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主角叫叶洵上官云卿小说风流皇太子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叶洵上官云卿的热门小说风流皇太子是作者烟十叁所著主要讲述了:听着叶涛的话。叶洵缓缓抬头,眼眸淡漠,“叶涛,你原本就是本王的一个小跟班而已。你忘记当初在本王身后摇尾乞怜的模样了?你忘记给本王端尿壶的事了?”叶洵被废太子之位,正处于人嫌狗不待见的阶段。他光脚不穿鞋……

主角叫叶洵上官云卿小说风流皇太子全文免费阅读

《风流皇太子》第4章 诗出惊天地,夏皇惊呆了

听着叶涛的话。

叶洵缓缓抬头,眼眸淡漠,“叶涛,你原本就是本王的一个小跟班而已。你忘记当初在本王身后摇尾乞怜的模样了?你忘记给本王端尿壶的事了?”

叶洵被废太子之位,正处于人嫌狗不待见的阶段。

他光脚不穿鞋的,断然不会任凭叶涛侮辱。

“你!”叶涛被叶洵揭露伤疤,回想着以前对叶洵的种种谄媚,咬牙切齿,目眦欲裂。

不过,他很快便恢复了平静。

叶洵什么德行,他太清楚了,以往太师留的文章都是他帮叶洵写的。

今日,他倒要看看叶洵能翻出什么浪花。

“哼。”叶涛拂袖冷哼,眼眸微寒,沉声道:“皇兄,希望一会儿父皇出来找你的时候,你还能这般嘴硬。”

叶洵风轻云淡道:“那就不劳你费心了。”

紧接着,他转头看向一旁的礼部官吏,“本王可以开始了吗?”

闻言,礼部官吏微微一愣,随即道:“秦王殿下请。”

叶洵踱步擂台。

在叶涛轻蔑的目光和周围看客嘲讽的言语中。

叶洵缓缓开口,“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此诗落地。

举目皆惊。

原本吵闹的擂台,顿时静默,落针可闻,连呼吸都在这一瞬静止。

周围看客脸上的神情,由嘲讽不屑转为震惊,满脸的不可思议。

叶涛亦是瞠目结舌,脸色难看到了极致,像是咀蝇嚼蛆一般。

全诗言语朴素,平时内敛,却自有深致,令人心神激荡。

头皮发麻有没有!?

……

曲江楼内。

得知叶洵登擂的叶澜天,正大发雷霆,“逆子,真是逆子,他竟还敢登擂!?”

他正在屋内怒吼。

一名官吏拿着一张泛黄的纸张,夺门而入,面带惊叹,“陛下,佳作……”

闻言。

叶澜天和魏无忌,皆是向跑进来的官吏望去。

“出佳作了?”叶澜天深呼一口气,努力平复自己的心情。

官吏忙不迭的点头,急忙将纸张递到叶澜天手中。

叶澜天将纸张抖落开,细细研读,“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魏无忌将头探了过来,眉梢微蹙,“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话音刚落。

叶澜天与魏无忌两人,面面相觑,脸上渐渐浮现出震惊之色。

这哪里是佳作!?

这简直就是千古佳作!!!

“这是……这是老三所赋?”叶澜天望着送信官吏,眼眸中满是激动。

叶澜天知道叶涛素有诗才,但他没想到,叶涛竟能赋出如此传世佳作。

闻言,官吏沉吟道:“回陛下,此诗不是吴王所赋。”

话落。

叶澜天脸上顿时流露出失望的神色,疑惑道:“难道是苏瑾所作?”

官吏急忙应声道:“是……是秦王做作。”

闻言。

嗡……

叶澜天和魏无忌只觉脑袋发懵,犹如晴天霹雳。

叶洵所赋!?

“不可能,绝不可能!”叶澜天眼眸猩红,怒气道:“这逆子肚子里有多少墨水,朕再清楚不过,他若是能作出如此传世佳作,朕的皇位都让给他!”

“去,将那逆子给朕抓来,皇室的脸都被他丢尽了!”

“朕亲自摆擂,他还敢作弊,真是可耻!!!”

见他动怒。

魏无忌急忙阻拦,“陛下,切莫动气。今日文擂所有人皆可参与,再者说题目是今日才公开的,咱们且看秦王接下来如何应对,事后再做定论也不迟。”

“您若是此时贸然将秦王抓来,这文擂如何收场?丢的可是皇室脸面。”

叶澜天沉着脸,垂眸道:“难不成,这首诗还真是他所作不成!?”

魏无忌宽慰道:“孰是孰非,谁对谁错,咱们找到幕后为秦王出谋划策之人,再做打算也不迟。”

“能有如此才气,微臣想来,定不是无名之辈。”

“这……”叶澜天依旧沉着脸,拂袖道:“好吧,就如爱卿所言。朕倒要看看这逆子,究竟要搞什么鬼!?”

叶澜天生气归生气,但这篇佳作一直握于手中,喜爱万分。

他十分疑惑。

叶洵身边若是有如此才华横溢之人,又怎么会落到今日这般田地!?

紧接着。

叶澜天对那官吏道:“去,看看那逆子还有什么后招。”

“是,陛下。”官吏应声揖礼,急忙向楼外而去。

……

与此同时。

曲江楼外。

叶洵的一首《梅花》,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

擂台周围也由静默一片,变得无比喧嚣。

惊叹,高呼,喝彩声不绝于耳。

但质疑声同样不少。

毕竟去年叶洵还只是一个写出《宿醉红袖招》那般低俗打油诗的废物太子。

今日便能随口吟诵出千古佳作,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叶洵并未理会周围的惊叹与质疑声,只是于擂台上闲庭若步,缓缓开口,“春到兰芽分外长,不随红叶自低昂。梅花谢后知谁继,付与幽花接续香。”

此诗作罢。

原本质疑叶洵的声音正渐渐消失。

这么……

这么丝滑吗!?

无缝连接!?

都不给人家娇喘的时间!?

若是第一首说叶洵作弊,那接踵而至的第二首又如何解释?

押题吗?

此时,叶涛的脸色愈加难看,他绝不相信这两首诗是叶洵所作。

擂台下,苏瑾望着叶洵的眼眸,有几分凝固,废太子的纨绔,人尽皆知。

但今日他这两首诗,给了苏瑾太大的震撼。

就在众人一脸懵逼时。

叶洵连回味的时间都未曾留给看客,便直接吟诵第三首。

“咬定青山不放松,立根原在破岩中。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

叶洵用一首偷……读书人的事,倒也不能说是偷,是他借鉴来的《竹石》,将现场气氛推入高潮。

短短四句,由竹的神韵和顽强生命上升到竹的品格,将竹的坚韧不拔精神体现的淋漓尽致。

此时,擂台周围的一众文人,完全沉浸到了诗词的世界中,面色泛红,眼眸瞪大,一进一出的让自己得到思想上的升华。

渴求着叶洵赐予他们天降甘露,令他们颅内热潮,直逼灵魂。

随口吟诵便是三首千古佳作。

就算叶洵窃取了考题。

那大夏又有何人,有这般才气!?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