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虞夜归人》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秦风李笑一小说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大虞夜归人》,它的作者是流浪的狐狸,主角是秦风李笑一主要讲述了:李府。李笑一坐在梳妆台前,由香茹给她整理妆容。“小姐,晋王不日即将启程回京,高兴嘛?”香茹看向铜镜内的李笑一,她脸上充满了笑容,也写满了期待。皇上和晋王立约,如果庐王不能按时进入皇城,他是可以启城回京……

《大虞夜归人》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秦风李笑一小说

《大虞夜归人》第9章 知身份十面埋伏 谈笑间暗生情愫

李府。

李笑一坐在梳妆台前,由香茹给她整理妆容。

“小姐,晋王不日即将启程回京,高兴嘛?”香茹看向铜镜内的李笑一,她脸上充满了笑容,也写满了期待。

皇上和晋王立约,如果庐王不能按时进入皇城,他是可以启城回京的。

天家心意,李笑一也猜不透。

不过好在庐王的进京队伍浩浩荡荡的,至今距离京城还有三百余里。

李笑一认为,庐王此人,暴虐好色,但好歹也是皇族,这也就是为何只让人骚扰他的车队,拖延他进京的时间,而不伤害他的原因。

皇城,御花园内。

皇帝正在喂养鱼儿,陈公公垂手立在身旁。

“庐王既已进京,为何不入皇城呢?”陈公公轻声问道,生怕惊吓了鱼儿。

皇帝轻撒鱼食,引得鱼儿游荡。

“想今日进皇城,恐非易事。”皇帝感慨道。

“主子何故担心,庐王做事隐秘,若不是奴才偶遇,也未知庐王已进京。”陈公公低声说道。

“恐你昨日同朕说起此事,此刻,已传出宫外。”皇帝的话,吓陈公公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奴才疏忽了,请主子责罚。”陈公公哀求道。

“起来吧。”皇帝也不生气,继续喂养鱼儿。

陈公公战战兢兢地站了起来,“要不要奴才带人接庐王进皇城?”。

皇帝摆了摆手,道:“我这个儿子啊,他要是连这皇城都进不来,倒是让我轻看了。”

陈公公低头不语,当初要宣庐王进京继任太子的时候,李府和沈府那可都是持反对意见的,沈府还是强行推辞掉了和庐王的婚约,如今庐王和李笑一与沈灵亲密的关系,倒让这个皇宫的太监总管看不透了。

李府。

李笑一站在观鱼台处,轻撒鱼食,悠闲自得。

那日父亲说晋王入府,未曾到过观鱼台,李笑一心中想着,若晋王近日回来,她倒要领过来,让父亲看一看了。

李府管家李二慌慌张张地走了过来,神色紧张,直接上了观鱼台。

“何事如此紧张?”李笑一问道。

李二压低了声音,道:“宫中传来消息,庐王已经进京。”

李笑一一惊,手中的鱼食落水,引得鱼儿相互追逐。

根据确切消息,庐王的车驾仍在京城三百里之外,怎么会突然进入京城呢。

“皇后已将今日的巡城司军卒全部调离,让你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庐王进入皇城,画像已在绘制当中,稍后传出。”

听了管家的话,李笑一表情凝重,庐王居然在她的重重阻扰之下,进入京城,让她有些意外。

“可知庐王今日从何门进入京城?”李笑一追问道。

“先生,宫中给的消息是庐王已进京数日,不知何故,未进皇城。”李二低声道。

李笑一觉得自己听错了,又问道:“你再说一遍。”

“进京数日,未进皇城。”

庐王进京数日,居然瞒过了所有人,这个庐王,绝非等闲之辈。

李笑一脑海中瞬间出现了一个人,就是秦风,想到此处,她手扶柱子,极力稳定自己的情绪。

她无奈地笑了笑,对着管家吩咐道:“你去通知徐长老,让他带人去水阁,给我备车驾,我要去外出。”

“先生莫急,切勿乱了方寸,还是等宫中的庐王画像吧。”李二劝道,没有画像,就没有人知道谁是庐王。

“我已知庐王是谁,不用画像了。”李笑一眼神坚定。

这一下,轮到管家吃惊不已。

明镜客栈。

秦风看了一眼李笑一差人送来的书信,道:“恐怕这位李先生已经知道了我的身份。”

雷鸣和胡笳立刻紧张起来。

李笑一是晋王未来的王妃,晋王是皇后的嫡子,也是大臣们认定的太子,是庐王最大的竞争对手,而且上一任的宣德太子之死,还传闻和晋王有一些牵连。

“公子,不如我们直接进皇城吧,免得节外生枝。”雷鸣担心地说道。

秦风轻笑一声,道:“这个李先生,她既知我是庐王,又能奈我何,况且晋王的麻烦不解决,既是入了皇城,这麻烦也会一直在,不如进皇城之前,索性把麻烦解决掉好了。”

胡笳还想再劝,被秦风摆手制止了。

水阁,一家京城有名的酒楼,因水环庭院而得名。

今日水阁,空空荡荡,只留二楼李笑一所在的包间。

秦风走进房间,看到发呆的李笑一,笑道:“先生想何事,竟如此出神?”

