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已完结小说《诸天从剑雨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经典热门小说《诸天从剑雨开始》是大神级网文作者青涩的猪的代表作,这本书主角是李尔,《诸天从剑雨开始》这本小说又名《我有一剑,决荡诸天》主要讲述了:“相公,喝药了。”曾静端着搪瓷碗,步履轻盈,身段姣好。碗中,是灵芝炖小鸡。李尔看一眼曾静,接过瓷碗,咕嘟咕嘟两口喝净。穷文富武。李尔需要大量财富购买进补的药材,人参,灵芝,何首乌是最好的选择。这些名贵……

已完结小说《诸天从剑雨开始》全文免费阅读

《诸天从剑雨开始》第8章 可否笑一笑?

“相公,喝药了。”

曾静端着搪瓷碗,步履轻盈,身段姣好。

碗中,是灵芝炖小鸡。

李尔看一眼曾静,接过瓷碗,咕嘟咕嘟两口喝净。

穷文富武。

李尔需要大量财富购买进补的药材,人参,灵芝,何首乌是最好的选择。

这些名贵药材,可以快速壮大气血。

练武有根骨的说法,骨根越好,习武天赋越好。

简单说就是根骨好的人,气血天生强大。

当然,根骨不好的人,也可以用海量的药材进补,弥补气血的不足。

真气,就是气血中提炼而来。

武者修炼,也契合道家炼精化气的过程。

李尔自然没有海量的钱财。

他穿越过来,用手表换来的银子不过千两,早已挥霍得七七八八,根本不够练武之用。

一支十年份的野参,几十上百两银子。

一株灵芝,上千两银子。

一天下来,李尔单是进补,也要耗费上千两银子。

这个时代,寻常百姓一家几口,一年到头的花销,也不过才二三十两银子。

若不是曾静卷走黑石八十万两白银,李尔想要练武,可没有这么顺利。

海量的银子用在李尔身上,每天进补,李尔进步喜人。

半个月时间,他已经打通了第一条经脉。

按照曾静的说法,只要修出真气,就算是高手。

曾静本身也不过才打通六条经脉。

像彩戏师连绳,飞针雷彬,两人甚至还不如曾静。

至于转轮王的武功,曾静没有说,因为她也不清楚转轮王的武功修炼到了哪一步。

李尔做了一个比较。

曾静是打通六条经脉的高手,可以压彩戏师和雷彬一头。

那么彩戏师和雷彬应该是打通了四条或者五条经脉,真气不如曾静浑厚。

江阿生擅使参差剑法,武功比雷彬和彩戏师稍微强一点点,差不多也是打通五条经脉,或者跟曾静一样,打通了六条经脉。

转轮王又比曾静强一些,但也没有到碾压曾静的地步,否则也不会被曾静反杀。

这么一算,转轮王应该是打通八九条经脉的样子。

至于武当山上那位一百二十九岁的祖师,李尔摸不准。

那位几十年不履江湖,但他肯定是当之无愧的天下第一人。

无论是哪个位面的张三丰,都是开宗立派,震古烁今的宗师级人物。

即使这是一方低武世界,李尔也不敢肯定那位祖师有没有打通人体十二正经,奇经八脉,从而贯通天地二桥,踏入那传说中的先天境。

半个月打通一条经脉,只能说这是曾静不计银两消耗的结果。

李尔悟性不弱,但他确实是错过了习武的最佳年龄,经脉失去了韧性,要打通经脉,比少年人困难一些。

提起乌鞘长剑,李尔看向曾静,笑道,“阿静,半个月没出门,我出去走一趟,散散心。”

曾静笑道,“快些回来,不要惹事,我给你烧狮子头。”

李尔提剑出门。

这半个月,什么都是曾静在操持,茶米油盐,洗衣做饭,她是一个合格而温婉的妻子。

李尔除了习武练剑,什么都不用管。

看着李尔的背影消失在胡同口,曾静脸上恬淡的笑容收敛,取而代之的是深深忧虑。

她这个相公,天赋太高了。

练习辟水剑法才半个月,在四十一路辟水剑上的造诣,丝毫不比她浸淫辟水剑十几年要差。

两人比剑,若不是她真气浑厚一些,她一点也没有把握拿下这位相公。

正是因为如此,曾静才担忧。

她知道相公是个武痴,罗摩遗体也是相公的目标。

可想要摩罗遗体的人太多了!

