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版《我在魔教教书育人》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作者是千丝戏的热门新书我在魔教教书育人火爆上线,主角是顾泽柠封尘谨,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我在魔教教书育人》这本小说又名《一不小心,苟成了魔教教主心尖宠》主要讲述了:封尘谨在梦里感觉自己被压在大山下,喘不动气,猛的一下睁开了眼。只见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压在自己身上,一只腿横跨在他的大腿上。封尘谨危险的眯了眯眼睛。他只记得自己算得近日冰魄玄莲即将成熟,那是一种极其罕见的……

完整版《我在魔教教书育人》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我在魔教教书育人》第4章 谁比你惨?

封尘谨在梦里感觉自己被压在大山下,喘不动气,猛的一下睁开了眼。

只见一个毛茸茸的脑袋压在自己身上,一只腿横跨在他的大腿上。封尘谨危险的眯了眯眼睛。

他只记得自己算得近日冰魄玄莲即将成熟,那是一种极其罕见的药材,十年开一次花,虽不可根除自己体内的神煞毒,但可抑制,便提前出关去取。

竟不知已被苍梧派的人捷足先登了,他历来恨绝苍梧派众人,便抢了玄莲随手杀了那些人。哪曾想体内神煞毒过于霸道,与融合的冰魄玄莲相碰撞,虽然毒素得以抑制,但也使自己受到重创,暂时修为尽失,体态缩小。

封尘谨看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伸手便掐住了顾泽柠的脖子。

顾泽柠梦见自己家的狗子正在用爪子挠她的脖子。“别闹。”她一把按住爪子放在自己胸前,将头换了个方向。

封尘谨瞳孔猛然放大,手上温软的触感过于刺激,以至于他没有及时将手抽回。

他看着睡着的那张脸,眉眼温顺,鼻子小巧,樱花粉唇,睡着时微张着小口,显得格外娇憨。

他记得昨晚明明是要杀掉她的,奈何刚遭受重创,在晕倒之前也没能杀死她。却不料,她竟然将自己带回家,还和想杀她的人同床共枕。

封尘谨嗤笑一声,愚蠢。算了,不杀了,他倒要看看她还可以有多蠢。

戴着铃铛的小辫子依旧从耳后落在床上,带着几分慵懒。

顾泽柠醒来时天已经大亮,拍了拍自己的脸,企图让自己更清醒些。突然想起一件事情,立即看向自己身边。

空空如也,大美人呢?昨天晚上明明弄回来就睡她身边的啊。

吱啊一声,门被推开了。

顾泽柠立刻朝门口看去,与背光而来的人目光相接,她一时失了神,依旧是一身红衣,略微苍白的脸上毫无瑕疵,那双丹凤眼眼尾略向下撇,眼神淡漠,颇带了点厌世美人的意味,是一种中性美,女子的轻灵,男子的坚毅,无丝毫媚态。

封尘谨看了一眼顾泽柠,不顾她的打量径直走向一旁的桌椅旁坐下。

顾泽柠星星眼,飞快穿好鞋子飞奔过去,“大美人,原来你没走,吓死我了。”她还没看够,怎么能先走了呢?

封尘谨眼皮微抽,大美人?还从没有人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看着大美人并不理她,没关系,这怎么会难倒有社交牛逼症的她呢!

“我昨天救了你。”顾泽柠眯着眼睛笑着,自行邀功。

封尘谨放下手中的茶杯,正眼看着笑的一脸灿烂的顾泽柠,“所以呢?你想要什么报答。”

顾泽柠脱口而出,“救命之恩当以身相许!”

