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大明:朱元璋,逆子还不赶紧登基最新章节,大明:朱元璋,逆子还不赶紧登基免费阅读

火爆穿越小说大明:朱元璋,逆子还不赶紧登基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毕奇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朱棡主要讲述了:第四章:去青楼探访民生老朱来了。门打开一半,朱元璋就迈步走了进来。朱樉见了朱元璋就跟老鼠见了猫,慌乱从旁边的软塌上跳下来。“儿臣见过父皇。”朱樉行礼。朱棡也想行礼,却被老朱摆了摆手。朱樉眼神朝着朱棡撇……

大明:朱元璋,逆子还不赶紧登基最新章节,大明:朱元璋,逆子还不赶紧登基免费阅读

《大明:朱元璋,逆子还不赶紧登基》第4章 去青楼探访民生

第四章:去青楼探访民生

老朱来了。

门打开一半,朱元璋就迈步走了进来。

朱樉见了朱元璋就跟老鼠见了猫,慌乱从旁边的软塌上跳下来。

“儿臣见过父皇。”朱樉行礼。

朱棡也想行礼,却被老朱摆了摆手。

朱樉眼神朝着朱棡撇了撇,朱棡苦笑,道:“父皇,您怎么来了?”

“咱不能来?”朱元璋进屋,走到软塌边。

还没走到一半,朱樉就赶忙挪动脚步让开位置。

“自然不是,只是以往这个时间父皇都在批阅奏章。”朱棡笑道。

朱元璋板着脸坐在软榻上,只是不到几个呼吸就把腿也搬上了软塌,随手两手揣着窝在软塌里,那形象,活脱一个土农民在自家土炕上的自在。

可这样的比喻,在老朱身上来说是不贴切的。

因为他本身就是农民……不,或许说他是农民都是夸了他,应该是农民出身,沦落成了乞丐,最后当上皇帝的!

他的际遇,用爽文来形容都不足以表达其中的震撼。

开局一个碗,天下全靠打。

“出来消食,走到这儿。背上还疼?”老朱微眯着眼睛,也看不出是在假寐还是睁着眼。

他的声音洪亮如钟,颇有一种振聋发聩之感,无心之下,帝威再上一层,压得人有些喘不过气。

“不疼了。”朱棡道。

“放你娘的屁!”

朱元璋冷哼一声。

“当初咱跟常遇春,徐达,汤和他们几个小那会,饿得不行,你汤和叔都要饿死了。”

说到这,朱元璋的脸上露出缅怀之色,两手轻抚,缓缓道:“那个时候,没吃的,我们几个半大小子就把刘财主家的牛给宰了。当时连口米汤都没得喝,结果我们几个居然能吃上牛肉。”

“那是咱这辈子吃的最饱的一顿。七八十斤的牛犊子,老天爷啊,硬是给咱七八个小子给啃了个干净!”

“后来刘财主知道这事,拿着鞭子给咱好一顿抽,那打的是皮开肉绽,疼的三天没下地!”

朱元璋的脸此时也看向朱棡,看了良久。

“你小子还算是个有骨气的,没吭声。”

朱棡咧嘴一笑:“儿子想吭声,可一吭声,爹揍得更狠了。”

“哼哼,不错,你要是敢叫唤,老子还要打你一顿。”朱元璋点头。

说完了这些,朱元璋看着朱棡问道:“说吧,怎么回事。”

“爹,你都……听到了?”朱樉在一旁凑着脸问道。

朱元璋没好气的看了朱樉一眼。

几个儿子里面,就这个二儿子是最不让他省心的。

“说,说不出个好歹,朕治你们得罪!”朱元璋抱着手,声音严厉的道。

朱樉那跳脱乖张的性子此时也收敛了一些,在这个严厉的父亲面前,纵然他再怎么暴戾的性子,也得收敛。

朱棡站在朱元璋面前,道:“此去画舫,儿子有两个用意。”

“第一用意,其实是为了了解我大明立国五年的民生。”

“了解民生去青楼?那地儿向来是那些书生浪子去的地方,你小子别想诓咱。”朱元璋道。

在朱元璋的心里,二儿子是最无可救药的,也是最愚笨的,但是好在没有野心,所以也就随他去。

而三儿子朱棡,是聪明人,无论是学业还是武课,都是佼佼者!

他原本对老三是抱有很大期望的。

可三儿子朱棡历来锦衣华食习惯了,吃不得苦,他不相信朱棡会去青楼探访民生!

“所谓民生,无非衣食住行。儿子去往画舫的这几次,倒也见识到了许多东西,认识到了各种各样的人。”

“有一日三餐只吃两个蒸饼,一碟咸菜的劳役,在秦淮河画舫之中兢兢业业劳作。如划船,端菜倒茶,浆洗衣物这些杂活,一个月一百五十大钱。”

“也有锦衣华食,包下画舫以多名妙龄女子相陪的富家子弟!”

朱元璋听到这,冷笑道:“为富则不仁,这些个商人赚钱赚的盆满钵满,家里的钱国库都堆不下!而百姓却还在为了一日三餐发愁。”

朱棡点头,继续道:“儿臣也认为,商人不仁。”

“你继续说,第二点呢,这第二点,才是你的目的吧。”朱元璋摆手道。

“父亲,我大明官员俸禄,绝对不算高。至少,没有到任由他们的子嗣包画舫的地步!”

大明的俸禄,岂止是不高。

老朱给正一品官员定的禄米大概是一品每个八十六石,从一品七十四、二品六十一石,依次减少。

最后,到从九品的月俸禄米只有五石。

折合下来,也就是八百斤米左右。

若是再折合米价来算,差不多也就在五六贯钱。

对于官员来说,这点钱,怕是只能养家糊口。

所以,朱棡这句话其实就是在暗嘲那些功勋之子。

“真有此事?”朱元璋坐直了身子,眉头也拧了起来。

“此事除了儿臣,曹国公家的大公子也知道此事。”朱棡苦笑道。

“李九江那个小王八蛋?”朱元璋皱眉道。

朱棡点了点头。

“继续说。”

朱元璋脸色微微沉了下去。

“朝廷一直主张简朴节约,精简行政。整个朝堂由父皇牵头,为大明禅精竭虑,从不以官身压人,以功勋压人。”

“可这些年来,许多官员似乎已经忘了这份初心,开始仗势欺人,鱼肉百姓!总有人不怕死,总有那些该千刀万剐的权贵,士绅,在挑战!在撩拨!父皇的逆鳞。”

“他们巧立名目,钻律法,人情的空子!为自己的家族牟利。”

“儿子起初或许是为了抱着游玩的心思去的,可到了这个地方才发现,原来世间有那么多的腌臜之事。”

朱元璋此时也意识到了朱棡话中的意思。

“他们出入烟花之地,豪掷千金,争风吃醋。并且,更有甚者,甚至将画舫包月,整月流连于烟花女子的玉臂雪膝之上。”

说到这,朱元璋眼眸微眯。

“快出征了。”朱元璋道。

这句话,意思无比的明显。

有什么事,等战事完了再说。

朱棡低头:“儿臣只为大明,任何处置和决策,都由父皇和太子殿下做主。”

由于自己此次出头,朱棡必须要谨慎一些,所以在主权的处理上,必须是老朱自己处置。

老朱盯着这个儿子看了许久,心里不免有些欣喜。

没有不希望自己儿子懂事的,老朱更是如此。

似乎是接受了朱棡的回答,老朱睁开眼睛道:“为什么挨打的时候不说?”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