扬明朱由校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柯久的新书《扬明》,这是一本穿越小说,主角是朱由校,《扬明》这本小说又名《朕,木匠皇帝?》主要讲述了:朱由校甩了甩头,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历史上明末三大案,红丸案的男主角,自己的父亲已经退场。按照历史走向,很快就会发生由自己这个大明太子主演的移宫案 ,而自己并不打算在这个时空再次……

扬明朱由校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扬明》第2章 幕后之人

朱由校甩了甩头,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知道历史上明末三大案,红丸案的男主角,自己的父亲已经退场。

按照历史走向,很快就会发生由自己这个大明太子主演的移宫案 ,而自己并不打算在这个时空再次上演这一闹剧。

改变历史,就从这一刻开始。

朱由校从龙塌上起身,站了起来,看向跪地地上垂泪的英国公:英国公,孤命你即刻出宫,携孤旨意,率三千精锐入宫,听孤调遣.

朱由校的话,仿佛在平静的湖面上引来一道惊雷。新帝刚丧,太子却要引兵入宫,这是要干什么。

内阁首辅,白发苍苍的方从哲直接问道:太子殿下,新帝新丧,太子这是要干什么

朱由校看着面前的内阁首辅,仔细回想着历史上此人的所作为,好像并没有提到他跟明光宗皇帝的死有关。毕竟是一国首辅,还是要给予尊重,给予些许解释。

于是缓缓的说道:父皇曾留下口谕,待他百年之后,召英国公率兵进宫,以防不测。

听了朱由校的话语以后,内阁首辅方从哲思考了一会,竟未继续反对,反而起身从身上拿出了一道旨意。双手捧开:遵大行皇帝遗诏,太子朱由校即日登基,即皇帝位

朱由校听闻自己的刚刚去世父亲已经为自己准备好了登基的旨意,心头更是一暖。此刻有了内阁首辅手书的遗诏,从法理上,自己即位不会有任何问题发生了。

大明朝历代以来,大行皇帝遗诏均由内阁首辅手书,只有当皇帝留下遗诏,首辅亲自起草,随后用印以后才算一个完整的过程。

朱由校随即在刚刚去世的泰昌皇帝灵柩面前,在内阁首辅宣读大行皇帝遗诏后,即皇帝位。当然现在只能算是一个嗣皇帝。接下来还需要在大臣的劝进下,在举办一个登基仪式。

这个登基仪式是非常繁琐的,现在只是临时的走一个形式。中国历史上的封建王朝中,对于权力的交接有一系列非常繁琐且完整的手续。不是上任皇帝任命即可,还需要去宗庙祭祀祖先,举行祭天仪式等。

很明显,现在的朱由校有更重要的事情来做。

朱由校对着刚刚拿出遗诏,拥戴他登基的内阁首辅方从哲说道:父皇新丧,一切丧事规格均按照父皇生前遗愿来做,不得有误。

朱由校语音话落,内阁首辅方从哲领着几个阁臣也是领旨以后,转身就走。皇帝新丧,还有许多事情需要他们来处理。以他们的身份,此时并不需要来给皇帝守灵。

随后朱由校还是把目光投向了英国公张维贤,他的态度将直接决定了朱由校在这宫里的处境。

看向朱由校将目光转向自己,张维贤毫不犹豫的磕头:臣张维贤,领旨。

随后,毫不犹豫的转身就走。

宫里的水很深,他知道。大行皇帝死因成谜,他也知道。甚至,新皇帝想要做些什么,他也能猜到一些。但是,这不是他能置身事外的理由。

自初代英国公张辅开始,京城的城防便一直牢牢的掌握在了英国公府一脉的手里。两百余年间,从未变过。可想而知,英国公府是如何的受皇帝信任。即便是历史上有诸如刘瑾,魏忠贤等阉臣当权的时候,英国公府一系依旧巍然不动。这一切的根本,来源于英国公府对待皇室的绝对忠诚。

历史上的英国公府也确实没有让皇帝失望,当李自成打进了紫禁城,无数权贵正打着改换门庭念头的时候,末代英国公张世泽陪同崇祯皇帝殉国。真正做到了与国同休。

可以说,张维贤近乎是刚刚登基的朱由校唯一可以信任的外臣了。至于其他大臣,谁知道他们内心里打的是什么主意。

朱由校看了一眼跪在自己父皇灵柩前,痛哭不止的大太监轻轻摇了摇头,要不都说孤家寡人呢,宫里宫外真心实意为皇帝逝去感到伤心的人,恐怕也只有这个陪伴了自己父亲几十年的太监了吧。

