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叫顾正言洛书瑶的小说在哪阅读

经典热门小说《我的侯府傲娇才娘子》是大神级网文作者白泽来时的代表作,这本书主角是顾正言洛书瑶,《我的侯府傲娇才娘子》这本小说又名《刚穿越,捡了个侯府娇妻》主要讲述了:台下的众人无言地看着顾正言,神情复杂。此时大部分人都相信这几首诗词是顾正言所作。因为就连白三弄前辈都甘拜下风,这样水平的诗词,他能抄谁的?具备这种诗词水平的人,谁不是诗词大家,这样的人最好名声,怎么可……

主角叫顾正言洛书瑶的小说在哪阅读

《我的侯府傲娇才娘子》第5章 怎么可能?

台下的众人无言地看着顾正言,神情复杂。

此时大部分人都相信这几首诗词是顾正言所作。

因为就连白三弄前辈都甘拜下风,这样水平的诗词,他能抄谁的?

具备这种诗词水平的人,谁不是诗词大家,这样的人最好名声,怎么可能让你抄?

用钱买?先不说这些大家会不会为金钱所折腰,就说顾正言乃下河村一介白身,穷得叮当响,哪来的钱买诗…

只是他有如此诗才,为什么第一轮要装晕?台上那羞愤的表情,不似作伪啊!

众人不解。

那几个刚才嘲讽顾正言的人,眼神飘忽闪躲,假装看不到自己。

顾正言神色淡然,毫无心理负担,这个世界又没有前世那些大佬的诗词,那些诗词只有自己知道,所以对于这个世界来讲,怎么能算是抄袭呢。

顾正言义正言辞(恬不知耻)地想到。

邢庄看了看顾正言的神情。

嗯…不骄不躁,泰然自若,不错!

他抚了抚须,微笑道:“我和苗大人已经商议过,此轮诗词胜者为下河村-顾正言。三首诗词,无论意境,文笔,咬字,韵脚,甚至他的字,都有大家风范,此轮魁首非他莫属,诸君可有异议?”

众人面面相觑,连白三弄前辈都那样说,自己还有屁的异议。

“我有异议!”

台上沉默许久的萧渐寒面色阴沉地盯着顾正言,质疑道:“此人先前籍籍无名,乃村中书呆,听说还是一介白身,何故能作出如此佳作?让我等功名在身的人情何以堪?叫我说定是他买诗抄诗或者偷诗,说,这诗到底怎么来的?老实交代!”

顾正言冷冷地看着萧渐寒,道:“阁下是?”

萧渐寒依旧盯着顾正言,傲然道:“巨鹿书院萧渐寒,上届院试案首,秀才功名。”

顾正言皱眉道:“说名字就可以了,说这么详细是显得你很出众吗?我还想反问你,堂堂院试案首,作的诗强组词句,狗屁不通,成何体统!还有,大雍朝律法规定,恶意诽谤诬陷抄诗窃诗,一旦被查证,是要反坐的!说,你个小白脸为什么要诬陷于我?老实交代!”

萧渐寒被顾正言一通乱怼,气势瞬间一弱。

他确实没有证据,只是打心底里难以接受。

白三弄都能轻易秒他,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这人,还更胜白三弄,萧渐寒不愿意相信有这样的事情。

此人还说自己的诗狗屁不通,简直是岂有此理!

顾正言趁热打铁道:“说!你究竟是何居心?诬陷我抄诗,拿出证据来,不然,咱们去官府走一遭!”

萧渐寒此时又愤怒又憋屈道:“我…我没有证据,只是你不可能作出这样的诗词!”

顾正言冷笑道:“我作出什么样的诗,关你屁事,你作不出来就说别人抄袭?我看你就是嫉妒,说!你是何居心,今天不说清楚,定要和你去官府走一遭。哼!你应该知道,诬陷抄诗的反坐罪名意味着什么?到时候,你功名不保可别怪我。”

“我…”萧渐寒额头逐渐渗出冷汗,此时他骑虎难下,他没想到这小子言辞这么犀利。

“说!”顾正言踏步向前。

萧渐寒被顾正言的气势所逼,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看着周围人群带有几分戏谑地看着自己,萧渐寒顿感无地自容,他很想像顾正言刚刚那样,装晕过去。

对了,装晕?

“啊,啊,我头好痛…我晕了…”萧渐寒优雅地倒在地上,倒在地上的时候他还“悄无声息”地把裤子往下挪了挪。

众人无语地看着萧渐寒这拙劣的演技。

顾正言睁大眼睛,这…这也行?你怕是把周围人当傻子吧?

算了,以后还要在永平城混,把人得罪死了没有必要,顾正言决定就此作罢,如果这人还不识相,那就别怪自己了。

台下众人看着顾正言这一番操作,三言两语便激得萧渐寒倒地装晕,再也没有了一丝轻视之色,取而代之的是隐隐得佩服与敬畏。

还是不要惹他为妙,地上装晕的萧渐寒就是下场。

先前嘲讽顾正言那几人,都悄悄往人堆后站去,生怕顾正言认出自己。

这人言辞犀利,气势凌人,哪里是那传言中那只知死读书的书呆子。

谁传的言?

邢庄看着装晕的萧渐寒,摇了摇头,心道这孩子心性太过稚嫩,还需要磨炼,回头跟他爹告诫一番。

邢庄接着道:“好了,由于萧渐寒晕倒和三弄居士中途退出,加上前面两位弃权,本次诗会参与者还剩五人。接下来是第三轮,也是书瑶小姐亲自命题。她曾言如今大雍边陲北方胡蛮屡屡犯界,好男儿不可失了热血,要有驱除胡蛮的气概和志向,所以第三首就以男儿气概与志向为题,诗词均可,时间三柱香,诸位,开始吧。”

说完旁边的苗奎便插了一柱香在香台上。

顾正言听到书瑶小姐,心里一震,没想到这女人有如此心胸和气魄,有机会定当认识下。

不过为什么提到这个名字,总感觉有点熟悉…

思绪无果,顾正言摇了摇头,不再想其他,便走到自己的桌子旁。

男儿气概嘛?嗯…

“接下来是大家比较期待的顾正言的诗,此诗大气磅礴,恢宏豪迈,难得佳作,难得佳作!我和老苗好久没有看到如此词文,此词可以让京城那帮无病呻吟的新词派羞红脸面!”邢庄激动道。

台下的人看着邢庄这么激动,心底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这姓顾的穷书生到底作出了什么佳作能让一向沉稳冷静的邢老大人如此失态?

邢庄正了正嗓子,豪迈道:“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

顾正言把辛弃疾大大的大作稍加改动,便成了这个世界版本的破阵子。

“好!好词!”

“今闻此词,如梦惊醒,男儿定当如此。”

“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我将以此为人生目标,顾正言,可当得一言之师。”说罢这人还朝顾正言行了一道师礼。

继续阅读小说我的侯府傲娇才娘子

(0)
上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10:53
下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11: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