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魔教教书育人免费阅读,我在魔教教书育人全文在线阅读

火爆古代言情小说我在魔教教书育人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千丝戏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顾泽柠封尘谨,《我在魔教教书育人》这本小说又名《一不小心,苟成了魔教教主心尖宠》主要讲述了:顾泽柠站在楼阁上往下看,园林四起,满园春色,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顾兄在想什么?”宋喜宝觉得那底下景色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他们苏州的园林呢?顾泽柠想着刚刚大殿里所有人的反应,为什么就没有人怀疑凶手另……

我在魔教教书育人免费阅读,我在魔教教书育人全文在线阅读

《我在魔教教书育人》第9章 被猴子拿了三杀

顾泽柠站在楼阁上往下看,园林四起,满园春色,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

“顾兄在想什么?”宋喜宝觉得那底下景色没什么好看的,还不如他们苏州的园林呢?

顾泽柠想着刚刚大殿里所有人的反应,为什么就没有人怀疑凶手另有其人呢?这不就是凶手想要的结果吗?

顾泽柠试探性的问道:“你们说魔教教主与药神殿无冤无仇,怎么就杀了殿主呢?”

宋喜宝当即用见怪不怪的语气说:“唉,都说了是魔头了,杀人不眨眼,这不很正常吗?”

顾泽柠又看向封尘谨,封尘谨漫不经心的回答道:“想杀便杀了,这还需要理由?”他一贯如此。

顾泽柠真想抓着他们的脖子将他们摇醒,就是有你们这样的思想,才给真正的凶手有了可乘之机。

如今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局面,顾泽柠顿时感觉自己任务艰巨,她要成为全村的希望。

“阿瑾,宋兄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想起来还有点事要问谢夫人。”

“那你早些回来,我等会找你玩。”

“好。”

顾泽柠来到灵堂前,慧能大师不在,只有一个小沙弥和一只猴。

她顿时笑意盈盈的走上前,“小师傅念经呐?”

“女施主有何贵干?”和尚双手合十向顾泽柠行礼。

“我来拜祭殿主。”

“这边请。”

顾泽柠磕头上香,慢慢走近棺材,想要查看殿主身上的伤口,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

躺着的人穿戴整齐,压根看不到什么,顾泽柠偷偷的伸手想要去掀殿主的衣服。

“嗷嗷嗷”猴子一下向顾泽柠扑过来。

“妈妈呀!”顾泽柠连忙跳开,靠,差点毁容了,她恶狠狠的瞪向那只泼猴。

“女施主这是做什么?”和尚一脸警惕的看着顾泽柠。

糟糕,她可不能被怀疑,顾泽柠顿时将裙子一撩,身子一扭,走向和尚,抛了一个媚眼娇声道:“人家只是好奇鸦羽是怎样伤人的,想长长见识,小师傅不会连这点愿望都不满足人家吧?”

她看三护法经常这么做,然后那些人便让她为所欲为,百试不爽。

“女施主可有眼疾?”

顾泽柠一下黑脸,你妈的,我看你有眼疾。

最后顾泽柠被一人一猴赶出了灵堂。

First blood!

夜深人静,所有人都睡了,顾泽柠怀里抱了一包东西,鬼鬼祟祟的出了房门。

还有两天就要下葬了,她得抓紧时间查看,今晚准备大干一场,一雪前耻。

有趣,封尘谨勾起唇角,一路跟着顾泽柠来到了灵堂。

此时夜风一吹,灵堂前的白幡飘扬,正中间放着一口棺材。

顾泽柠吓得腿肚子都在打颤,妈妈呀,好阔怕,想到等会儿自己还要翻看尸体,顾泽柠就想迎风流泪,默默的在原地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封尘谨等了许久都不见顾泽柠动弹,冷漠的眸子满是无语,还可以再蠢点吗?