正在感叹间,却听得殿外突然传来了几个女人的哭声,细眼看去,几个身着长裙的女人正哭哭啼啼的向殿内走来。正是自己父皇登基以后,整天陪伴在身边的几个女人。

竟没有任何人通报,也没有任何内侍阻拦,她们就这么堂而皇之的走到了自己这个储君面前。

朱由校就这么站着看着他们向皇帝的龙塌走来,此时的泰昌皇帝还没有被转移到梓宫(专门用来停放皇帝尸体的宫殿)里。

自己父亲的死,跟她们有关吗。自然是有关的,要不是索求无度,身体怎么会突然垮下来。可要说全推给她们,也是不公平的,朱由校比谁都清楚,真正要了自己父亲的命的原因,还在于那几颗红丸身上。

许是真真被皇帝的死给吓没了魂,也或是真是横行霸道惯了,也或是带着些许刻意,这几人竟无视了在一旁站立的朱由校。也没有见礼,径直扑到了泰昌身边。

无论在泰昌皇帝生前,她们如何受宠。可如今,嗣皇帝是朱由校。即便是还没有正式举行登基典礼,可也容不得几个后宫中的女人如此无视。

朱由校眼睛眯了起来,看着扑在皇帝身边,只是干嚎却没有几滴泪落下的女人们,并且时不时偷看自己两眼,怎么看都像是在刻意在他面前表演。

朱由校突然嗤笑一笑,像是想明白了什么。能在宫里生存下来的人,哪个不是人精。怎么会对自己这个储君视而不见,想来是刻意的受人指示,来他面前表演,想要探一探他这个储君的态度了。

从一开始的不经内侍通报,堂而皇之进入乾清宫,到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态度,这充分说明了幕后之人的一个态度。

这是在向我展示对方在宫廷中的力量吗。朱由校不禁自语道。

这就迫不及待的开始向我展示力量了吗。

至于这几个女人背后的人是谁,朱由校不用想也知道,不过是郑贵妃或是历史上闹出移宫案而想当太后的李选侍罢了。

没有心思理这几个被人充当傀儡的女人,朱由校吩咐道:来人,传锦衣卫指挥使骆思恭进宫觐见

让朱由校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自己的话说了出去,却没有一人应答。殿内跪满了的内侍没有一人起身去传旨。同时,刚刚还在哀嚎痛哭的女人们仿佛被人扼住了喉咙,突然安静了下来。

殿内的内侍们全都以头伏地,仿佛要把身体整个的融入大殿的地砖内,但是却没有一人起身。

前世曾经听闻政令不出紫禁城的笑话,结果到了自己这,变成了政令不出乾清宫。朱由校暗自发笑。同时,也紧张了起来。看来,形势远比他自己想象的严峻。

此时殿内的大臣们除去刚刚领旨去处理泰昌皇帝身后事的阁臣们已经跟着英国公一同出宫去的武勋们,已经不剩下几位了。全是皇室近亲。

他们见状,本想呵斥内侍,但看着跪满一地却无一人发出声响的内侍们,意识到了自己仿佛是已经介入了皇室权利的斗争中。以前只听过大臣抗旨的,什么时候听过太监们敢抗旨不尊的。除非,他们身后有大的后台。于是也分分选择闭口不言。

毫无疑问,被这么多人无视的朱由校有些许难堪。这是对身为储君的他的第一次挑衅。

倒是有一位皇亲似是感到皇室尊严受到了挑衅,也顾不得君前失仪,径直站了起来,同时大声呵斥:都反了,没人领旨是吧,本王自去传旨。对着朱由校行了一礼后,便向殿外走去。此人正是朱常洛的异母弟,受封为端王的朱常浩。

只是刚走了两步,就发现自己的路被几个太监们挡住。他们一言不发,只是用身体挡住了自己前进的路。

放肆,谁给你们的胆子敢拦本王。 朱常浩又惊又恐。

内侍们却一言不发,只是用身体挡住了这位年轻亲王的脚步。

朱由校的脸阴沉了下来,他没想到,宫内的局势竟恶化如此。

正在此时,自己的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有些颤抖的呵斥声:放肆,谁敢对端王不敬。

朱由校回头一看,竟是脸上还带着泪痕的司礼监秉笔太监王安,颤颤巍巍的走了过来。

殿下请宽心,老奴自去传旨,一切有老奴在对着朱由校施了一礼,许是怕年幼的储君受到惊吓,这位朱家皇室最忠心的大管家,竟主动伸出了手,握了握朱由校的手。

随后径直走到了阻拦端王的几个内侍眼前,仿佛是用尽了全身的力气,狠狠的招呼了几个巴掌。

不长眼的东西,忘了你们的主子是谁了吗,还不给我滚清脆的巴掌声以及王安的怒喝声响彻整个乾清宫。

小太监们或许有胆子阻拦一位无权无势的年轻亲王,却是不敢阻拦面前这位权势滔天的司礼监大裆。

于是对视一眼,忍着脸上的剧痛,唯唯诺诺的撤到了一边,为王安清出了一条路。

仿佛一切是安排好的,就当王安刚刚走出乾清宫片刻,殿外就突然传来了一个小太监的声音:太后驾到!

继续阅读小说扬明

(0)
上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下午3:47
下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下午3:4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