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侠镇说书:张无忌说要来砍我》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叶辰小说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七侠镇说书:张无忌说要来砍我》,它的作者是流痕,主角是叶辰,《七侠镇说书:张无忌说要来砍我》这本小说又名《综武说书人:我,一剑可开天门》主要讲述了:邀月淡淡一笑:“之前刚来的时候你不是说要把他抓回移花宫吗?我觉得可行,这样不仅能知道他编纂大明高手榜的原因,还能让他给我们说书,一天说上十二个时辰!”“姐姐,这样不好吧!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呢?用麻袋套……

《七侠镇说书:张无忌说要来砍我》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叶辰小说

《七侠镇说书:张无忌说要来砍我》第10章客栈有人闹事,公子的胸大肌为何如此浮夸

邀月淡淡一笑:“之前刚来的时候你不是说要把他抓回移花宫吗?我觉得可行,这样不仅能知道他编纂大明高手榜的原因,还能让他给我们说书,一天说上十二个时辰!”

“姐姐,这样不好吧!那我们什么时候动手呢?用麻袋套,还是敲闷棍!”怜星越说越激动,就差一手拿麻袋,一手拿闷棍了。

邀月扶了扶额头。

我这妹妹还真是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

“不要着急,这家客栈里并不是只有我们两个绝世高手,那个女扮男装的公子哥,虽然我还没能认出她是谁,但是肯定不简单。”

怜星点了点头:“姐姐,那个人给我的感觉和你不相上下,肯定大有来头,我这就让人着手去调查。”

“好,只要摸清楚了她的来路,就不怕她不好对付!”

……

高台之上,叶辰还在激情四射的说书。

台下听客们的讨论也越发激烈。

“别看这个轩辕大磐尽不干人事,但是实力是真的强,这个读书人读书几十年今日恐怕要毁于一旦了。”

“你别瞎说,这人既然敢上大雪坪肯定是有所准备的,这才哪到哪儿?我敢肯定后面还有一场恶战!”

“话说读书真的能读出一个绝世高手的境界来吗?我想试试。”

“就你?写自己的名字都费劲还想学别人读书读成天象境?还是回家洗洗睡吧!”

……

二楼,东方不败眼神微眯,同样被这个故事所深深吸引。

她对那些情情爱爱的不感兴趣,唯独对这些江湖高手感兴趣。

作为一个立志要做天下第一的女人,东方不败渴望与每一个顶尖高手过招。

她来找叶辰,一半是好奇,而另外一半则是要抓住叶辰!

让他带自己去找那些天底下有名有姓的高手,一一过招!

……

看台上,叶辰已经进入了状态,言语神态,一举一动都能打动听客。

“这轩辕敬城已是七窍流血,却仍旧轻声笑言:年少时读书读到一句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当时只觉得的确可笑,后来细细琢磨,以为将笑字改成敬字,也不错。”

“蚍蜉撼大树,可敬不自量!”

……

“轩辕敬城请老祖宗赴死!”

此言一出,座下皆惊!

“这人怎么敢的!”

“这明明就是死局已定啊!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才是正理。”

“难怪他能读书读成天象境,这样的格局就算那些江湖名宿恐怕也不曾拥有吧!”

二楼,东方不败的眼中闪过一丝讥讽。

“此人热血虽然值得敬佩,但是未免有些不智,解决问题的办法有很多,可他偏偏选择了最极端的一种。”

以东方不败的人设,有这样的想法也不奇怪。

宁叫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如果东方不败是轩辕敬城,她说不定会先送出女儿以委曲求全,以图日后!

可随着说书的继续,东方不败眼中的惊骇越来越浓烈。

眼中那抹嘲讽也彻底的消失不见了。

“轩辕敬城七窍鲜血不再是流出,而是淌出!可他神态轻松,仍是不见半分惊慌失措,他望向天空轻声道:我入陆地神仙了!”

……

“先前是轩辕敬城与你说话,你自然可以当作耳旁风,只是此时仙人与你说话,你怎的还是这般自负无知?”

……

“这人竟然还能再上一境!”

“太可怕了,只是这以命相搏的陆地神仙境恐怕维持不了太久吧!”

“话说这陆地神仙境是不是就相当于我们这儿的破碎虚空境了?”

“技术活儿,当赏!”

“今日叶先生的故事说得热血沸腾,不喝酒怎么行!小二上酒!”

东方不败倒了一杯酒,缓缓浇在地上。

她这是对书中人物产生了极大的共鸣。

“如果我是你,肯定做不出这样的决定,但是你的所作所为却当得东方不败为你洒一杯酒!敬你!轩辕敬城!”

东方不败的对面,邀月的心中越发的不是滋味。

当年的她情窦初开,最渴望的就是这样的爱情,但是江枫却负了她!

当叶辰说到轩辕敬城的结局,是与徽山老祖同归于尽后,在场听客的脸上都显现出了一抹惋惜。

而就在这时候,叶辰将手中醒木往桌上一砸!