话说完,两人同时愣住了。

封尘谨看着顾泽柠,眯了眯眼睛,眼里满是杀意,勾唇笑道:“当真?”她大概是发现他的真实身份了,杀了吧。手指微动,有什么东西从指尖爬出来。

顾泽柠捂脸,太犯规了,小姐姐,那一笑把顾泽柠笑没了,颜狗原地爆炸。

不行不行要稳住,不能吓到大美人,“当然是,咳咳,当然不是,美人姐姐莫气,只是看多了话本子,话顺口就出来了。”

美人姐姐?封尘谨古怪的看向顾泽柠。

顾泽柠不知道大美人为什么这么看她,想来是不喜欢自己叫她美人姐姐,还是喜欢大美人。

顾泽柠随后又道:“那啥,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不求回报。”她单纯是见色起意。

封尘谨抚弄着自己的指尖,那里的小东西又爬了回去。

他打量着顾泽柠,好像是在思考她话里的真实性,罢了,一个毫无内力的普通人,料想也翻不出什么大花浪,留她一段时间。

如果顾泽柠知道她的大美人其实是她的最高领导,并且一直在想着杀掉她,不知会作何感想。

封尘谨丹凤眼微弯盯着顾泽柠,轻声说道:“想来姑娘也不是挟恩相报之人,那我就在此谢过。”

“那是当然!”顾泽柠开心到原地起飞,大美人又对我笑了。

想到昨天晚上的情形,顾泽柠小心翼翼的问道:“你昨晚怎么一个人出现在那里,好像还受了伤?”

顾泽柠看着陷入沉思的人,难道不方便说出口,所以在斟酌措辞,总不至于在编借口吧。不,大美人才不是那样的人。

不得不说,顾泽柠真相了,封尘谨想好借口,面不改色的回答道:“途中遭遇盗匪劫色,在属下的拼死保护下才有幸逃出。”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顾泽柠都能想象到当时凶险万分,忍不住叹息道:“美丽果然是原罪,要是长的丑的,人家只劫财。”

封尘谨嘴角一抽,这是重点?

“那你的家人呢?怎么放心你一个人外出。”顾泽柠想,她要是有这么漂亮的女儿,恨不得拴在裤腰带上。

封尘谨神色暗淡,紧抿着唇,就在顾泽宁以为他不会回答时,低沉带着些微凉的声音响起

“我没有家人。”

顾泽柠愣住了,看着面色苍白的少女,垂着眼睛,消瘦的身形显得尤为孤独可怜。

“抱歉,我不知道。”

“没关系。”

“那你其他的亲人呢?”

“都死了。”封尘谨觉得不够,继续补充道:“就算没死也快了。”反正他会把他们一个个折磨致死,怎么办,想想都兴奋呐。

顾泽柠:“……节哀。”你们家是捅了阎王窝吗?

她不知道怎么安慰大美人,其实她们同病相怜,在这里她也没有家人,大美人好歹是这里的土著,她算是个外来入侵者。

别的外来者,各种金手指,屌翻天了,她却只能在线卑微。

“那你可有去的地方?”

封尘谨摇摇头,“身无分文,无家可归。”

谁惨得过你啊,顾泽柠就问,还有谁?

顿时整个房间陷入了沉默,顾泽柠不知道大美人该作何安排,要是放她原来的世界,整个就一五保户,政府会管,给不少救济,显然在这里是不可能的。

大美人孤身一人,她的美貌就会给她带来许多麻烦,美丽往往是原罪。

顾泽柠想了许久,终于下定决心,笑着看向封尘谨,眨了眨眼睛,“我也没有家人,要不咱俩凑凑,你当我的家人,我保护你。”

封尘谨眼波微动,指尖轻轻颤动,家人吗?可他不需要,回答却是,“好啊。”

有趣,许久不曾遇见这么有趣的人了,反正现在修为尽失,何不先呆在她身边,陪她玩一玩。

顾泽柠开心极了,一把握住封尘谨的手,“从今以后咱们就是彼此的家人了,我叫顾泽柠,以后顾姐罩你。”大美人是她的了。

她在魔教可不是白呆的,虽然武功没学会,但歪门邪道学了一箩筐,保护大美人还是够的。

封尘谨垂眸看着与他相握的手,平静的说道:“你可以唤我阿瑾。”

顾泽柠笑着看向阿瑾,“我将去药神殿吊唁殿主,阿瑾可愿随我一起去?”

“好。”

继续阅读小说我在魔教教书育人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2日 下午10:11
下一篇 2022年8月12日 下午10:1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