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完结小说《绝世师尊:孽徒太放肆》最新章节

《绝世师尊:孽徒太放肆》小说是网络作者醉梦流年的倾心力作,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云溪容澜,《绝世师尊:孽徒太放肆》这本小说又名《师尊在上,请受徒儿一嫁》主要讲述了:容澜并没有回应云溪的话,冷冰冰地道:“带我去见皇帝。”林越听到这道声音,心中略感怪异,同时也再次变得警惕起来,为了安全起见,他便问道:“敢问容王殿下是否在马车里?”刚才那一道声音听起来非常年轻,他认为……

已完结小说《绝世师尊:孽徒太放肆》最新章节

《绝世师尊:孽徒太放肆》第005章 你们是想皇帝死吗

容澜并没有回应云溪的话,冷冰冰地道:“带我去见皇帝。”

林越听到这道声音,心中略感怪异,同时也再次变得警惕起来,为了安全起见,他便问道:“敢问容王殿下是否在马车里?”

刚才那一道声音听起来非常年轻,他认为绝不可能是容王殿下本人。

但身份令牌却又是真的。

然而皇帝病重,如今属于非常时期,他们也接收到了命令,就算是官员,也不得随便放进皇宫。

因此林越的心里很纠结。

容澜沉默了下来。

云溪轻挑了一下眉梢,笑问道:“师父,他是不是怀疑你的身份?”

马车外的叶茂叹息道:“少爷太年轻了。”

云溪听到这话,却是禁不住扑哧一声地笑了出来。

容澜淡淡地瞥了云溪一眼,问道:“你笑什么?”

云溪眨了眨眼睛,道:“徒儿只是在感慨师父您老人家的驻颜之术特别厉害。”

容澜看着云溪,露出了一丝古怪的表情。

这个徒弟最近到底是怎么了?

为何总是称呼他为老人家?

虽然他在皇族之中的辈分是很高,但他的年龄应该还称不上一句老人家吧?

外面的禁卫军依旧是不肯放行,他们直属皇帝管辖,担任护卫皇帝和皇宫的安全,任何身份不明之人,都不能放进皇宫里。

一旦出事,他们都得要死。

其实也不能怪他们,毕竟容王对于很多人来说,都只是一个传说而已。

他们谁也没有见过真正的容王。

虽然是有令牌,但他们还是不敢随便放行。

“师父,你的身份令牌居然不好使啊!”云溪眯了眯眼。

“少爷,现在该怎么办?”叶茂的声音又从马车外传来。

容澜面无表情,冷冷地道:“让容泽辰出来。”

林越自然是有听到这话,他也没有犹豫,立刻让人去通知太子容泽辰。

过了好一会儿,容泽辰才急急忙忙地来到宫门前,他的额头还渗出了一层汗水,行礼道:“皇侄孙见过皇叔祖。”

“带我去见皇帝。”容澜的声音还是十分冷淡。

“是。”容泽辰恭敬地回应了一声。

而跪在前方的禁卫军们,也终于知道坐在马车里的人,确实是传说中的容王殿下。

但听声音也是真的十分年轻,几乎所有人的心中都带着一丝怪异感。

其实容泽辰在第一次见到容澜的时候,也被对方的年轻模样给震惊到了。

之前他是快马加鞭赶回皇宫的,皇帝如今病重,那么身为太子的他,自然是要处理很多事务。

皇宫里有很多规矩,其中一项便是马车不得在宫内行驶。

不过容澜身份特殊,属于一个例外。

因此他们的马车直接行驶进入了皇宫。

由太子容泽辰引路,他们很顺利地来到了皇帝的寝宫。

皇帝居住的寝宫叫做长生殿。

“师父,我也想去见皇帝。”云溪连忙说道,其实她是有点好奇皇帝的长相。

皇帝既然是师父的侄子,那么皇帝的相貌应该也不会长得太差吧?

但肯定没师父好看。

容澜没有拒绝。

云溪便兴冲冲地跟着容澜一起下了马车。

毕竟是皇帝的寝宫,为了保护皇帝的人身安全,四周围都有不少的护卫在守着。

如今的皇帝是沧澜国的第三任皇帝,尊号为宣元帝。

宣元帝病重到无法起床,也已经有半个月之久了,此时的长生殿,除了太子和皇后,以及御医之外,谁也不能进去。

云溪觉得有些奇怪,之前她听茂叔说起过,宣元帝今年才不过三十七岁,怎么会病重到这种程度?

因为有太子容泽辰在,容澜和云溪都很顺利地进入了长生殿内。

容泽辰对于云溪的来历有些好奇,但此时也并不是发问的时候。

初见此女子之时,对方也是身穿一袭火红色的衣裙,容貌比他见过的所有女子都更精致漂亮。

艳而不俗,媚而不妖。

绝丽无双。

称得上是倾国倾城了。

但他们当时却连一句话都没有说上。

既然是皇叔祖的徒弟,那么必然是有过人之处的。

长生殿内,除了皇帝与他们三人之外,还有几个御医在。

宣元帝正躺在龙床上,面色苍白如纸,唇瓣透着一抹乌黑色,俨然是中毒的迹象。

“师父,皇帝好像是中毒了。”云溪神色微凝,师父会医术,虽然不算特别高超,但师父也会教她一些有关医药方面上的知识。

守候在床沿前的王御医走上前几步,他是太医院首座,先是扫了容澜和云溪一眼,然后又狐疑地看向容泽辰,道:“太子殿下,他们是……”

“这位是容王殿下。”容泽辰给他们介绍容澜的身份,然后又介绍云溪,“她是皇叔祖的徒弟。”

几位御医闻言,似乎被惊到了,随后便纷纷向容澜行礼。

不过容澜并没有理会他们,径自走到床沿前,然后在床侧坐下,表情淡然地给宣元帝把脉。

几位御医见状,不由地面面相觑。

云溪站在容澜的身边看着,暗想道:皇帝明显是中毒了,找师父回来有用吗?毕竟她从未见师父玩过毒药。

容泽辰也在看着容澜,但他的心情却是十分紧张。

他不知道这位皇叔祖的医术有多厉害,但父皇在昏迷之前,独自见了他,但谈话的内容却与朝政无关。

父皇给了他一个地址,让他偷偷离宫去找皇叔祖过来。

他从未见过这位皇叔祖,在他出生之时,皇叔祖便没有在奉天城居住了。

便在此时,容澜突然出声道:“你们都先出去。”

容泽辰有些犹豫,他看着容澜,道:“皇叔祖,父皇的身体……”

然而他的话还没说完,便被打断了。

容澜冷冷地道:“出去。”

容泽辰的表情禁不住一僵。

见他们还愣在原地不动,容澜便觉得有些不耐烦了,如冰的冷眸扫向他们,轻启薄唇:“你们是想皇帝死吗?”

众人的面色顿然一变。

“皇帝是我师父的侄子,我师父总不会害死他的。”云溪开口道:“而且你们的担心分明就是多余的,这里可是皇宫,你们又是亲眼看着我们进来的,如果皇帝出了什么事,那么我们也是难逃死罪。”

“既然如此,那么我们便到外面等候皇叔祖的好消息。”容泽辰说完之后,便示意几位御医与他一起出去等待。

继续阅读小说绝世师尊:孽徒太放肆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2日 下午8:31
下一篇 2022年8月12日 下午10:0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