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蝉声且送阳西》全文免费阅读

看玄幻文,千万不要错过雨落竹冷的《蝉声且送阳西》,这本书的男女主角是宁不凡叶辰主要讲述了:几十里路程不过半日。烈阳当空,一行人行至江北城门数百步外。正午时分,城门却是紧闭,城墙内外布满弓弩手,城门左右两侧驻扎数千兵马,人口窜动,却寂静无声。再仔细一看,领头之人左臂已断,扎着白布绷带,神色憔……

小说《蝉声且送阳西》全文免费阅读

《蝉声且送阳西》第10章 此事蹊跷

几十里路程不过半日。

烈阳当空,一行人行至江北城门数百步外。

正午时分,城门却是紧闭,城墙内外布满弓弩手,城门左右两侧驻扎数千兵马,人口窜动,却寂静无声。

再仔细一看,领头之人左臂已断,扎着白布绷带,神色憔悴,眼中却有怒火,不言自威。

叶辰眼力极好,他摆手止步。

“姜姑娘,你看前方那人,可是熟人?”

姜格定睛一看,惊呼出口:“胡将军!”

此人正是当初护卫姜格突出重围的那位铁血硬汉,他二人离去之后,胡将三十多人陷入数百人包抄围剿,本以为性命不保,没想到他竟然还活着,他的身边不见那位忠诚憨厚的二虎身影,想来已是遇难。

姜格忍不住潸然泪下,在众人或疑惑或调侃或感慨的目光下,她身子颤抖,缓缓蹲下,轻微抽泣,哽咽了一会儿,站起身来大声喊道:“胡将军!”

宁不凡微微一笑,虽然平常这位公主殿下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沉稳,毕竟只是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

远处的领头将领听到呼喊,疑惑的看向跑过来的娇小人儿,看清来人,他目光一怔,口中竟发不出丝毫声音。

将士们疑惑的看着这位杀伐果断的胡总兵不知为何忽然愣住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跑去,跑了几步竟还摔了个满身尘土,好不狼狈。

待至两人相见,胡将脸色一冷,呵斥道:“公主殿下怎能如此不顾及皇族礼仪风范!哭哭啼啼成何体统。”姜格止住哭声仍是眼圈微红,她打量前方憔悴的将军,断了一条臂膀,眼下到嘴角有一条可怖血疤,伤口处仍有鲜血渗出。

“舅舅,你的手臂……”她刚止住的泪水又宣泄而下。

胡将内心一软,嗓音微颤:“云儿,你无事便好,我这区区一条手臂算得了什么,所幸….你回来了,你回来了….便好。”

李三思等人大感意外,他们知晓这位女子身份尊贵,却没想到还是有些出乎意料,此女竟是天风国姜王唯一嫡女,这可是顶破了天的尊贵身份,以几人情谊,若是求情于她,寨主性命应是无忧,他们虽是振奋,此番场景也不好表露欣喜之色,只好静默。

几人走近,宁不凡朝胡将抱拳行礼:“胡将军,那时我与缙云公主突出重围,实乃将军拼死守卫,宁钰承将军恩情,因此带着公主一路逃亡,途中遭遇数十次危机埋伏,幸好宁钰剑道大成身怀绝技,十步一杀,血染荒野。以性命相拼这才保下公主相安无事,此行虽万般艰辛,但宁钰想起将军之恩,身死难报,如今公主平安而归,借用战马理应还与将军。”

胡将听得动容,此人看似儒雅书生,竟是文武双全世间罕见忠义之辈。

叶辰耸肩,就当没听到,反正他也习惯了这厮的胡言乱语。

李三思及身后众人不知实情,心里想到宁公子不愧为天机榜首,果真不凡。

姜格破涕而笑,也没反驳,而是真诚说道:“此行多亏宁公子,否则缙云性命怕是只在毫厘。”

“先入城。”

