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人公叫陈言江忌的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在线阅读全文

主人公叫陈言江忌的火爆新书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是由网络作者软妹雪崽所编写的悬疑小说主要讲述了:“请在十二点之前抵达任务地点,否则自动判定宿主拒绝接受任务。”脑海中的机械音如同一盆冷水泼到陈言头上。“想不出来,根本就不记得。我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他的手上,他到底是谁?等任务结束,我一定要弄清楚。”他……

主人公叫陈言江忌的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在线阅读全文

《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第五章:锦川女子高中

“请在十二点之前抵达任务地点,否则自动判定宿主拒绝接受任务。”脑海中的机械音如同一盆冷水泼到陈言头上。

“想不出来,根本就不记得。我的手机为什么会在他的手上,他到底是谁?等任务结束,我一定要弄清楚。”

他大脑清明了几分,随后用力甩掉脑海中不断重复的声音。

月亮已经高高悬起,由于没有手机,陈言并不能准确判断现在还剩多长时间。这次任务,他准备带江忌一起去。

他其实并不想江忌跟他一起涉险,但把他一个人放在这里,陈言也放不下心来。

这个小区非常老旧,楼内的住户几乎早已搬空,根本谈不上安全二字。更何况因为当时并没有钥匙,陈言是拿长剑斩坏房门才进来的。

他将桌上的东西全部装进外套的口袋里,确定没有遗漏。随后伸手将江忌推醒,“江忌,醒醒,我们要出门了,你起来跟我走。”

江忌很乖,他默不作声的搂紧窝在怀里的兔子玩偶,将自己的铁链挽在手腕上,便沉默的望着他。

“你戴上这个把眼睛遮住,我要带你出门。”

陈言又将环绕在自己手腕上的发带取下递给了他。

可能是眼睛瞎了许久的原因,江忌的听觉非常灵敏,即使是刺耳的杂音,也不太能影响他对声音的判断,所以陈言根本不用担心他会走丢。

虽然是夏季,可由于时间太晚的缘故,街道上只有一排排路灯亮着,甚至连出租车的身影都看不到。

“老板,有电池卖吗?”两人终于找到一家深夜仍亮着灯的小卖铺。

“有,要什么样的?”老板从柜台后面探出身来,惊讶的哈了一声,“诶你们俩干嘛去,那大链子真的假的,这是在拍什么戏吗?”

瘦弱的少年蒙着双眼,手上缠绕的是沾满血污的铁链,青年身后的剑鞘看起来华丽无比,老板啧啧惊奇。

陈言将那个破手电筒跟手机拿出来,用力的敲了两下,“诶,换个电池要多少钱?”

伸手将江忌拉到身后,陈言站直了身子,有意无意的挡住老板探寻的视线,“当然是假的,咱们是搞直播的,这都是道具。今晚我们要去那个锦川女子高中播冒险游戏,老板,那地儿你听过没?”

老板将电池推给陈言,“这个要四块,那个手电筒里面坏了,换电池也没用。”

随后他连忙拍手,凑过来小声道,“晓得晓得,哎这个女子高中我晓得。”

“你们是搞直播的啊,啊啊直播效果我懂,这大半夜看起来还挺渗人的,锦川离这儿不远。不过啊你们要不换个地方吧,锦川那地儿……”

他皱起脸,用眼神示意着,意思几乎就是不好开口,陈言配合着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陈言也是有苦难言,正常人谁会去那地儿半夜找刺激,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他这条小命。

店内的时钟发出整点的提示音,指针笔直的在十一点上重合,距离任务开始还有一个小时。

“这话怎么说?”陈言想了解更多关于这个女子高中的情报,以至于保证他们能更大概率的在里面存活下来。

于是他调整姿势,半靠着柜台害怕的缩缩脖子,追问道,“老板,你可别吓唬我,我胆子不大的,去哪儿会死人吗?”

老板摇摇手,“诶,那倒不至于,虽然说是鬼校,可我还太没听过后来有人进去死了的,不过没人敢在里面呆一晚,人要疯的!”

