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工王妃:摄政皇叔,太妖孽!小说阅读,特工王妃:摄政皇叔,太妖孽!完整版

推荐一本小说《特工王妃:摄政皇叔,太妖孽!》,主角是尹芊靖璟珩靖牧榆,主要讲述了:一日复一日,一天又是一天,人们总是喜欢把对美好的期望寄托于清晨,翌日清晨,靖璟珩在丫鬟小翠大嗓门尖锐的嗓音中上朝。靖璟珩严重怀疑自己选择天天来上朝失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站在威严辉煌的殿前迎接着清晨的第…

特工王妃:摄政皇叔,太妖孽!小说阅读,特工王妃:摄政皇叔,太妖孽!完整版

《特工王妃:摄政皇叔,太妖孽!》免费试读第13章 惊心动魄

一日复一日,一天又是一天,人们总是喜欢把对美好的期望寄托于清晨,翌日清晨,靖璟珩在丫鬟小翠大嗓门尖锐的嗓音中上朝。

靖璟珩严重怀疑自己选择天天来上朝失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站在威严辉煌的殿前迎接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靖璟珩不停地打着哈欠,就像是不合风雅,不远处的太子见状,优雅走上前,关切的问道:

“五弟。”靖璟珩见状拱手行礼:

“见过太子殿下。”

“看五弟疲倦的样子,是否人口失踪案太过复杂,还是大臣们给了五弟不小的压力!”

靖璟珩还没等说些什么就被一个低沉熟悉的声音打断:“我看,五弟的样子可不像是被案子所累,倒像是昨夜从哪里累到了,别怪皇兄没有提醒你,最近外面不是很太平,今日一早城巡就在街上发现了三具尸体,还是少出门为妙。”

靖璟珩忍不住的撇嘴,这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一身金黄色的锦服都挡不住四处散发的晦气,大早上也不让有一个好心情,表面上嘴角勾起了一个适宜的微笑;

“多谢皇兄提醒,方才见皇兄和四皇兄,两位丞相相谈甚欢,没想到是在谈论正事,看来是臣弟懒惰了,臣弟昨夜一直都在母妃那里,自然不是很清楚皇兄到底是在说些什么,但想必是在为了臣弟好,臣弟在这里先谢过了。”

二皇子先是一愣,宽大的衣袍一甩,背过手去,笑了笑:“没想到五弟也是这般的伶牙俐齿,也对,五弟还未封王,自然是在宫中,如果五弟在办案上面有什么为难的,可以来找皇兄,皇兄一定竭尽全力。”

“多谢皇兄,相信有大理寺的鼎力相助,定会早日破案。”

“那就拭目以待了。”

看着二皇子扬长而去的背影,靖璟珩努了努嘴,有些被二皇子说道心坎里去了。在众多的皇子中,除去些没有背景和母族支持的,好像就剩下她没有封王了吧!对了还有太子。

二皇子豫王,三皇子怡王,四皇子肃王,就连未满十周岁的的六皇子都是醇王。成为了亲王就会有自己的封地,在皇宫外建府,像他这种没有封号的皇子也就只能在皇宫里待着。

说不眼红那绝对是骗人的,太子一直笑着站在一旁,看不出在想什么,他看出了靖璟珩的小心思。安慰着说道;“我觉得皇宫里面挺好的,不是还有我吗!没事的时候你也可以来东宫找我。”

靖璟珩冲着太子一个大大的微笑,虽然不中听,但是以他的身份,说到这个程度已经是不容易了:

“太子严重了。”

“今日摄政王也会来上朝,时隔多年,你应该还未见过吧!今日可以一睹他的风采了。”

靖璟珩一直在笑没有说话,表面上平静实则内心早就翻江倒海了,风采?确定不是采风,她不是没见过,她是再也不想见了!

“这样啊!那看来我今天有眼福了。”

早朝如往昔一样的展开,靖璟珩如往昔一样的……困,突然大殿内鸦雀无声,靖璟珩突感觉后背犹如寒冰一样的寒意,身体一颤,立刻清醒了过来。

熟悉的感觉,回头,靖牧榆不慌不忙的从大殿门口缓缓的走进来,一身黑色的朝服相得益彰,一身的王者之气,站在那里接受者百官的朝拜,很合适。

原本争吵不休的朝臣都是低着头,靖璟珩看向自己的便宜爹,眼底隐忍的怒火,右手紧紧地抓住龙椅的龙头,微微颤抖,靖璟珩一个暗笑,心想这一会儿就有好戏看了。

“摄政王日理万机,今日怎么有时间上朝?”

摄政王停住,目不斜视的看着王座上的男人,一副冰冷的面瘫像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本王虽然日理万机,但本王身为靖龙的摄政王自然是要了解我国的时局变化,民间疾苦,好可以尽微臣的绵薄之力,为百姓造福。”

“这样啊!真是难为摄政王了,不知道摄政王有何高见呢!”

“高见谈不上,靖龙开国百年有余,虽有不少的征战,天灾人祸,本王就是想听听陛下的见解和问题。”

靖牧榆的声音低沉,不急不慌,有种颗粒感很好听,听着朝堂上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架势,周遭的大臣全部都低着头不敢吭声。

靖璟珩再度感觉自己昨天夜里的决定是正确的,看着便宜爹的模样也是挺能隐忍的。靖璟珩困意全无,也是乐得自在。

“我听说陛下将大臣的儿女失踪案交给了五皇子,五皇子大病初愈,不知能否胜任,这都几日也不见一点消息,本王看那大理寺卿家的门槛都快被百官给踏平了。”

靖璟珩听到的自己的名字也是一激灵,看了看靖牧榆,对方无视自己的目光。

“五皇子。”

靖璟珩咬咬牙,低着头出单膝跪地:

“儿臣在。”

“失踪案可有眉目了。”

眉目?昨天刚接的案子,连案综都未过目,此时说没有,恐怕又是一顿皮外伤,靖璟珩头上急出些汗珠,双手在宽大的袖袍中紧攥,脑子飞快的旋转。

“回父皇已经有些眉目了,我查看一番,发现失踪的都是些黄口以下的孩童,多数为女孩,并都是三等大臣家的公子,小姐,想必对方对我朝臣有着十分的了解,我朝风气开明,民臣一心,想必……”

靖璟珩的话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人的身上,皇帝威严的声音响彻大殿,有着一丝急迫:

“想必什么?且说无妨,治你无罪。”

“想必我朝中必定有反党或是他国的间隙,要不也是通敌卖国之辈,且身居要位。”

虽然是靖璟珩刚刚分析出来的,但是也不失为一种可能性,全朝被靖璟珩的言语震惊的窃窃私语,皇帝更是勃然大怒,历来皇帝最恐慌的就是奸细一说,一两个人毁掉一个国家的也不是鲜少。

“大胆。”

大殿的人当然除了靖牧榆外,瞬间跪着匍匐在地,圣颜怒,满殿惊。

靖牧榆此时看着跪在地上沾沾自喜的靖璟珩,剑眉微皱,眼眸深邃的不见底。

“从此时起,璟珩啊!我再给你七天的时间速速破案。”

“回父皇,儿臣领命。”

“有本启奏,无本退朝。”

靖璟珩站在殿外,感受和煦的微风,温暖的太阳。看着从身旁匆匆而过的靖牧榆,就好像不认识自己一般,感觉有些莫名其妙,不过靖璟珩比较好奇的是怎么大舅柳雷霆今日没有来上朝。

继续阅读小说特工王妃:摄政皇叔,太妖孽!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0日 下午8:37
下一篇 2022年8月10日 下午8:3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