胡将带头领着几人往城门口赶去,城上军士看将军要入城不敢阻拦,立马呼喊人手打开城门。

一行人等鱼贯而入,行至街边却见家家户户紧闭大门,街上只有飞驰而过的一队队兵马。

“胡将军,这是?”缙云公主已经平复心境,好奇问道。

胡将板着脸:“江北城主将陆之唯暗通北沧国,只为争夺天机榜首宁钰宁不凡。此前围杀我等之人正是此人派去,昨日我深陷重围,身受重伤,命本该绝,二虎等人却以死拖住敌军步伐,带我冲出一条血路,三十多人全军覆没,幸而在赶往江北城途中,有孟河家嫡系次子孟河离苏以五百飞鹰卫相助,才逃脱此难,据孟河离苏所言,月前设计几次三番伏杀之人也是这陆之唯。”

孟河家主是朝堂三公之一,身份尊贵,其下嫡系长子孟河朗更是手握天下一半军权,号征西大将军总领总督职衔,文武俱在,乃是天风国三大世家之首。

他看似无意间用余光扫了一眼宁不凡,继续说道:“孟河离苏此时正在将府与守城各文武议事,你们舟车劳顿,暂且安置下来歇息,我自去找他。”

李三思皱眉问道:“敢问胡将军,草民虽身份卑微,却也能看出一些问题,那孟河离苏怎知是陆之唯叛国?”

“他说曾收到督察院密报,一得知此等消息,孟河离苏便直达江北城,那时陆之唯已逃,我虽有些疑虑,但督察院直隶圣上,不容作假。”

李三思虽觉得此间仍有蹊跷,但已然论及当今皇帝陛下,他自然不敢再多加言语。

胡将带领众人到一宽阔府邸,转身对姜格说道:“城外有我昨日急件招来的数千精良兵马,缙云公主今夜暂且歇息,几位客人也有仆役安置房间,明日臣护送殿下回返万京。”

待胡将离去,入了待客大殿,几人稍作歇息,李三思还是忍不住朝宁不凡说道:“宁兄,此事虽不祸及我等,但我仍然觉得胡将军所言之事其中巧合甚多。”

督查院知道陆之唯叛国消息时机巧合,孟河家飞鹰卫来的时机也甚是巧合,最重要的是陆之唯生死不明,叛国之人,竟逃得出江北城,即使逃了,又怎能安置数百精兵围杀胡将。

宁不凡微微一笑,沉吟道:“李兄,方才你甚是草率,须知胡将军若是当真轻信他人,又怎会在飞鹰卫把持江北城城防之时,再从旁处征调数千精良兵马,若是他当真轻信孟河家,又怎会告知我等明日迅速离去?他此番遭此大难,身旁亲卫死伤殆尽,若非逼不得已,不报此仇又怎会轻易离去此地。”

李三思惊疑不定。

叶辰表示啥也听不懂。

姜格反应倒是平淡,却也在暗自思索。

宁不凡嘴角勾出一丝弧度:“这胡总兵可是个外粗内细之人,否则又怎会被安排护送公主遥遥万里来此荒芜之地,无论此事真相如何,我等不必理会,胡将军既然活着,那么以他之手,想必已经安排妥当,放心便是。”

何况他还有个便宜打手叶辰,那可是位一品入脉的世间绝顶高手,虽说不知他来到宁不凡身边究竟是何用意,但这些一两天观察下来,此人也是侠肝义胆之辈,既然已经与他结拜,便不会危害到他。

他并不觉得当初叶辰出现是偶然,若无绝密准确情报,怎么可能出现在宁不凡逃亡之路,他当时使用话术将其留在身边,何尝不是给了叶辰一个台阶,一个正大光明出现在他们身边的借口。

与这些人接触当真烦闷,一个个的都有别样心思和目的,宁不凡不禁回想起,柳村那位同他一起长大,单纯的陈家大少,陈晨若是知晓他心里热血激昂的江湖竟是这般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光景,也不知他究竟,会不会感到些许失望。

“宁公子为何发笑?”

“无事,想到一个傻子。”

继续阅读小说蝉声且送阳西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11:38
下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11:4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