顾泽柠深吸一口气,探头探脑的往灵堂里面走,抱紧了身上拿的东西。

“嗷嗷嗷”一个东西扑了过来,顾泽柠连忙颤颤巍巍举起手里的东西大喊,“猴哥自己人自己人。”

手上的香蕉一把被抢走,猴子停在棺材上边打量着顾泽柠边剥香蕉。

顾泽柠吁出一口气,还好她聪明,提前做好了准备,她向棺材慢慢的挪着,边和猴子商量道:“猴哥您先吃着,我就随便看看,看看就好。”

刚挪到棺材旁边,一根香蕉砸在了顾泽柠的头上,“你个死猴子,不讲武德。”,随后更多的香蕉砸了过来。

“别以为你是猴我就不敢打你,你姑奶奶还是猿猴变的呢,是你祖宗。”说完捡起香蕉向猴子砸去。

人猴大战一触即发,猴子躲着扔来的香蕉,一跃跳到了顾泽柠头上,“嗷嗷嗷”一顿乱挠。

“啊啊啊,走开啊。”顾泽柠疼的倒吸一口凉气,不停的拍打头上的猴子。

“猴哥猴哥我错了我错了,你是祖宗你是祖宗。呜呜呜呜”好他妈的疼。

封尘谨看着这一场人猴大战眼角抽动,大可不必蠢成这样。

手指微动,黑暗中一个东西飞了出去,正在挠人的猴子一僵倒在了地上。

“啊啊啊!”顾泽柠得了机会顶着一头乱发一路狂奔出去。

Double kill!

清晨用膳,宋喜宝几次想开口询问顾泽柠,但都被她身上的低气压吓了回去。

封尘谨漠不关心的吃着早膳。

此时,顾泽柠一口一口啃着馒头,每一口都用了十分力气,浑身上下都写着“莫挨老子”几个字。

旁边的沈修白看不下去了,开口打破了僵局,“顾姑娘昨晚……”

话还没说完,顾泽柠一个眼神杀了过来,脸上三条红痕给她添了几分凶狠,你想问什么?嗯?

沈修白吓得连忙拿起茶杯低头喝水,惹不起惹不起。

顾泽柠还沉浸在昨天的耻辱中,将那只死猴子恨得咬牙切齿。

同为灵长目,她竟然被一只不会思考的猴子给打了脸,都说打人不打脸,猴子,你死了。

“啪”,顾泽柠一把将筷子拍在桌子上,吓得宋喜宝一抖,正啃着的鸡腿掉在了地上,抬头小心翼翼的问,“顾兄你想干什么?”

顾泽柠凶狠一笑,“我要杀鸡儆猴!”说完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留下沈修白和宋喜宝摸不着头脑。

“阿瑾姑娘可知顾姑娘这是怎么呢?”沈修白问不到顾泽柠,他只好问她身边的人了。

封尘谨看着一身白衣的沈修白,将杀意敛在眸中。现在功力尽失,只能操作简单的蛊,暂时杀不了他,不过算算时日,也快了。

不知道沈霖那个老东西痛失爱子是什么样的反应,悲痛欲绝吗?没关系,他会送他们团聚的。

封尘谨不回沈修白的问题,直接起身离开。

又留下沈修白和宋喜宝摸不着头脑,两个都是怪人。

同样的夜同样的时间同样的地点,顾泽柠一手拿着一把锃亮的菜刀,月光照耀下,刀锋一闪,顾泽柠笑的毛骨悚然。

另一只手上提着一只大公鸡,嘴上绑了一个蝴蝶结,没错,她就是要杀鸡给猴看,再敢坏她好事,这就是下场。

“鸡兄,组织会记得你的贡献,安心去吧。”说完提着鸡往灵堂里面走,“死猴子,给你姑奶奶出来!”

“嗷嗷嗷”,猴子出来迎战,顾泽柠举起菜刀想一刀斩了鸡头,血溅三尺,给死猴子一个下马威。

没想到公鸡像是感觉到了死亡逼近,拼命的挣扎了起来,一时不查,从顾泽宁手上飞了下去,嘴上的绳子也掉了。

“咯咯咯!”公鸡在灵堂里边飞边叫,仿佛在求救。

“握草,你给我回来。”顾泽柠举着菜刀去撵鸡,猴子在后边追着顾泽柠挠。

“鸡兄你跑什么啊?我下手很快的,一点都不疼。”

“你们在干什么?”小沙弥被吵醒,走出来查看。

顾泽柠心里咯噔一声,拿着菜刀一个转身,和尚看了看顾泽柠手里的刀又看了看旁边的猴,眼睛一瞪。

“哎,你别叫。”顾泽柠刚说完,和尚一声大喊。

“有人杀猴啦!!!”

顾泽柠顿时慌了,“你听我解释,不是我,我……”顾泽柠解释不清,丢下刀落荒而逃。

Triple kill!

继续阅读小说我在魔教教书育人

(0)
上一篇 2022年8月12日 下午10:19
下一篇 2022年8月12日 下午10:24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