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小说阅读,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完整版

火爆悬疑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软妹雪崽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陈言江忌主要讲述了:“谁?什么东西?!”全身的血液一下子涌上大脑,陈言大喊起来,他试图用自己的音量来壮胆,也可能是想借此驱逐外面的东西。他并没有得到回应。月光惨白的照进寝室里,四周一片寂静,强光照在玻璃上,上面空空如也,……

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小说阅读,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完整版

《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第七章:我们来玩个游戏吧

“谁?什么东西?!”

全身的血液一下子涌上大脑,陈言大喊起来,他试图用自己的音量来壮胆,也可能是想借此驱逐外面的东西。

他并没有得到回应。

月光惨白的照进寝室里,四周一片寂静,强光照在玻璃上,上面空空如也,那个人影已经消失了。

空荡的走廊里积满了落叶,它们随风而舞,在黑暗里发出相互摩擦携带的沙沙声。

陈言松了一口气,他脱力的靠着门蹲下去,身上几乎被汗濡湿,一阵冷风吹来,他不由打了个鸡皮疙瘩。

“湿的,什么东西?”

撑在地上的手突然触摸上一片冰冷,陈言几乎反射性的站起来,脑海中第一反应就是血。

他慌忙将手机的光亮照过去,一摊水渍在门框边闪闪发光。

“外面的水怎么渗进来了,门口不是设了有门槛挡住水的吗。等等,外面的水?”陈言惊叫起来,他脑海里开始飞快回忆起来。

“飘起的落叶,飘起,怎么可能飘的起来,外面明明有那么深的水,现在水去哪里了?”陈言望向渗进来的那一摊水,却惊恐的发现,它正在慢慢变大。

它由巴掌大,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扩散,已经即将蔓延到两人的脚下。

江忌就像一个没有感情的精美手办,他甚至没有办法共情到陈言的恐惧,他轻声道:“它们正在拼命的涌进来,一个挨着一个,我听见了,哗啦哗啦哗啦啦啦……”

“江忌!你有办法吗,阻止他们,让他们不要涌进来。”陈言打断他的话,即使他已经死死的盯住水迹,却完全想不出办法阻止它们扩散。

他脑海里的想法荒唐的让他几乎想笑,可他依然开口说了出来,“江忌,你一定有办法!你能听见它们说话,不,不是它们,准确的说,你能听见灵魂的声音。”

陈言死死的盯着江忌的脸,想从他脸上看出,类似荒唐可笑的表情,可江忌只是抱紧他的兔子玩偶,随后他慢慢走近门口。

他环绕着铁链的左手放在门把手上,甚至已经按下去。陈言阻止的话几乎已经涌到嘴边,他却突然转身走了回来。

“你不希望我开门,她也不想进来,但是她有话要对你说。”江忌望着他道。

“什……”他疑问还没说出口。

一道甜美的女声突然在陈言耳边响起。

“我们来玩个游戏吧!游戏规则是,三个问题之内猜出我是谁,如果你猜不出来,那我就杀了你。游戏名叫——”

江忌娇笑起来,他的音色模仿起女孩丝毫没有违和感。说到最后三个字,他像唱戏腔一样拉长,“请笔仙!”

“不可以拒绝哦。”像是看出他的抗拒,江忌又低语呢喃道。

陈言几乎要崩溃了,他明明只想让江忌将那滩水解决,没想到他竟然直接将“幕后主使”请来了。

想到系统问的“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鬼吗?”这个问题,陈言想他心里现在已经有了答案。

如果将世上的事物分为三种,那就是人,鬼,还有就是江忌。

一阵夜风吹过,外面的树叶竟然飘了进来,女生宿舍外没有收走的衣物随风摇曳着,像一个个狰狞的鬼影。

一声娇媚的女声随着风声回荡在宿舍内。

“开,始,咯!”

陈言转身过去,原本积满灰的桌子已经被移到了正中间,上面布好了燃烧的蜡烛。

压在下面一张墨迹未干的纸上,零零散散的写着数字和毫无规律的汉字,笔备在了一侧。

这个游戏陈言是知道的,不过他还是第一次尝试,请真正的鬼。

江忌乖乖的在桌前坐下,他似乎对那个女鬼非常有安全感。因为为了帮助这个游戏进行下去,他竟然将手上的铁链卸了下来。

陈言对这个游戏丝毫没有兴趣,他只想尽量拖延时间,等到天亮任务结束,他就开门不顾一切的逃离这里。于是他连忙道:“等等,我有个问题。”

“你说。”依旧是江忌回话。

“这个游戏规则,是要猜出你的姓名,或者你的死因,还是只用猜出你是不是这个学校的学生?”

“我也不知道哦。”女鬼很好说话,她显然并不在意,甚至娇笑道,“那现在修改游戏规则嘻嘻嘻,我要你,找出我的死因。”

“开——始——咯!”

两人执起一支笔,陈言闭上眼睛,即使知道他要请的鬼就在身边,他依然慢慢念出自己的台词。

“笔仙笔仙,我是你的前世,你是我的今生。若要与我续缘,请在纸上画圈……”

江忌同他一同念着,两人同时停止下来。

手中的笔突然慢慢移动起来,陈言只觉得自己的手像是被人拉着不断前进。

他睁开眼,那笔尖在粗糙的白纸上行动,划出一道明显的痕迹。

“笔仙,是……”你吗?

陈言话还没问完,手中的笔便已经飞快在“是”字上画起圈来。

看起来有很高的积极性。

陈言对她忘记自己是怎么死的这件事非常无语,他思索着第一个问题从哪里问起,江忌已经开口道:“你们宿舍里,有没有因为被藏起来的男人被处罚过?”

炭笔慢慢移动到“否”字上,重重的画了个圈。

陈言刚开始很疑惑,随后只觉得思想遭受重重一击,思路却豁然开朗。

“鞋面的划痕,鞋内干枯的树叶,鞋底的泥土。院内的那棵大树

,如果踩上树干爬上这里,是完全有可能的。女子高中半封闭式学校,从哪里能带来这只皮鞋,只能说,曾经有个男人被带到宿舍藏了起来。”陈言恍然大悟。

“没有被处罚,也就意味着这个男人并没有被发现。也可能这个鞋子是学校的老师的,不,宣传单上并没有出现过男老师。”他伸出一只手从外套里掏出那半张纸,上面除了学校的照片以外,优秀教师学生的照片也在上面。

清一色的少女妇女,并没有出现过任何一个男人。

从校外来的男人,不知死因的学生。

还能遗弃一只鞋在这里,只能说要不就是男人即将被发现,已经没有时间收拾东西。还有另一种可能,他并不是自己离开的。

或者说,是他已经没有能力离开。

就像别人帮你收拾东西,最后却遗落了什么一样;他被收拾走了,却遗失了一只鞋子在这里。

继续阅读小说我在惊悚世界里封神

(0)
上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8:50
下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8:5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