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完整版《大秦:父皇!我真只想自保啊!》全文阅读

《大秦:父皇!我真只想自保啊!》小说是网络作者石头会说话的倾心力作,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嬴澜嬴政,《大秦:父皇!我真只想自保啊!》这本小说又名《大秦:父皇,我真没有底牌了!》主要讲述了:“这东西真如此之好?”见嬴政如此神色,赵高也不由得疑惑起来。关于这曲辕犁图纸的内容,他是没有看的。因为嬴政没说他能看。但现在就是堂堂帝王嬴政,对于这曲辕犁可以说高兴到痴狂的地步,这自然就让赵高也有些好……

完整版《大秦:父皇!我真只想自保啊!》全文阅读

《大秦:父皇!我真只想自保啊!》第 3章若是出兵,必定惨败

“这东西真如此之好?”见嬴政如此神色,赵高也不由得疑惑起来。

关于这曲辕犁图纸的内容,他是没有看的。

因为嬴政没说他能看。

但现在就是堂堂帝王嬴政,对于这曲辕犁可以说高兴到痴狂的地步,这自然就让赵高也有些好奇起来。

“谁让造曲辕犁问出来了吗?”嬴政继续问道。

“回陛下,说是公子澜亲自送过来的图纸。”赵高拱手道。

打量着这曲辕犁,嬴政心中也开始嘀咕起来,‘这小子,难道之前一直都是在藏拙?’

‘不仅不傻,甚至有着逆天才能?’

‘目光更是长远,能将未来局势看得清清楚楚,所以才断定李斯赵高未来不忠?’

思索着,嬴政目光微凝。

而见嬴政如此模样,赵高也知道嬴政又是在思索什么事情了,便也没有打扰,只是在一旁候着。

‘寡人倒要看看,这小子是不是真在藏拙?’半响之后,嬴政目光坚定下来,赫然是心中已经拿定主意。

随即他目光落在赵高身上,“去把澜儿叫来。”

“是!”赵高倒也没有犹豫,点头答应下来,然后便是直接退下去。

这次召见嬴澜他也能理解,毕竟这事关曲辕犁。

······

很快,嬴澜便是走进宫殿之中。

“儿臣见过父皇!”嬴澜拱手道,目光却是有些恍惚。

【父皇这么着急叫我来,难道是最近的动作被发现了?】

而听见这心声,嬴政也是一愣。

‘什么动作?这小子暗地里在弄些什么?’

虽然有些好奇,但嬴政也没有多问,而是直接望向嬴澜,“寡人在天工府发现了个有趣的东西,澜儿你可认识?”

说着,嬴政目光微转望向曲辕犁。

而顺着嬴政的目光望去,曲辕犁也是落入眼帘,嬴澜瞳孔顿时一缩。

【曲辕犁怎么会在这里?!】

【完了!绝不能被父皇发现异样!】

‘异样?这小子果然有什么不对劲!’而听闻这声音,嬴政目光也是微微一凝。

几乎是瞬间的思考,嬴澜心中便已有决断,拱手道:“回父皇,这曲辕犁着实是儿臣去天工府弄的。”

知道嬴澜要开始装了,嬴政也不急,又是淡淡道:“你是如何得到这曲辕犁的?”

话音一落,就连赵高都不由得微微抬头,神色略微好奇。

能让嬴政都如此震惊的宝物,一个废材到底是如何得到的,他也十分好奇。

面对这个问题,嬴澜面色冷静,脸上露出尴尬之色,“此事儿说来话长,之前儿臣出城的时候遇见一名乞丐,看他可怜赏了些吃的。”

“他便给了儿臣这曲辕犁图纸,说是大宝贝能升官发财,儿臣本不信,但后来想想那乞丐语气虔诚,便还是决定看看这东西是什么。”

“所以才将东西送到天工府,没想到还没来得及看成果便被父皇叫来了。”

话音落下,嬴澜目光微变。

【不存在的乞丐,没有对证,那我如何说都是对的吧。】

“乞丐呀······”嬴政微微点头,目光落在嬴澜身上,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不说乞丐,难道说是我自己弄出来的?】

【这样肯定会被很多人盯上,到时候置身险地!】

而听到这里,嬴政心中已经笃定,‘这小子,看来是真在藏拙!’

随即嬴政目光一转,便又是道:“其实今日让你来,除了这曲辕犁的事情外,寡人还有一件事儿想听听你的看法。”

此话一出,嬴澜一愣。

【父皇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忽然开始问我问题了?】

【难道我隐藏得不够好,在外面的动作被发现了?】

虽然心中疑惑,但嬴澜也没有表现出来,只是拱手道:“父皇请问。”

“现在天下虽然统一,但仍有六国余孽暗中作祟,更有百家暗中活动,暗地里实则是暗流涌动,大秦局势动荡不安,此事儿你怎么看?”

嬴政淡淡道,目光落在嬴澜身上。

【我去父皇你没有搞错吧?!】

【我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的咸鱼,你竟然问我这种国家大事儿!】

【这不是为难我嘛!】

嬴澜微微一愣,也是没想到嬴政会问这种国家大事儿。

就连一旁的赵高也是略微惊讶,对于像嬴澜和胡亥这种废材,能好好过自己的生活就不错了。

那还敢想能让他们为国家出点力?

但也只是沉默片刻,嬴澜很快开口,“回父皇,儿臣认为以现在大秦的实力,天下根本无人能挡,谁人不服杀了便是!”

“无论是六国旧贵族还是谁,不服皆斩,到时候看谁还敢反对大秦!”

听闻此话,赵高微微摇头。

废材就是废材,如此目光实在短浅,难成大事儿!

之前嬴政也问过扶苏同样的问题,但扶苏的回答太过软弱迂腐。

但现在这嬴澜这种回答却更加没脑子,甚至都比不上扶苏。

而嬴政自然也清楚这番回答无用,但他却没有急着表态,只是等着嬴澜的心声。

果然,那声音很快响起。

【回答得如此之难,父皇以后应该不会再问我了吧?】

【其实这问题要说难也不难。】

【六国旧贵族嘛,暗中离间便是,让他们团体分崩,势力一散,实力便会大大降低,然后再逐个击破!】

【将能拉拢的拉拢,为大秦统治所用,不能拉拢的便暗中杀掉。】

【如此将他们蚕食,拔除也只是时间问题。】

【而若是想统治更进一步,那便要从儒家下手,将那群大儒化为皇权傀儡,好来宣扬大秦文化。】

【如此一来双管齐下,大秦未来必定一片安稳!】

听着这心声,嬴政瞳孔猛地一缩,心中更是震惊不已。

神计!

真是神计啊!

此刻他眼中的激动,是那种看到猎物的眼神。

“好!”

“好!”

“好啊!”

嬴政忍不住连连赞叹起来,脸上更是露出笑容。

【我去,父皇您没搞错吧?!】

这反应只让嬴澜愣住。

就连一旁的赵高也是不解打量嬴政一眼。

哪里好了?

这不是说得比扶苏还难,完全没有鸟用吗?!

【不过比起六国旧贵族的事情,现在父皇更应该关心的,不应该更是匈奴的事情吗?】

听见这心声,嬴政又是一愣, ‘都是大事儿,为什么更应该关心匈奴的事情?’

【此次不出兵匈奴还好,若是出兵,必定惨败!】

而听见接下来的心声,嬴政瞳孔顿时猛缩。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