“莫道书生无胆气,敢叫天地沉入海!诸位,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叶辰说书的节奏掌握得刚刚好。

其实雪中接下来还有一个爽点。

那就是李老剑神重返陆地剑仙境界。

不过,叶辰这种断章狗怎么可能让听客们一天之内连爽两次呢?

都回去憋三天再说!

……

二楼的东方不败还在脑海中幻想着书中的陆地神仙境界到底有多强。

有没有达到现实中破碎虚空境界的程度。

“根据叶辰所说,这样的人物恐怕就算没有达到破碎虚空境界,但也差不离了。”

这时候,二楼的一个房间里走出了一个醉汉。

随着叶辰说书的名气传了出去,一些人即使不听书也会来这里喝酒。

图的就是一个热闹。

看这人出房间后左顾右盼的样子应该是要找茅房。

可他东瞧瞧西看看,忽然就把眼神投向了坐在二楼角落里的东方不败。

“女的?”他使劲的揉了揉眼睛:“还是个漂亮的女的!哈哈,你的装束能瞒过我,可是你的胸却瞒不过我哦!”

他摇摇晃晃的朝东方不败走过去。

“哟!这是哪家的漂亮姑娘来了我们七侠镇啊?以前都没有见过,居然还装男人,你以为你能瞒过大爷我的眼睛吗?”

话音未落,他就伸手要去抓东方不败的玉手。

但东方不败是何许人也!

即使是在出神,可当这男子接近她周身三丈距离的时候,东方不败就已经察觉然后果断动手。

她一脚踢在桌子上飘出二楼,同时手上出现一根银针,抬手就要结果那人的性命。

二楼发生的事情瞬间被大家所关注。

从一楼叶辰所处的角度看过去,还以为是醉酒的大汉将这位公子哥给推下楼的。

“大胆!什么人敢在我的客栈撒野!”作为老板,现在的叶辰很愤怒!

说话间,叶辰后天巅峰的修为在一瞬间爆发出来。

然后飞上半空,直接将东方不败揽在了怀里。

“公子莫怕!叶辰为你做主!”

“嗯?好大!”叶辰突然摸到了不该摸的地方。

东方不败掌心内力缓缓开始凝聚,在二楼看到这一幕的白展堂瞬间闭上了眼睛。

这个时候,黄叔要出手也来不及了吧!

白展堂仿佛已经看见了叶辰横死当场的惨状。

好在叶辰及时松手换了个地方,这才逃过一劫。

厨房中,黄叔的气势一闪即逝,就连东方不败都未能察觉。

主要是她此时正满脸怨恨的盯着叶辰。

这个登徒子,竟然摸了她的胸!

叶辰揽着东方不败落到一楼,白展堂这才敢睁开眼睛。

可想象中血溅当场的情景并没有出现。

“咦!竟然还没死!这小子命真大。”白展堂惊咦了一声,心中大为困惑。

同福客栈一楼。

落地之后叶辰就识趣的赶忙松手。

因为他已经知道了面前这人压根不是什么公子。

而是一个发育超级良好的姑娘。

“公子的胸大肌为何如此浮夸!”叶辰故意调侃了一句,主要是想逗一逗这个女扮男装的姑娘。

东方不败掌心的内力再次凝聚。

她是真想一掌拍死眼前这个傻逼算了。

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她还想继续听书,东方不败并没有出手。

接着,叶辰陡然话音一转朝二楼的白展堂喊道:“老白,你他娘的干什么吃的!还不快给我把那小子扔出去,另外,把他拉入同福客栈的黑名单,我不想再看到他!”

叶辰再次转头看向东方不败:“这位胸大肌发达的公子,你放心,你在我们同福客栈出的事,我们一定会负责到底,刚才那个小子,我保证他再也不会出现在同福客栈了。”

“好嘞!”二楼,白展堂的动作极快,已经将那个醉汉扶了起来。

“哥们,我这不是害你,而是在救你,能不能活过今晚就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白展堂本以为事情就这样算了,但是这哥们竟然好死不死的醒了过来。

“谁!谁踏马的敢拦我!我爹是七侠镇白虎堂的堂主,谁踏马的不想活了!老子成全他!美人呢!刚刚那个美人呢!快叫她过来陪老子喝酒!”

白展堂动作一滞:“完了完了!这回就算阎王爷不收你你也活不下去了!”

他说话的声音很大,整个客栈的人都听到了。

东方不败眯眼露出一阵寒光:“不用你保证,他不会再有机会来这家客栈了。”

“你说什么?”站在对面的叶辰并没有听得太清楚。

叶辰想听清楚东方不败说的什么,可那个人却还在叫嚷,他朝白展堂吼道:“老白,给我堵住他的嘴,聒噪!”

“我爹是…唔唔唔…”

“这位公子,未请教?”叶辰再次看向东方不败。

“东方白!”东方不败随口就报了一个假名字。

“东方白,这个名字好熟悉啊?”叶辰摸了摸脑袋,但还是没有想起来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继续阅读小说七侠镇说书:张无忌说要来砍我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10:23
下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10:2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