李尔走出胡同,踏上长街,路过衙门。

此时已经入夏,天气有些炎热,不过修出真气后,天气对李尔的影响似乎小了很多。

长街对面,一辆囚车驶来。

囚车两侧,许多百姓挎着菜篮子,追逐囚车,往囚车上的人丢烂鸡蛋,以及腐烂的蔬菜。

押运囚车的官差也不制止这些百姓。

这些百姓一面朝囚车上的人砸烂鸡蛋,一面大声骂道,“蛇蝎心肠,好歹毒的妇人,我砸死你!”

“是啊,这个女娃儿长得漂亮,可心肠再歹毒不过,洞府之夜,竟然亲手刺死了丈夫,连年迈的公公婆婆都不放过。”

“我们不该报官,该直接把她浸猪笼。”

人群追逐囚车,骂个不停。

囚车上,是一个女子,年岁不大,不到二十。

尽管穿着肮脏的囚服,也显得娇俏可人。

她脸色青黄,应该许多天没有吃饭了。

形容憔悴,嘴唇乌青破了皮,眼中带着丝丝怨恨,又有丝丝恐惧,任由囚车两侧的人将烂鸡蛋砸在身上,表情麻木也不闪躲。

李尔定睛看着囚车上的姑娘,咧嘴露出了两排整齐白净的牙齿。

是她!

叶绽青。

被转轮王挑中,顶替曾静位置的人,一位蛇蝎美人儿。

不可否认,叶绽青是真的美。

她好似那竹叶青蛇,漂亮歹毒,心冷似血。

李尔掂一掂手上的糕点,面带笑容走向了囚车。

糕点,是带给曾静的。

不过李尔决定,把这些糕点送给叶绽青,她很多天没吃饭了。

两个官差押运囚车,警惕看着迎面走来的白衣公子。

周围的百姓也停下了喝骂,不解望着迎面走来的白衣公子。

这公子,太不凡了!

“停步,你想做什么?”

两个官差已经将手搭在刀柄上,眼中警惕更甚,因为走来这公子提着剑。

李尔笑了,朝两个官差开口道,“两位大哥,李某没有恶意,只是看这姑娘太可怜了,想送她些吃食,劳烦两位大哥通融通融。”

说着,李尔朝两个官差递上了碎银子。

两个官差表情缓和了些。

也是,这女子美是美,但也没有什么身份背景,应该不至于有人当街劫囚,是他们太谨慎了。

接过银子,其中一个官差开口道,“公子不知,此女心肠歹毒,洞房之夜刺死丈夫,又刺死公公婆婆,不值得可怜。”

“是啊公子,你千万不要可怜她,这样歹毒的妇人,要下十八层地狱的!”

周围的人也开始哄闹起来。

在人群的哄闹声中,叶绽青睁开眼,阳光是如此刺眼。

叶绽青看到一个白衣公子缓步朝她走来,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眼神也是那么温柔。

叶绽青愣愣看着,一时间忘了自己的处境。

李尔不顾周围人群劝说,走到叶绽青面前,抬手将一个糕点递到叶绽青唇边,眼神中带怜悯,轻声道,“姑娘,你一定饿了。”

叶绽青偏头,她不敢直视眼前这个如神仙一般的人。

自己这副肮脏的模样,怎么面对这位公子?

李尔再次将糕点送到叶绽青唇边,笑道,“姑娘,吃吧。”

叶绽青不敢看李尔,冷漠道,“我是一个歹毒的女人,杀了自己的丈夫和公婆,不值得你可怜。”

李尔摇头,“没有天生的恶人,更没有天生就歹毒的女人,你这么做,或许有你自己的苦衷。我给你糕点,不是因为可怜你,只是我觉得你饿了,想把糕点喂给你而已。”

叶绽青转头,直勾勾看着李尔,她眼睛恢复了神采,默默流下了眼泪。

李尔将糕点送到她唇边,她张口,将糕点咬进嘴中,细细咀嚼,眼泪不住流淌,划过青黄面颊。

李尔一个接一个糕点喂给她,她也不说话,眼珠子一转不转看着李尔,眼泪流个不停。

周围,人群还在大骂,李尔却毫不在乎。

将几个糕点喂完,李尔伸手,替叶绽青抹干净眼角的泪水,声音温和道,“姑娘,你笑起来应该很美,可否笑一笑?”

叶绽青张张嘴,她想笑,可她笑不出来。

李尔自顾自笑了,提着长剑转身就走,很快消失在众人眼中。

在人群的辱骂声中,在烂鸡蛋和腐烂蔬果的攻击下,叶绽青扭头看着李尔消失的方向,泪水已经模糊她的视线。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