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三国:家兄典韦,开局硬刚吕布》在线全文阅读

主角典默曹操小说三国:家兄典韦,开局硬刚吕布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穿越文,它的作者是年轻宦官主要讲述了:推开伙房大门的瞬间,曹操呆住了。只见伙房中站着一名十七八岁的男子,身着的是伙夫标配粗麻衣,身长七尺,儒雅中带着几分稚嫩的脸庞让曹操觉得是不是找错人了。来的路上,他一度幻想着这位高人就算不是仙风道骨,怎……

小说《三国:家兄典韦,开局硬刚吕布》在线全文阅读

《三国:家兄典韦,开局硬刚吕布》第3章 惊世骇俗之才

推开伙房大门的瞬间,曹操呆住了。

只见伙房中站着一名十七八岁的男子,身着的是伙夫标配粗麻衣,身长七尺,儒雅中带着几分稚嫩的脸庞让曹操觉得是不是找错人了。

来的路上,他一度幻想着这位高人就算不是仙风道骨,怎么着也得是逸群绝伦。

可眼前的男子,说是个孩子也不为过。

“在下典默,字子寂,见过主公。”典默主动打破尴尬,作揖行礼。

“先生有礼了。”

反应过来的曹操赶忙上前搀扶,两只手握着典默的手,激动道:“我竟不知先生屈才于伙房,真是羞煞我也,来,子寂先生请坐。”

说着,他主动拉过一张席子,席地而坐。

见典默坐下后,曹操回头看向典韦,吆喝道:“那个谁,去,让伙房掌事的上好酒好肉,我要与先生秉烛夜谈!”

“不必了主公,在下早有准备。”典默从一旁的灶台里拿出准备好的烧鸡和三勒浆,同时招呼着典韦过来。

“主公,俺叫典韦。”被叫了声‘那个谁’后,典韦显然有些失意啊。

主公你是我的偶像,怎么能忘记我的名字呢。

“噢对了对了,你方才说过,子寂是你弟弟吧,那便是自家人,你也坐下。”

曹操将典韦拉下后,问道:“对了,你只告诉我你的名,还没说你的表字呢?”

“婊子?军营重地哪里来的婊子?”典韦挠了挠头,一脸的不解。

“不是婊子,是我给你取的字,也就是你第二个名字呀。”一头黑线的典默小声嘀咕道。

典韦如梦初醒,旋即再次挠了挠头,陷入了沉思,好一会才想了起来,“主公,俺第二个名字是子盛。”

自周朝开始,按礼二十岁以上男子行冠礼,长辈赐表字。

但这指的是士族或是富庶家庭,像典家这种贫下中农,八辈子都不认字,哪里来的表字。

就子寂和字盛,还是典默给取的。

连自己的表字都不记得了?曹操怀疑这货智商是不是正常的啊。

看在典默的份上,曹操也不计较了,随手将一壶三勒浆推给了典韦,示意你就在旁边安静的喝酒好了。

得到曹操的准许,典韦眼中放出光芒,拿着酒壶就灌,还主动的撕下半边烧鸡啃了起来。

“子寂先生。”

曹操恭敬的双手作揖,眼中满是诚恳,“眼下我军粮草已不足一月用度,吕布得陈宫、张邈支持,拥兵四万有余,占据濮阳,我,一时不知如何破敌,还请先生教我。”

典默也双手作揖回了个礼后,直视曹操,沉声道:“偷袭东寨。”

曹操的心咯噔了一下,眸子里失望的眼神瞬间蔓延开。

东寨是吕布分兵设于濮阳城东的角寨,荀彧和程昱与自己商量过后,便觉得偷袭东寨是个不错的选择。

问题就是…

高人留下的那封信写的明明白白,第三条,偷袭东寨,必败!

现在,典默这么说,曹操不得不生疑,眼前之人,会不会是

他不动声色,道:“敢问先生是否还记得一个月前那封书信的第三条预言是什么?”

“哈哈哈…”

典默仰头大笑,好一会才拭去眼角笑出的泪,道:“第三条预言,偷袭东寨,必败!”

至此,曹操终于相信,眼前的少年,就是一个月前写信给自己的人了。

因为信上的内容根本没有任何人知道,哪怕是今天让众人去寻人,自己也一再言明不可泄露了内容。

典默能精确的说出,必然就是写信之人。

“先生既然做出预言偷袭东寨必败,为何现在还要做出这个选择?”

曹操换了心态,他认真的看着典默,准备受教。

“在下说的是,按主公的想法偷袭东寨必败。”

“噢?”

曹操不解道:“请先生赐教。”

典默从容道:“东寨,驻军五千,由吕布大将高顺领兵,如我所料不错,主公是准备带八千至一万兵发起偷袭吧?”

曹操心头一惊,再次暗暗佩服,“正是。”

典默将一个酒杯拿到一旁,指着酒杯划向酒壶,道:

“东寨距离濮阳不过五十里路,铁骑驰骋,半个时辰便可杀到,就算主公攻下东寨,这血战过后,又如何应付吕布的援军呢?”

是啊。

五千兵马,自己的兵马就算再突然发起攻击,没两三个时辰也不可能解决战斗。

要知道,高顺统领的兵马可都是西凉精锐。

曹操脸色凝重,等待着典默的下文。

“其实主公意欲偷袭东寨确实是妙手,我军新败,吕布军定然以为我们士气低迷,需要休整,如果此时突然发难,他们绝对是措手不及的。

问题就出在,用兵数量上!”

五千军士把守,用一万人来偷袭,已经是上限了。

毕竟在寨子里厮杀不同于原野作战,人多作用并不多的。

曹操有点闹不明白典默的用意在哪,试探道:“那…再拨五千人?”

典默摇了摇头,伸出三根手指。

“三…三万?”

曹操惊的下巴都快掉地上了,这可是自己的全部身家啊,“先生,东寨不大,全部人挤进去作用也不大啊,更何况万一吕布弃东寨不顾直奔我军大营,只怕我们连立身之地都没了。”

“主公,大军出击,并不一定都是用来攻寨的。”

典默食指中指并拢,在刚才放置的用来示意濮阳和东寨位置的酒壶和酒杯中间划了过去。

这个动作瞬间就让曹操明白了典默的用意,他呆呆的看着典默,心跳加剧。

他这是要,围点打援,在原野中埋伏前来救援的吕布军团!

濮阳到东寨有山路七八条,可是要急速赶赴救援只能走适合战骑的官道,这就给了自己以逸待劳的机会。

而着急救援的吕布,根本不可能料到自己会在途中被人埋伏,更加不可能估算到自己敢把所有兵马都调往前线。

曹操的拳头不由攥肉掌发白,子寂把一切都算计到了,此番谋略、城府、心术,实在叫人心惊肉跳。

“从我今日战败后回顾那封信,我便知先生之才惊世骇俗。

今日亲眼所见,先生谈笑间已将吕布驱入死地,实在叫人胆战心惊,请受曹某一拜!”

说着曹操便起身,双手作揖,朝着典默躬身行礼。

这可把吃着鸡腿喝着三勒浆的典韦看懵了。

哎呀呀,虽然俺听不懂小弟说了些啥,但看主公的样子就知道肯定很厉害呀。

继续阅读小说三国:家兄典韦,开局硬刚吕布

(0)
上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11:36
下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上午11:4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