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主角叫顾靖泽白今夏孔斌小说战神之帝狼归来全文免费阅读

热门网文大神十指冷血的新书战神之帝狼归来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主人公是顾靖泽白今夏孔斌,《战神之帝狼归来》这本小说又名《战神之帝狼归来》主要讲述了:从今天起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妻子和你们。顾靖泽离开前,留下了这句话,久久回荡在房间里。汪秀兰咂咂嘴,望着那远去的高大的身影,对着白忠义小声呢喃。“这,这是顾靖泽那个废物,我怎么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主角叫顾靖泽白今夏孔斌小说战神之帝狼归来全文免费阅读

《战神之帝狼归来》第八章白今夏失眠

从今天起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我的妻子和你们。

顾靖泽离开前,留下了这句话,久久回荡在房间里。

汪秀兰咂咂嘴,望着那远去的高大的身影,对着白忠义小声呢喃。

“这,这是顾靖泽那个废物,我怎么感觉完全变了一个人似的。”

沙发上的白忠义也愣神,显然顾靖泽的气势震慑到他了,他用手轻轻按住自己的胸口,清晰的感受到自己的心跳在加快,那种气势是上位者独有的。

他看向汪秀兰,好像在征求她的意见,“我们要不要告诉今夏?”

“还是看看再说吧,他的话不像有假,就怕正如白志伟说的他是逃犯,那我们不是又要卷入是非。”

汪秀兰望了望自己的女儿,又看向白忠义,叹气,“为了今夏,我不愿冒这个风险。”

“好!今夏问起来,我们都守口如瓶。”夫妻两人同时点头。

此刻的白今夏,仍然盯着大门,还在发呆。

那个陌生的男人对她的冲击太大了。

“他为什么坚持说我是她的妻子,难道是真的?”

“还有这个背影,有点熟悉,可是……”

白今夏,转了转乌黑的大眼睛,没有想起来,随后,猛然仰起头又重重拍了拍。

然而,终究是没有一丝印象。

无奈!

她,转身来到沙发前,“妈,这个男人,我认识吗?”

汪秀兰拉着女儿的手,揉了揉她的发丝,眼带关爱,“今夏,刚刚把你吓到了吧,我们不认识他,他,这个有问题,你不要多想。”

白今夏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反问,“这个?”

汪秀兰找不到更好的理由,只能随便找一个借口,来搪塞女儿。

“可是?”

“哎呀!老婆,桌子都碎了,赶紧去把扫把和畚斗拿过来,我来清理!晦气,碰到一个神经病!”白忠义故意打断了女儿,还对着桌子,佯装出心疼的样子。

“好!好!”

汪秀兰应声,随后又对着女儿轻声说,“今夏啊,不早了!赶紧去休息吧!”

白今夏见自己问不出什么来,便走进房间。

拿起桌上的药瓶,倒了两粒,头一仰,咽了下去。

这是近六年来,她每晚睡前都会吃的药。

吃下两粒药片后,白今夏躺在床上,清澈的双眸,安静地望着天花板,好像要将其望穿一般。

“今夏,我回来了,我是靖泽,我是你的丈夫!”

“爸妈,你放心,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今夏和你们!”

……

“他到底是谁?为什么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还有为什么爸妈好像有意隐瞒什么?”

这一夜,白今夏失眠了,这是六年来第一次失眠。

彼时,白志伟离开白家后,第一时间赶往医院,前前后后花了一个小时处理伤口。

晚上十点他回到家里。

白忠仁见到他的样子,吓了一跳,立刻拿起拖把防卫。

此时的白志伟,整个头都缠上了绷带,唯独露出了眼睛,再配上一身白色西装,活脱脱一副木乃伊的样子,大晚上的,着实吓人。

“爸,是,是我,志,志伟啊!”白志伟后退一步,因为撕扯到伤口,说话都变得含糊不清。

他明白,自己现在这个模样,乍一看谁都会吓到,自己在刚刚包扎好的时候也是同样的反应。

这个挨千刀的顾靖泽,害自己成为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这仇我一定要报。

仇恨在燃烧,他脑海中已经有了无数种折磨顾靖泽的方法,想着一定要把他折磨到忍无可忍的地步,让自己成为他的心魔,看到自己就绕着走,然后再送到牢里去。

这样自己报了仇过了瘾,还会因为抓住逃犯,而受到各界的表扬,白家还能借势更上一个台阶呢!

