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膜拜!给玄学大佬献上膝盖!穆兮竹陆忱景,膜拜!给玄学大佬献上膝盖!最新章节

《膜拜!给玄学大佬献上膝盖!》是以穆兮竹陆忱景为男女主角的小说,主要讲述了:那个生灵也意识到了危险性,目光幽幽的看了她眼,才飘进圈里。“生灵往复,魂归体兮,速回!”穆兮竹两手迅速翻诀。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将黑夜照成了白昼。等光亮暗下去,那个生灵这才消失不见。穆兮竹捂着胸口,剧烈…

膜拜!给玄学大佬献上膝盖!穆兮竹陆忱景,膜拜!给玄学大佬献上膝盖!最新章节

《膜拜!给玄学大佬献上膝盖!》免费试读第26章 :一出辣眼睛的大戏

那个生灵也意识到了危险性,目光幽幽的看了她眼,才飘进圈里。

“生灵往复,魂归体兮,速回!”穆兮竹两手迅速翻诀。

天空划过一道闪电,将黑夜照成了白昼。

等光亮暗下去,那个生灵这才消失不见。

穆兮竹捂着胸口,剧烈喘息。

额上豆大的汗珠落在她的长睫上。

眨啊眨的沁进眼里,她只能伸手揉了揉,然后一屁股坐在草地上。

撸起袖子,看了眼手腕上的那颗小树。

本身还有十片叶子,现在凋零的只剩下七片。

真是亏大了。

穆兮竹扯着嘴角苦笑了声,又休息了会,才起身慢悠悠的往别墅区外走。

她的车停在小区几百米外的路边。

开着车,在市区找了家高档网吧,开了间包厢。

拿出手机登入网吧的wifi,迅速在上面操作了下。

那原本亮着光的摄像头,瞬间熄灭。

穆兮竹这才打开电脑,手指在键盘上跳跃。

没一会就弹出了个视频窗口。

看着上面白花花的两条,她嫌弃的呲着牙,还用手把眼睛给捂住了。

耳机里传来了凄厉的哭喊声。

穆兮竹赶忙将声音关掉,然后双手捂着脸,只开了几条指缝。

她透着指缝,看着视频里发生的一切。

整整两个小时,从最开始的脸红尴尬,到最后的无聊漠视。

穆兮竹还困顿的打了个哈欠。

单手撑着下巴,上眼皮和下眼皮不停打着架。

视频的里的那两人,才总算折腾完。

重新穿好散落在地上的衣服,虽然年迈,身体肥胖,但总算是又恢复了人样。

而刚刚被他折腾的人,现在就像条死鱼,半挂在床边。

男人走过去,看着脸上糊满了头发的女人,用力的呸了声,才离开房间。

画面像是静止了似的,良久都没有任何改变。

穆兮竹伸手把丸子头上的发绳取下。

拔开草莓叶子,竟然是个U盘。

她把那刚刚那个视频拷进了U盘,然后清除掉网络上所有残留信息,并且彻底销毁了监控那头电脑上,所有资料。

这才伸了个懒腰,起身回了她刚买的房子。

——————

穆家。

“黄总,你看今天小女还让满意吗?”穆军业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凑了上去。

黄维兴扬起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

“满意个鬼!穆军业你好大的胆,连老子都敢耍?就你让我玩的那个丑女,简直浪费老子力气。”男人凶狠的怒骂。“丑女?怎么可能?黄总不是看过照片,说很喜欢吗?”穆军业捂着脸,震惊的问。

“我对照片上的女生是满意,可你们给我的是什么东西?”黄维兴反手又是一个巴掌,直接将他打倒在地。

穆军业两边脸颊又红又肿,眼底写满了不敢置信。

“不可能,我亲眼看着她进去的,从头到尾只间隔二十分钟,她根本没有出来。”

黎菩曼看了眼自己丈夫,又看了看正在气头上的黄维兴,连忙冲上楼。

挂在床边的人,依旧那么挂着。

她嫌弃的皱了皱眉,找了本书伸过去,抬起那人狼狈不堪的脑袋。

虽然脸被发丝遮掩了大半,但黎菩曼还是看出了这人是谁。

“依柔?你怎么会在这!我不是让你今天晚上别回来吗?”她咬着牙质问。

这个蠢货跑回来也就算了,竟然还出现在穆兮竹房间里。

真是浪费他们一片苦心。

本还打算等这次舞蹈大赛,她在全国拿了名次,就把她介绍给何总刚刚回国的儿子。

没想到现在全毁了。

黎菩曼嫌弃的将书扔到一边,急急的走了出去。

穆依柔强撑着睁开眼,看着那匆匆离去的背影,颤颤巍巍伸了伸手指。

救救她!

她全身都好痛!

痛的快要死掉了!

本身这些都该是,穆兮竹那个乡下妹受的!

她偷听到爸妈的计划,便想在房间里偷偷装个摄像头。

把一切都拍下来,再把视频传出去,那个乡下妹就彻底毁了。

爸妈那么爱面子,是不会允许她这种耻辱留在穆家的。

哪怕是亲生骨肉,也不可能改变什么。

只会让他们觉得更丢脸。

可现在一切都毁了!

是穆兮竹那个乡下妹害她!

——————

黎菩曼急急跑下楼。

还在给黄维兴陪笑脸的是穆军业,立刻看向她。

“依柔。”黎菩曼无声道。

穆军业立刻僵在那。

黄维兴看了眼黎菩曼,这才冲他冷笑道:“现在知道我没有骗你们了?你们的事没做好,浪费我的时间和力气,我可以不跟你们计较。

我再给你们三天时间,必须把说好的小姑娘送到我那,不然你们穆家就等着清算下破产吧。”

“黄总。”穆军业急急的叫了声。

他想说依柔好歹也是他们辛苦培养的女儿,现在出了这种事,总不能一点好处都不给吧?

可黄维兴根本不给他开口的机会,直接将他推开,出了穆家。

穆军业立刻收起那卑躬屈膝的态度,怒气冲冲的看向黎菩曼。

“怎么会是依柔?”

“你问我,我问谁?现在是不可能拖到三天后,明晚零点就是祈大师定好的时间,不下手嘉逸怎么办?还有跟何家联姻的事,现在依柔发生了这种事……”

一堆事压下来,黎菩曼急的皱纹都挤出来了。

穆军业沉思了片刻,道:“去联系祈大师,加钱把时间往后推一推,黄总我们说什么都是得罪不了的。至于今天的事,你不说,我不说,还有谁知道?

跟何家的联姻势在必行,你这段时间管好依柔,别再整些有的没的。穆兮竹死哪去了?立刻把她找回来,等她回来后,看好她。不许再让她跑出去了!”

他本身还想扮演下慈父的角色,既然穆兮竹那个死丫头不吃这套,就不浪费力气了。

——————

因为昨天睡的太晚,穆兮竹第二天中午才睁眼。

踢着毛茸茸的拖鞋,她半睁着惺忪的睡眼,走到客厅。

穆嘉逸还像只死猪似的,睡在沙发上。

穆兮竹看着那完好无损的七张符纸,抬脚在他屁股上踹了下。

“起来了!”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