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剑酒》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网文大神杯雪的新书剑酒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主人公是季牧主要讲述了:长安有女曰暗香,江南有子称月明。月明楼,是坐落江南的第一酒楼,这座酒楼的名气之广,享誉大江南北。无数文人骚客趋之若鹜。其内特制的“剑南春”更是醇厚浓烈,历久弥香,在京城盛极一时。此刻,从螭龙河畔离开的……

小说《剑酒》全文免费阅读

《剑酒》第5章 卧虎藏龙处,江南第一楼

长安有女曰暗香,江南有子称月明。

月明楼,是坐落江南的第一酒楼,这座酒楼的名气之广,享誉大江南北。

无数文人骚客趋之若鹜。

其内特制的“剑南春”更是醇厚浓烈,历久弥香,在京城盛极一时。

此刻,从螭龙河畔离开的季牧背着书篓,走到了这座雕栏玉砌的三层阁楼前。

还未进门,季牧便在外面大喊道。

“老姐,出来接我!”

不多时,月明楼的二层阁楼内,传出了一声骂骂咧咧的声音。

“臭小子,就记得你姐,把老子早忘到天外去了吧?!”

季牧干咳一声,略显尴尬时,楼内却冲出来一道劲风。

一位英姿飒爽的女子风风火火的出来,一把将季牧揽入怀中,还不忘回头瞪了后方一眼。

“记你作甚?还不是你把小牧子送去的那个棺材学宫?”

季牧从女子怀中挣扎探出头来,正好看到了一脸头疼从楼里走出来的父亲。

四目相对,二人俱是看出了对方眼中的那一抹无奈。

“是圣人学宫…”

一边说着,三人一边朝楼内走去。

十年前,喜读诗书的季牧早早便被送往了号称“乱世出良将,清平出圣贤”的圣人学宫。

因年纪尚小,便以书童的身份侍立“书圣”十载,朝夕与文墨相伴。

许是因为埋首苦读忽略了锻炼的缘故,季牧自小便身体孱弱,没少受其他孩童欺负。

每当此际,大季牧四岁的季小硕便会出马帮他讨回场子。

最厉害的一次,这姑奶奶甚至拿着灶房的烧火棍,追杀了一帮欺负季牧的混混整整十里街亭,吓得那帮孩童魂飞魄散、胆魄尽失。

之后每每见到这对姐弟,掉头就跑,再不敢来寻季牧的晦气。

此事后来在月明楼沦为街坊邻里茶余饭后的笑谈,季小硕更是被客人们戏取了个“拼命三娘”的称号。

此刻,月明楼二层隔间中,在外人面前凶悍无比季小硕,正掏出手帕轻轻擦拭着弟弟额间的汗珠,关心道:“小牧子,圣人学宫那老无赖没欺负你吧?”

季牧苦笑一声。

敢直言不讳把七圣中威望最高的“书圣”称作老无赖的人…这天下…大概仅此一位。

“先生待我很好。”

“哦…”季小硕点了点头,随后又面色不善道:“他要是敢欺负你,你就跟姐说,姐亲自杀去圣人学宫,把那老无赖的胡子拔光!”

季牧闻言,想起了季小硕初次与书圣见面的那一幕,一时啼笑皆非。

十年前,季家送季牧来到圣人学宫,面见书圣。

当时季小硕才十余岁,认定这个老头就是要把弟弟从身边抢走的人。

所以初次见面,堂堂书圣就硬生生被薅下了一撮白须作为拜师礼…

摇了摇头,季牧将目光投向窗外,露出了一抹怀念的神色。

月明楼共分三层,层层递进。

一层是主要饮酒作乐的地方,多有江湖侠士来此,豪迈拼酒。

二层要安静许多,主要接待文人雅士,布置格调也是优雅不少。

而三层据说主要接待一些贵人。

虽说如此,季牧记忆中能登上三楼的贵人还真不多。

除自家人之外,仅有两位。

一位就是他如今的授业恩师,儒道至圣。

作为七圣之一的书圣,德高望重,入此三层自是不消说得。

另一位是一位衣着褴褛却面容恬静的老僧。

除这两人之外,季牧再也记不得有谁踏入过第三层。

自己的父亲,也是季牧始终看不透的人物之一。

虽然看起来和和气气,平淡无奇,但季言风却有一个令季牧望尘莫及的地方。

奕棋!

打从季牧学会奕棋开始,直到现在。

季牧不知道与季言风棋盘征战了多少个回合,无一例外,皆是惨败收尾。

季牧不是臭棋篓子。

恰恰相反。

堂堂圣人学宫,人才济济,琴棋书画各自领域都有擅长的人不少吧?

国手都出过几位。

但季牧却依旧难逢敌手,甚至越挫越勇之下,书圣不经意间都得翻车。

不过无论在外头多么风光无限,只要一回到家,面对季父,便如同不会下棋的孩童一般。

往往不消一炷香的功夫。

季牧便不得不丢盔弃甲、狼狈而逃。

对此季牧深藏了十数载的疑惑。

他甚至还向书圣讨教过,书圣闻言却是摇头,笑而不语。

这时,季牧收回思绪,看到拎着一壶酒上楼的季父,乐了。

他的身后,还跟着两位端着棋桌的人。

“嘿…我还就不信了!”

