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昙花开在仲夏夜小说免费资源

男女主人公是田叶青吕晓双的热门网络小说昙花开在仲夏夜是著名作者酒镇的最新佳作主要讲述了:山间自由清爽的风,是田叶青的向往,也是我的向往,他很希望做一阵风,一阵不被世俗定义的清风,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广阔天地之间任我遨游。四个人说说笑笑就奔向了山谷,吕晓双的性格开朗活泼,没一会就和几个人打……

求昙花开在仲夏夜小说免费资源

《昙花开在仲夏夜》第6章 小溪旁的甜笑

山间自由清爽的风,是田叶青的向往,也是我的向往,他很希望做一阵风,一阵不被世俗定义的清风,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广阔天地之间任我遨游。

四个人说说笑笑就奔向了山谷,吕晓双的性格开朗活泼,没一会就和几个人打成了一片,爽朗的笑声回荡在山谷中,伴随着这一阵阵爽朗的笑声,他们也终于到了此行的目的地——小溪。

小溪从山间向下缓缓流淌,哗啦啦的水声悦耳动听,清澈的溪水裹挟着温柔和煦的日光,仿佛仙女织就的绸缎,溪边的草地上,各种不知名的野花开的旺盛,一搂粗的大柳树更是多添了一丝凉爽。

田叶青几人看着眼前的景象,脚下加紧脚步,越走越快,马上就到小溪旁了,可突然不知道是谁“哎呦”一声,吓坏了其他几人,原来是汪入洋摔倒了,只见他整个人趴在地面上,龇牙咧嘴,哎呦声不停。

董毅、吕晓双和田叶青赶紧跑过去,两个男生一人拽住一条胳膊,把汪入洋拉了起来,把他扶在一块光滑的石头上,只见他的膝盖磕破了一大块,鲜血直流,看样子伤的不轻。

“汪入洋,熊孩子没事吧你,肿弄得,突然就咧的摔倒了?”

汪入洋龇牙咧嘴地说“我走的太急了,鞋带子开了,一下绊倒了,疼悔我了,奶奶!”

田叶青和董毅一商量,决定先把汪入洋送去诊所包扎,两个人只好一人拖着一条胳膊搭在肩膀上,架着汪入洋往诊所走,

“汪入洋,你忍一忍,很快就会到了的。”

汪入洋想说话却疼的龇牙咧嘴说不出话,只能面目狰狞的点了点头。

可刚走没几步,突然又一声,“啊!!”

三个人回头一看,乖乖儿嘞,原来吕晓双也摔倒在地,几个人只好先放下汪入洋来看吕晓双的伤势,“还好只是把脚扭伤了,没磕破就好,不过咱们四人小队,如今两个伤员,这可怎么办啊?”,田叶青焦急的说。

“这样吧,我力气大,我去背着汪入洋去诊所,你去扶吕晓双,咱们一起去诊所。”

“可是董毅,路不好走,你背着汪入洋能行吗?这里离诊所还有段路程呢!”

“没事,我能行,放心吧,我头走了啊。”

董毅是个急性子,看见朋友有事比自己的事都急,交代完事情以后就走了,留下田叶青和吕晓双两个人。

“怎么样,还能走吗?”

“能!”

田叶青扶起吕晓双就往前走,可走了几步吕晓双就疼的眼圈发红了,田叶青说“走吧,我背你,上来。”

“我不走了。”

“啊?怎么了,为什么不走了?”

“我的脚没事,只是扭了脚刚开始疼,休息一会就好了,再说了,我还没吃到你烤的鱼呢。”

田叶青愣了一下,心想脚都这样了,还没忘了吃,这丫头真是个小吃货……

于是傍晚的岸边生升起了火,柴火声啪啪作响,温暖覆盖了全身,晚霞照的人红彤彤的,就像田叶青烤好的一条条鱼一样。

“吃吧,尝尝田师傅的手艺,你在别窝吃不到这味儿”田叶青说的摇头晃脑,嘴角还泛动着油光。

吕晓双拿起一条鱼来,用手轻轻的撕了条鱼肉,放进嘴里细细咀嚼,过了一会又撕了一条,继续放嘴里细细咀嚼,看的田叶青都着急了。

“乖乖儿嘞,你这样吃鱼得吃到啥时候,你搁一边瞅好喽,看哥哥我给你打个样。”说罢他把手上那条鱼大口大口吃,不一会整条鱼见了骨头。

旁边看的呆若木鸡的吕晓双看着他喉结闪动,吓得她以为田叶青要噎死了,可田叶青却呼哧一下子,吐出一大口鱼刺。

“看见了吗,这才叫吃鱼,你那只叫舔鱼,和小奶猫一样。”