白忠仁听到儿子叫他,放下拖把,急忙走过来询问,“志伟?你是志伟,怎么回事,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突然,白志伟像个小男孩一样,痛哭流涕,“爸,是顾靖泽,那个废物逃狱了,见到我,他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了我一顿,差点被毁容!”

白忠仁瞪大了双眼,仿佛听到了世纪大新闻一般,不敢相信。

“你是说顾靖泽逃狱!还打了你!”

“是啊!爸,我不管,你帮我抓住他,我一定让他死!让他死!”虽然看不清白志伟的表情,但从语气中的歇斯底里,完全能感受到他的愤怒。

“好好好,爸,答应你,不要动气,你好好养伤!”

白忠仁作为现任白家企业的董事长,虽说在杭城只能算三流的企业,但也不是什么善茬,大风大浪都经历过的,见到儿子被打成这样,自然无比愤怒,立刻掏出电话找人帮忙。

顾靖泽这个废物,居然敢如此明目张胆地打自己的儿子。

好,你有种,到时候我一定叫你生不如死。

思考间,电话通了。

白忠仁立刻换上一副笑脸,“喂!东哥,有钱赚,赚不赚?帮我收拾一个人,价格好说。”

“白老板,好说好说,你要收拾谁?兄弟我一句话的事情,谈钱太伤感情了!”电话那头的马东,神采飞扬地说道。

马东原本并不出名,后来四大家族梅家有些事情会交给他去办,久而久之他的名气就上来了。

白忠仁心里一阵鄙夷,你他妈的每次都是这么说,办完了,哪一次少拿我一分钱,当然这种事他不会说,心里清楚就行,毕竟很多事情还是要靠地下势力解决的。

“东哥客气了,他叫顾靖泽,是个逃犯,我想你收拾他绰绰有余,我希望你把他活捉交给我!”白忠仁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马东听到名字后,以为自己听错了,提高嗓音问道:“你说他叫什么?”

白忠仁认为他没听清楚,故意放慢语速,一个字一个字说道:“顾靖泽!怎么了?一个刚刚逃狱的逃犯啊!”

哪知还没说完,马东破口大骂,“白忠仁,你他妈脑子有坑啊,自己想死,不要带上我好吗!”

“嘟嘟嘟!”

马东恼怒地挂断了电话。

本来以为是什么好差事,想不到竟然是让他去对付顾靖泽。

顾靖泽的名字早就深深印在了他的脑海里,成了他的禁忌。

开玩笑,梅少爷被他杀死的时候,自己就在他身边,对方简直杀神附体,杀了人眼睛都不眨一下,关键是连孙警官见着他都拿他没办法,还灰溜溜的退走了。

自己去惹他,跟找死有什么区别呢?

电话这头的白忠仁一脸懵逼,付钱请人办事,居然被骂的一头雾水。

他想不明白为什么马东不肯出手?

当然这是因为他没见过,今天晚上顾靖泽在宴会上的表情,否则借他一百个胆子都不敢。

“呸!马东你个狗东西,老子付钱让你做事,又不是让你白干,胆小鬼,一个逃犯而已,就把你吓成这样,你不做我找其他人做!”

白忠仁骂骂咧咧,又拨了另一通电话。

打过电话,顿觉神清气爽,好像顾靖泽明天就会被绑过来一样。

“儿子,我跟木大华说好了,你就放心养好伤,准备力气收拾顾靖泽吧!”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