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免费阅读,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章节目录

男女主人公是秦牧李二的热门网络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是著名作者烟雨’的最新佳作,《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这本小说又名《大唐:陛下,我来教你怎么做皇帝》主要讲述了:秦牧伫立厅堂,听着众人质问,不喜不怒。“若是【兰亭序】早已遗失,那便是天意,秦牧虽不才,却不愿以书圣名号,欺世盗名。”“此作不能辨别真伪,何以存于世上,蒙蔽世人!”秦牧这话说的大义凛然,令厅中众人无言……

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免费阅读,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章节目录

《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第四章:不愿以书圣名号,欺世盗名

秦牧伫立厅堂,听着众人质问,不喜不怒。

“若是【兰亭序】早已遗失,那便是天意,秦牧虽不才,却不愿以书圣名号,欺世盗名。”

“此作不能辨别真伪,何以存于世上,蒙蔽世人!”

秦牧这话说的大义凛然,令厅中众人无言以对。

这话倒不是秦牧做作,如今得到书圣传承,他也算王羲之半个弟子。

如此做法,与欺师灭祖何异?

秦牧当然不屑。

长孙皇后望向秦牧的眼神多了几分欣赏。

“这秦牧无论是长相,能力还是品格都远超常人,就是出身低了点,但到底与本宫沾亲,倒也说得过去…”

长孙皇后嫁给李二后,阅人无数。

秦牧是不是装的,她一眼便能看出真假。

李二更是震惊。

他没想到秦牧竟深明大义到了如此地步。

厅中哪个人看不出李二对这幅字的偏爱?

而秦牧偏偏以不可为,而为之。

在众目睽睽下,亲手毁了神作。

但秦牧话说至此,李二也不再咄咄逼人。

毕竟那是秦牧的字,而且秦牧所言确实光明磊落。

紧接着。

李二望向秦牧,垂眸道:“秦牧,你知道你刚刚毁的那幅字,价值几何吗?”

他望着那副,毁于一泼墨的【兰亭序】,还是隐隐心疼。

秦牧微微揖礼,眼眸坚定,淡然道:“草民不知,也不想知。”

李二眉头紧锁,沉声道:“那朕若是说,这幅字可换你一生荣华富贵呢?”

他还真就不信了,这秦牧是圣人?

秦牧不以为意,淡然一笑,“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你…”

李二被秦牧这话惊的哑口无言。

他自十八岁跟随李渊起兵反隋,逐鹿中原以来,还从未在一人身上接连吃瘪。

而且还是一个年岁不大的布衣。

境界,这就是境界。

秦牧此时就像一个高居道德制高点,俯视众生的神。

满堂权臣,甚至是大唐皇帝,全都被他教育了。

这一幕,赤裸裸,血淋淋…

长孙无忌在一旁暗自得意,“看到了吗,这就是我长孙无忌的大外甥,令尔等惊为天人。”

桌前,襄城公主那淡漠的眼神除了灵动外,又多了几分欣赏,“这个秦牧,真是出人意料…”

“说吧…”李二无奈,幽幽道:“既然你以自证,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朕全都满足。”

李二身为大唐皇帝,最基本的诚信还是有的。

即便他对秦牧既喜欢,又生气…

“谢陛下。”秦牧轻笑,淡淡道:“草民初来长安,地无一垄,房无一间,斗胆向陛下讨间宅子和几亩良田。”

闻言,长孙无忌急忙拉住秦牧,“大外甥,要什么宅子和田地?舅舅家有的是…”

他一边说着一边给秦牧打眼色。

向皇帝讨赏,机会难道,怎么就要这点不值钱的玩意?

“就这些?”李二眉头上挑,难以置信。

他认为秦牧怎么也得讨个官职,最次也得要些金银财宝。

怎么也没想到,只讨个宅子和几亩田地。

厅中众人对秦牧投了一个白痴的眼神。

无语…

现在的年轻人已经如此无欲无求了吗?

这是要提前步入退休生活?

秦牧对长孙无忌微微摇头,随即对李二道:“草民身无寸功,讨要这些赏赐,足矣。”

众人不解,但秦牧最想要的是什么,他自己心里清楚。

事情搞到这份田地,他是被迫营业。

秦牧的主旨是咸鱼。

但若是有人主动搞事情,他亦不会心慈手软。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百倍奉还!

“好。”李二大手一挥,坐于上位,“朕应你便是,长孙冲明日为秦牧挑选一处府宅,另在长安西郊划百亩良田于他。”

“卑职遵旨。”

“谢陛下恩赏。”

【兰亭序】风波到此也就算过去了。

长孙无忌寿宴还未开始,但时间已过半。

虽然如此,他心中亦是十分欢喜。

能有如此外甥前来投奔,长孙无忌欣喜至极。

不过秦牧所讨赏赐让他不由惋惜,但事已至此,也只得接受。

“父皇,我今日为您与舅舅备曲一首,不知可否献上。”

襄城公主突然打破了厅中寂静。

救场如救火。

李二望向襄城的眸光多了几分欣慰,拂袖道:“有何不可,但奏无妨。”

“呵呵…”长孙无忌笑道:“那老臣便先行谢过公主殿下了。”

虽然长孙无忌是襄城公主的亲舅舅。

但古代礼数颇多,先君臣,后父子。

长孙无忌对公主也得遵守臣子之道。

须臾。

一张古琴被驾于厅堂前方。

秦牧被长孙冲拉到座位之上,扫向古琴,喃喃道:“古琴号钟…”

长孙冲听了,心下一惊,“表弟,你对琴技也有研究?”

襄城公主好音律,善古琴。

这张古琴是襄城去岁寿辰,李二亲手所赠,来之不易。

“号钟”是传说中周代名琴,居古代四大名琴之首。

此琴音之宏亮,犹如钟声激荡,号角长鸣,震人发聩。

这世上,能识得此物的人已然不多。

长孙冲没想到秦牧一眼便认了出来。

“略懂罢了。”秦牧漫不经心道。

他可不想再出风头了。

长孙冲点了点头。

也是。

秦牧不可能样样精通。

两人说话间。

襄城已挥指而弹,冷漠气质配上绝美容颜,宛若仙子下凡。

手指在号钟上滚、拂、绰、注,变幻万千…

厅中众人惊叹于襄城公主的琴技。

这一首【高山流水】令众人体会到了相知可贵,知音难觅…

襄城这首曲选的颇好。

意指李二与长孙无忌两人似伯牙子期,知己知音。

就在襄城弹到中段时,一处细小音差令秦牧眉头一皱。

旁人听不出,但秦牧有琴仙传承自然听的分明。

在他看来,此曲已在这细微间,毁于一旦。

而就在此时,琴声戛然而止。

众人皆是一愣,望向厅前襄城公主,不明所以。

弹的好好的,怎么就停了呢?

“秦牧,你懂音律?”

襄城眉头微蹙,望向秦牧,缓缓开口。

此话一出,满座皆惊。

怎么又是秦牧?

今日这哪是给长孙无忌过寿,简直就是给秦牧过寿。

不过众人亦是不解,秦牧也没说话,襄城公主为何如此问他。

继续阅读小说大唐:神级驸马爷,咸鱼就变强

(0)
上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下午2:25
下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下午2:3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