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洛李翊小说叫什么(炮灰女配觉醒后全京城都惊艳了免费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炮灰女配觉醒后全京城都惊艳了》,主角是白洛李翊,主要讲述了:太子殿下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不重要,她白洛难道不能在乎自己的性命么?白洛眼中有泪水闪动。难道白亦书与张氏就不重视么?若他们心中真的有自己这个女儿,一定会将这件事告诉圣上,让圣上取消婚约。但他们没有,自己嫁…

白洛李翊小说叫什么(炮灰女配觉醒后全京城都惊艳了免费阅读)

《炮灰女配觉醒后全京城都惊艳了》免费试读第53章 白鸢在演戏

太子殿下不在乎自己的性命不重要,她白洛难道不能在乎自己的性命么?

白洛眼中有泪水闪动。

难道白亦书与张氏就不重视么?

若他们心中真的有自己这个女儿,一定会将这件事告诉圣上,让圣上取消婚约。但他们没有,自己嫁给太子,对他们而言,自然是光宗耀祖的事情,哪怕他们知道太子并非良人,他们也会让自己嫁过去。

“洛儿真正在意的是,若事情是发生在妹妹身上的,母亲会如何呢?”白洛淡淡的道出心中所想,李嬷嬷不可置信的望向白洛,她从未想过,此话会从白洛口中说出。

白洛在众人眼中太过懂事,懂事到根本就不会心疼自己。

“三姑娘,你是不是不想嫁给太子殿下了?”李嬷嬷在此时问话道。

白洛刚想回话,门外倏然走来一个婢子,请示道:“夫人,四姑娘来了。”

白洛将要脱口而出的“是”字活生生的吞咽进去。

张氏平复好心态,才对婢子道:“将四姑娘叫进来吧。”

白鸢笑着走入堂内,可瞧着眼眸红润的张氏,她的笑容顿时消失殆尽。

“母亲,这是怎么了?为何眼睛红红的?难道母亲是哭过了?”白鸢着急的问话道。

张氏罢罢手:“没有的事情,只是突然想到了些许难过的事情,有感而发所以流泪罢了。你可不要胡思乱想。”

白鸢自然不会相信张氏的解释:“母亲,鸢儿自小在你身旁长大,您的心态鸢儿自然都了解,今日肯定是发生了什么母亲才会如此伤心,母亲为何不将事情告诉鸢儿,鸢儿很是担心母亲。”

“妹妹果然是母亲的好姑娘,”白洛在一旁打趣道,“果然是最关心母亲的,与妹妹比较,我什么都不是了。”

白鸢心中窃喜,果然,白洛是与张氏吵架了,或者,白洛说了什么话让张氏伤心了。白鸢自然不会轻易放过让白洛丢脸的机会,她清了清嗓子,道:“姐姐这是什么话,母亲最关心谁,心中有谁,难道不是姐姐最为清楚么?姐姐说这样的话,也不怕母亲伤心,以后还请姐姐不要说这样的话让母亲伤心了。

我关心母亲,姐姐想必也关心母亲的。只是妹妹心中不明白,姐姐为何要害得母亲落泪?”

白洛没有回话,而是低头把玩着腰间的配饰。李嬷嬷察觉到白鸢的举动,刚想阻止,却听白鸢道:“母亲,听闻您最近睡眠很浅,总是被吵醒,鸢儿向大姐姐讨教了一下制香,做了一个香囊送给母亲,里头都是安神的香料,希望母亲能用得上。”

张氏心中一暖,果然没有白白的疼爱白鸢。她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张氏轻笑,轻轻的抚摸白鸢的头:“果然,还是鸢儿想的妥帖。”

“还有,鸢儿昨日让丫头出门购置了京城新到的燕窝,母亲最近事物繁忙,应该早就将此事给忘了吧。”白鸢道。

张氏惊喜,刚才被白洛说冷的心,此刻又被白鸢暖了起来。果然,生养在身旁的丫头是不一样的,更懂得体贴自己。张氏刚如此想,面色突然沉下。她在说什么?她明明知道说这样的话会让白洛听着难受,为何又犯了呢。

她摇摇头,清了清嗓子:“鸢儿的心意母亲收到了。”

“姐姐,咱们都是母亲的孩子,还望姐姐要多为母亲想想才是,就不要招惹母亲生气了。方才我在廊前等待时,一不小心听到了些许话,虽然听不太清,但隐隐约约听见姐姐好似是因为妹妹与母亲闹了不愉快。”白鸢说,“姐姐,您就不要招惹母亲生气了,母亲的身子本就不好,不能多生气。”

白洛觉得好笑,白鸢此时在想什么,她不说,白鸢自个也清楚。她越是与张氏闹,白鸢越是欢喜。

“我的确没有妹妹懂事。”白洛说。

张氏拧起眉,这两个丫头以前明明都是好好的,现在为何争锋相对的。白鸢没有再理会白洛,抬手为张氏捏肩:“母亲,我最近试了试新的舒肩手法,你试试看,看合不合适。”

张氏心中刚起的气焰顿时消散下来,她是对白鸢偏心,着也是因为白鸢心中处处都想着自己,哪里像白洛,眼中根本就没她这个母亲。

白洛站起身就要走,张氏见状,道:“洛儿,你这是做什么?”

“我好像打扰到了母亲与妹妹,我不适合留在这里,我看我还是走吧。”白洛说。

白鸢听白洛如此道:“姐姐这话就过分了,母亲无论做什么都是对的,更何况,母亲从未做过对不起姐姐您的事情,姐姐何必说出这样的话来让母亲伤心难过呢?姐姐可曾考虑过母亲的感受?”

“白鸢,我做什么事情让母亲伤心难过了?你想要讨好母亲,你尽管去做就好。但不要拿我与你做比较,我再母亲身边的时间短,自然不如你这般了解母亲。”白洛说着,言语越发激动起来,“你想让母亲知道,你是最心疼母亲的人,我不拦着,但请不要拖上我来。”

“母亲,你看姐姐……”白鸢着急了,故作冤枉道,“我说什么话了,姐姐何必如此激动的模样,母亲,我……我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意思,母亲,您应该是最了解我的,我……”白鸢说着,越发的委屈,直接站起来与白洛对峙道,“姐姐,你说这样的话,不仅仅是伤了我的心,还伤了母亲的心。母亲她无论做什么,心中都想着姐姐的,我曾经……曾经也吃过姐姐的醋,可是母亲让我不要这样,这样对姐姐并不公平,我也认错了,为何姐姐要说这样的话伤母亲的心呢?姐姐是母亲的孩子,打断骨头连着筋,你伤了母亲的心,母亲更会难过的。”

白洛不想看白鸢的表演。此刻只觉得白鸢无论做什么事情,都异常的刺眼。

她叹出一口气来,摸了摸头道:“母亲,洛儿若是今日有说错话,还望母亲不要与洛儿计较,洛儿身子不适,先走了。”

继续阅读小说炮灰女配觉醒后全京城都惊艳了

(0)
上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下午9:24
下一篇 2022年8月9日 下午9:2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