“我学不会你那种吃鱼,你怎么这么会吃鱼,和野人一样,哈哈。”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田叶青的笑容突然僵住了,野人?唉,一个人要是没人管他,疼他,他就得学会自己疼自己,学会自己照顾自己,只因为这时候偌大的天地间也只剩下了他自己……

吕晓双心细如发,看出了田叶青的不对劲,她赶紧说到“田师傅,你的手艺还真不孬嘞,比城里饭馆的烤鱼都好吃,你以后不行自己开店做厨师吧,我在前面做老板娘负责收钱,怎么样?”

田叶青听了这番话,笑容又爬满小脸,可听到吕晓双说她要做老板娘时又不好意思起来,就连吕晓双也想不到,多年后这句玩笑话竟有一半会成为现实。

太阳开始渐渐下山了,鱼也已经吃完,田叶青和吕晓双坐在小溪边的大石头上,吕晓双的脚轻踩着溪水,脚下绽出一朵朵水花,她早已经把鞋袜都脱了。

因为在城里,她没办法感受到溪水的清凉和舒爽,此刻他终于能感受到自然的美丽,古人诚不欺我,上善若水果然是,田叶青此刻也在踩水,他们甚至在比看谁踩出的水花大。

水花越踩越大,渐渐溅湿了两个人的衣服,可两个人却没有丝毫停脚的打算,渐渐的,两个人成了两个湿漉漉的水人了,浑身滴滴答答的往下滴水。

“田叶青,你干嘛啊,你看你都把我的衣裳弄湿了,你真粗鲁,哼!”吕晓双假装生气。

“啊……这,不是……你先弄我的吗?”田叶青被说的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他不由自主的往吕晓双身上看去。

只见吕晓双今天穿的白纱裙子早已经被溪水湿透,衣服紧贴在身上,随着吕晓双呼吸起伏,水滴滑落,落在田叶青的脚面,田叶青的心怦怦直跳,赶紧把视线移开。

吕晓双似乎并没有察觉到不对劲,转过头对田叶青说“田叶青,校长今天出的题目《我的同窗》,你写的谁啊,能说给我听听嘛。”

“这个吧,得保密。”

哼!吕晓双瞪他一眼,把脸别过去,意思是不想理他。

其实,田叶青写的就是这个刚来第二天的吕晓双,为什么那么多熟悉的玩的要好的小伙伴不写,非要写一个刚转来的小姑娘呢,这,恐怕只有田叶青知道吧。

“太阳下山了,我想我们该回家了,但我们的衣服都湿了,好像暂时回不去了呢。”

“没关系,我们靠近火堆坐,一会就干了,等衣服干了我送你回去。”

谁也没有再说话,山谷里静悄悄的,静的能听到彼此的心跳和小溪的流水声,远处不时传来几声鸟鸣,这是自然之美。

可是吕晓双却突然大叫一声,田叶青急忙望去,只见吕晓双吓得不知所措,像一只受惊的小兔,抱住田叶青的胳膊不放,等他借着火光往地上仔细一看,原来是只小刺猬。

小刺猬也是渴了,跑到小溪边在喝水,吕晓双竟然被小刺猬吓到,笑的田叶青前仰后合,其实,女生不仅仅怕刺猬,还有老鼠,蜘蛛,以及各种各样的小生物,这当然在田叶青长大以后才知道。

吕晓双抱着田叶青的胳膊,紧紧贴在田叶青的手臂上,田叶青能清楚的感觉到从手臂上传来的吕晓双的心跳,直到田叶青问她硌的疼不疼时,她才尴尬的放开了田叶青的胳膊。

衣服也已经烤干了,吕晓双的脚也可以慢慢的走路了,两个人踏着月光结伴而行,皎洁的月光将清辉悄悄洒在他们的身上。

一路上他们说说笑笑,他们在说什么,笑什么,谁也听不清,只知道从今晚开始,有个叫田叶青的男孩子在吕晓双的心底里悄悄扎下了根。

继续阅读小说昙花开在仲夏夜

(0)
上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9:24
下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9:3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