“牧儿,这次回来准备待多长时间?”

“三个月。”

“是因为你娘亲的祭日吧。”

季牧沉默半响,轻轻点了点头。

“啪”地一声,季言风捻起一颗黑子,坚定的落在了棋盘上。

戏谑的看着面容抽搐了一瞬的季牧,季言风呵呵一笑,问道。

“三个月后,还回学宫吗?”

“不了,老师说不能一味读死书,都拿着戒尺把我从书楼打出来了,要知道他之前可从来没有骂过我呢!”

“那?”

“我要去长安。”

“参加殿试?”

“嗯。”

季父眉头微不可察的皱了下。

“或许是为父老了,庙堂勾心斗角,哪里有当一个江湖少庄来得痛快?”

季牧闻言,似是对父亲言语中隐隐表示的反对感到不满,霍然间拍案起身。

由名贵玉石精心打磨而成的棋子顿时散落四溅,落在地上,发出一阵清脆的声响。

“君子当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父亲不也曾说过,大丈夫在世,当有所为,岂可偏居一隅,坐井观天?”最后一句,季牧几乎是瞪着季父说的。

季言风面色如常,眨巴着眼睛,看着此刻气势如虹的季牧,又扫了眼下方一片狼藉的棋盘,啧了一声。

“所以季大圣人就偏偏要赖我这一盘棋?”

“咳…这把就当平局好了,来来来,我们再来一盘。”季牧立马破相,嘿嘿笑着捡起了棋子”

“从圣人学宫回来,进步不小。”

得到父亲夸奖的季牧眼神一亮。

“是吧!原来已经这么明显了么?看来这阶段不断找老师讨教棋道还是有作用的。”

“我是说脸皮。”

就在季牧狂翻白眼的时候,楼下突然传上来一声咆哮。

“哪个劳什子看见大爷我不给钱了?嗯!?”

酒楼内静谧了一瞬,季父与季牧对视一眼,齐齐一叹。

“又来了……”

在这声咆哮传出之后,街道上突兀多出了一道人形凹坑。

月明楼内,客人继续笑谈饮茶,谁也没放在心上,早已见怪不怪。

敢在月明楼找不自在的,也只有不知江湖深浅的莽汉罢了。

门外,头缠面巾的店小二冷哼一声,面无表情的继续回去待客,连接着出手教训的事情都懒得去做。

从菜市场回来的季小硕正好看见这一幕,冷哼一声,走到刚从坑里爬出来的闹事者跟前,照着肚子直接补了一脚,啐骂道。

“滚!”

“咚”地一声,那大汉只感觉腹部传来了一声闷响。

有若鼓音,霸道至极,瞬间占据了他的身心。

下一瞬,他整个人便倒飞了出去,狠狠的撞进了一面墙体之中。

难以想象季小硕那窈窕纤细的身姿之下,竟蕴藏着这等惊人的力量。

许是季小硕脚下留情,闹事之人在废墟中挣扎了几下,便踉跄的爬了出来。

他的眸中现出一抹恐惧。

自己可是突破了潜龙的高手,但方才那一下根本无从防御,且痛感与往日扭打受伤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惊骇之下,他如避蛇蝎,匆匆奔逃。

“成天想踩着月明楼扬名,也不掂量掂量自己有多少斤两。”

看着对方狼狈而逃的背影,季小硕不屑的撇了撇嘴,然后想起来了什么,喜笑颜开的拎着刚刚买回来的瓜果上楼,朝季牧招呼到。

“小牧子,来,吃水果,这些都是姐刚买的,新鲜着哩,下什么棋下棋,下了十多年了也没下赢一把,何苦来哉?”

重开了一局正信心满满下棋的季牧面色一僵。

落子的手势僵在了半空。

“胡说!刚才我就战平了!”

“战平?”季小硕狐疑的看了季言风一眼,从后者精彩的脸上猜了个大概,露出了一副古怪的笑容。

“嗯嗯,老弟真棒!”

“哼,那是!”

季牧拍了拍胸脯,不无自豪,旋即突然想起来了什么,问道。

“对了,没看见小怜啊,在山庄吗?”

季小硕斜睨了他一眼,叹息了一声。

“才想起人家啊?唉,也不知道哪个薄情公子临走前还要给自己的贴身侍女布置任务,如今《论语》的手抄卷都快摆满一个书阁了…”

“布置任务?”

季牧一怔,蓦然间想起自己去学宫前好像是对小怜说了什么来着……

想到这里,他立马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从季小硕手中抓起两粒杨梅塞到嘴里后,季牧疾速飞奔下楼。

在月明楼后院马厩,季牧牵出了一匹如雪般洁白的良驹。

“老伙计,好久不见。”

白马嘶鸣了几声,用头蹭了蹭季牧。

季牧笑了笑,翻身上马,策马扬鞭便直奔城外而去。

月明楼上,季小硕看着那一袋子没怎么动水果,幽幽的叹了口气。

旋即一股脑都扔在了季言风面前。

“新买的,不吃浪费。”

季言风:“……”

继续阅读小说剑酒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11:11
下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11:1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