月为了躲避夫妇两人的折磨,几乎将整个别墅都摸的清清楚楚,可是却从没见过这个少年。

少年没有出声,他似乎并不想回答这个问题。

沉重的铁链全部被挽在少年瘦弱的手腕上,看起来好像随时都会把他的骨头给压断,少年脚步急切的穿过走廊,铁链碰撞发出轻轻的敲击声,他走进阁楼。

“他对这里很熟悉,看来在这里生活了很久,那眼睛肯定是被两个畜生弄瞎的。”

陈言跟在他身后,便见他瘦骨嶙峋的身子大半埋进在阁楼的大红漆箱子里,他像枯骨的手指慢慢的抱起箱底破旧的兔子玩偶,如珍宝般静静的攥在怀里。

“家……”少年指了指木箱,他又骄傲的将兔子展示给陈言看,“它陪我,好朋友。”

陈言只觉得鼻子一阵酸涩,他保证道,“那不是你的家,我会带你回家。”

那个足以容纳半大孩童的木箱里,是密密麻麻细小的指痕和血迹,陈言可以想象到,无数个日月,这个男孩被关在里面的绝望与痛苦。

少年并没有反驳他的话,又或者是并不在意,他转身走出阁楼。

他对陈言沉默的跟着他的行为并没有排斥,因为他总会时不时停下脚步,聆听着他有没有跟上去。

继续阅读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

(0)
上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8:42
下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8:5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