陈言从口袋里掏出四块钱,他装好翻盖老人机的电池,一阵开机声响起,他收回手机,老板仍意犹未尽的侃侃而谈。

“那个锦川女子高中以前死过人,然后发生了闹鬼的事办不下去了,所以现在才叫鬼校。我见过到里面探险的,直播的我还是第一次见。你们那个摄像机可以录到鬼吗?”

陈言将硬币磕在柜台上,“那得录录才知道,老板,那高中怎么走啊?”

“你顺着这条路往前走,看见一个大湖,在往左拐弯,在前面一点看见一个大牌子,上写着女子高中就是了,不远的。”

“谢了老板。”陈言放下钱,最后望一眼时间,正是十一点零九分。

沿着老板说的地方,陈言两人步行了一段路后,面前便突然出现一片废弃的沙土木材堆积起来的土丘,在它背后的女子高中标牌,在路灯下若影若现。

青苔爬满了包围整个学校的深色院墙,上面的木制女子高中横牌已经褪色腐烂,两扇锈迹斑斑的铁门在夜风中微微摆动,上面的铁锁半挂在空中。

“这锁怎么是开的,会不会今晚有人也进去了,不过谁还会来这鬼地方。也许只是封校的时候没锁好而已。等等,这锁里是什么东西?”陈言将手机的手电筒打开,他对准锁孔,里面是断掉的半截钥匙,缝隙里隐隐还可见深红色的血迹。

“是在开门的时候断进去的吗,但这钥匙有点不像大门的。”这种老式铁锁非常大,断在里面的钥匙并不是完全契合锁孔。

直觉让陈言仔细的将钥匙的细节记住后,他才带着江忌走了进去。

学校里一片漆黑,这个女子高中并不大。从外面望去,教学楼只有四层,可楼内玻璃上全部封满了报纸,因为时间过于久远,有的已经脱落了下来,露出没有亮灯的教室。

“为什么要在窗户上贴满报纸,如果是为了遮盖什么,用窗帘不就好了吗?”陈言伸手想将玻璃上的报纸拿下来,却只摸到了一片纸灰。由于时间太长,报纸竟然已经氧化了。

两人找到了学校的宣传栏,玻璃夹层里的学校路线图清晰可见。

学校的正中就是教学楼,未完工的新宿舍在它的最右侧,像批阅作业一样,上面被红笔画了一个勾。而它左侧面标记老宿舍的地方,却被人涂满了红色记号,然后以一个大大的竖叉结尾。

“对,错?真是低趣味的恶作剧。”陈言并没有放在心上,在墙上到处乱涂乱画对叛逆的学生来说,基本就是家常便饭。

“现在是十一点三十七分,我们剩下的时间不多了,先去宿舍看看吧。”他并没有打算进入教学楼。

宿舍如图所示有两个,一左一右。一个是并没有完工的新宿舍,另一个则是今天的任务场地废弃的老宿舍。

穿过一片漆黑的走廊,一排排房间顺着月光显露出来。门上挂着的数字铭牌有的已经脱落,房门全部紧闭。院内那棵树的树叶大半飘进宿舍楼,积满了一走廊。

一楼的门牌全部都是以一开头的,这里显而易见的是五层建筑。

“没想到我第一次进女生宿舍,会是这种情况下,这地方看起来真渗人。501,应该是在五楼。”一阵冷风吹过,陈言不由打了个哆嗦。

江忌一言不发的跟在他身后,他从始至终,都没有露出过害怕的表情,安静的不像话。

两人走上楼梯,陈言用手机的手电筒照路,楼梯上堆积的落叶几乎到他的膝盖。一踩过,便发出吱呀的破碎声,在这诡异的黑夜里,听起来让人心底发慌。

刚走到三楼的楼道口,江忌突然停下脚步,指着二楼的阳台道:“那里有人。”

继续阅读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

(0)
上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8:49
下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8:5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