李笑一一愣,见是秦风,起身,躬身行礼。

“公子进京数日,妾身也未曾好好款待,今日宴席,皆为公子所设。”

两人落座。

李笑一心中不是滋味,这个仗义出手,温文尔雅的人,怎么也和肥胖硕大,暴虐好色的庐王联系不上。

“公子好手段,瞒的妾身好苦。”李笑一说着,端起桌上杯中酒,一饮而尽,一连三杯。

秦风不语。

三杯酒一下肚,李笑一脸色红润,道:“今日美酒佳肴,妾身作陪,我们饮酒作诗到天明,可好?”

“能与先生同饮,此乃人生乐趣,有何不可。”秦风说完,端起酒杯,同李笑一敬了一杯,一饮而尽。

“那日林中偶遇,便已视李先生为知己,朋友之间,一片坦诚,我无事瞒着先生。”秦风大大方方的地说道。

李笑一冷哼一声,讥讽道:“公子身份尊贵,何故装作夜归人呢?”

“我入夜归人多年,未曾欺瞒先生,大理寺可查,况且先生不是已经查过了嘛。”秦风说道。

“事到如今,公子还要瞒我不成。”李笑一盯着秦风,满脸怒容。

秦风倒也平静,笑了笑道:“我究竟有何事瞒了先生,惹得先如此动怒。”

“阁下是庐王,大虞王朝未来的太子,对吗?”李笑一厉声说道。

秦风听罢,依旧满面笑意,毫无惊色,道:“此事我亦没瞒先生,那日相府观鱼台,我已将自己的身份告诉了令尊,难道他没有告诉你吗?”

李笑一无言以对,父亲确实告诉她禾公子就是庐王,只是她不相信罢了。

“庐王好手段,竟然算计相府。”李笑一此刻才明白了秦风当日醉酒的意图。

“先生此话差异,那日醉酒,我本是要回客栈的,是先生将我带回了相府,何来算计之说,要说起算计,我可比不了李先生。”秦风的一席话,怼的李笑一哑口无言。

“我与先生相交,是君子之交,心中坦荡荡,绝无坑害之意,若有二心,也不会坦然赴宴。”秦风正气凛然地说道。

“你既已知,那今日就与妾身在水阁,一醉方休可好。”李笑一投去了期盼的眼神。

今日今时,这水阁内外,已经布满了杀手,这去皇城的路上,依然是十面埋伏。

秦风冷冷一笑,道:“今日我不进皇城,晋王也未必是太子,先生真觉得,凭一己之力,就能左右朝局吗?”

“庐王若今日不进皇城,晋王便有希望。”李笑一坚定地说道。

秦风一声长叹,道:“如今说来,倒是我错了,挡了晋王的路。”说罢,端起桌上的酒杯。

“我这第一杯酒,敬先生,那日林中遇,何如当初莫相识;我这第二杯酒,还敬先生,若非离别时,岂知相思苦。我这第三杯酒,依旧敬先生,她朝若是同淋雪,此生也算共白头。”秦风三杯酒下肚,已将心中倾慕吐出,那日林中偶遇,那个趴在轿帘上的女孩已经深深落入他的心扉。

李笑一听罢,双目紧闭,秦风这是和她告白,也是在和她诀别。

“妾身让公子失望了。”李笑一双眼饱含泪水看着秦风,道:“那日救我,你可曾悔恨。”

“无悔,只是后悔遇见姑娘了。”秦风淡淡一笑。

李笑一嘴角轻翘,强挤一丝笑颜,道:“即使你出了水阁,这皇城,今日依旧进不去。”

秦风坏坏一笑,道:“那不如和我和先生打个赌,看看今日是否能进这皇城。”

“你想怎么赌?”李笑一反问道,此时此刻,这个男人依旧信心满满。

“若我今日进得皇城,他日能否约先生泛舟同游。”秦风看着李笑一。

“如若你进不去呢?”李笑一试探着问道。

秦风轻声一笑,“那就要看先生的意思了。”

继续阅读小说大虞夜归人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11:48
下一篇 2022年8月11日 下午11:5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