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逆势屠龙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最近比较火的一本小说《逆势屠龙》,主角是朱慈烺崇祯,主要讲述了:“这么装药,好像有点慢啊,”朱慈烺看魏闯:“为什么不提前装好呢?“回殿下,木管小,一次只能装一发。”魏闯抱拳。朱慈烺笑一笑,没再说,因为是穿越而来,所以他清楚的知道,在此时的欧洲,已经有了把火药和弹丸…

逆势屠龙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逆势屠龙》免费试读第65章

“这么装药,好像有点慢啊,”朱慈烺看魏闯:“为什么不提前装好呢?

“回殿下,木管小,一次只能装一发。”魏闯抱拳。

朱慈烺笑一笑,没再说,因为是穿越而来,所以他清楚的知道,在此时的欧洲,已经有了把火药和弹丸包在一起的子弹包,为了防止火药被雨淋湿或者沾水受潮,一般都用涂了牛油或者猪油的纸来包装。

因为涂了动物油的纸韧性会提高,且没有边缘可供撕开。装填的时候,用牙咬开是最快的方法。

咬开后一部分倒入引药锅做引燃的火药,剩下的全从枪口倒入作为发射药。最后再将圆形的弹头放进去,用通条压实。通条是一种长的末端有凹口的铁条。用通条压实后,子弹就与枪膛紧密结合在一起了,就不会在枪膛里滚动或者掉出来。

因为包装纸上涂有猪油和牛油,19世纪中期在印度发放使用时遭到了印度兵的集体抵制。因为印度教崇拜牛,*****禁食猪肉。让他们用嘴咬开涂油猪牛油的子弹是对他们的侮辱。

有了子弹包之后,装填速度大幅提升,从而提高了火枪的击发效率。

子弹包必须普及,不过应该推展这项工作不是神机营,而是火药司的。

把药管还给王山,朱慈烺很严肃的看向李顺:“李顺,从今日起,斑鸠铳是神机营训练的重点,两月之内,本宫希望见到三百个如王山一样,能熟练使用斑鸠铳,并准确射击的好兵,不是一共有三百多支斑鸠铳吗?一支都不许浪费,全部都给本宫用上。”

“遵命!臣一定全力督促他们!”李顺大声回答。

朱慈烺点点头,看向李顺身后的另三名千户,问:“哪一位是骑兵千户?”

神机营虽然是火器营,但编制里却也有骑兵,在战场上起策应、护卫和追击的作用。神机营的编制一共五千人,一千骑兵,一千炮兵,剩下三千是各种火器兵。

“臣刘大海见过殿下。”

骑兵千户出列抱拳。

“你麾下有多少骑兵?”

“只有一百。”刘大海一脸尴尬,他这个骑兵千户就是一空头司令。

朱慈烺看向右侧的骑兵方阵,稀稀拉拉的,估计也就八九十人,且马匹瘦弱,军士也没几个健壮的,一看就是平常不怎么训练的懒兵、散兵。

“带上你的人,即刻到三千营,找贺珍将军报到。从现在起,你不是神机营的千户,而是三千营的千户了!”朱慈烺冷冷说。

骑兵得大规模,集合在一起训练,方能练出成绩和士气,眼前的九十个骑兵,放在神机营就是混日子,得把他们放到三千营苦练一番。另外,贺珍正在裁撤老弱,这九十个人估计大部分都会被裁掉,如此也省的他们继续占用神机营的兵额。至于神机营未来的保护问题,等到整个京营都整训完成了,从三千营调一千骑兵过来即可。

刘大海愣了一下,他预料到会有责罚,但没想到会是这种责罚。

“怎么?本宫的话你没有听见?”朱慈烺皱起眉头。

“臣听见了,臣这就去报到!”

刘大海大骇,赶紧抱拳躬身,大声回答。

刘大海垂头丧气,但又无可奈何的带着麾下的九十个骑兵走了。

打发了骑兵,朱慈烺围着校场中的步兵方阵转了一圈,李顺,魏闯还有另外两名千户跟在他身后,都是大气不敢喘。朱慈烺脸色沉沉,方阵中那些站了不到一个小时,就表情疲惫,拿不动枪,甚至腿肚子都开始转筋的兵,都不是合格的兵,要不强化训练,要不就滚蛋!

朱慈烺沉思了一下,站住脚步:“李顺,从明日起,神机营全体到城外扎营,进行为期两个月的野战训练,除了固定的早中晚三场,夜晚戊时,还得再加练一场,以适应夜战。神机营裁撤老弱的事务,就不要劳动贺珍将军了,你们自己处理就行,而两个月的强训,就是能否留下的标杆,撑不住的,一律清退!”

城外扎营?野战训练?

李顺和三个千户都是吃惊,神机营是京师三大营中地位最高的一营,有皇上护卫营之称,除了随皇帝出行,从来都没有在城外扎营的先例。

但皇太子的命令,他们不敢不从。

“遵命!”

“关于军士能否留下,本宫给你们三个具体的标准,第一,鸟铳是否能打准?第二,是否能一口气跑十里路而不休息,双手连续高举斑鸠铳五十下而不累?第三,是否遵守军纪,听从号令?如果三项都合格,那就是本宫想要的精兵。这其中,第三项尤为重要,那些不听号令,在军中发牢骚,传播流言的,一律军法从事,绝不可纵容姑息,谁姑息谁就是同罪!”

“臣等明白!”

朱慈烺环视众将:“两个月后,本宫会再次巡检神机营,并举行比武大会,三个火枪营不但比枪法,也要比体力和纪律,到时,成绩最差的那个火枪营,会被本宫裁撤,至于领军的千户,则褫夺职位,回家种红薯!”

听到此言,魏闯和那两个千户都是吃惊。魏闯还好,迅速的恢复镇定,另外两个千户的脸色却都有点白,显然是信心不足。

另外,红薯是什么东西?

朱慈烺看向魏闯:“魏闯,你也不要太轻松了,十天之后,我会有一批新兵交给你,希望你好好训练他们。”

“是。”魏闯抱拳听令,并不因为收了新兵,成绩可能会受到影响而有所犹豫。

对这一点,朱慈烺尤其满意。

“李顺,你的任务是炮兵,两月之后,我也是要检验你的。”

“请殿下放下,臣一定完成。”到这时,李顺终于可以彻底的松口气了,他知道,有惊无险,自己这是过关了,看来菩萨娘娘还是很保佑的,为表诚心,今晚无论如何也不能让那害人精再靠近了。

朱慈烺点点头,“好,希望三月之后,本宫看到的是一支令行禁止,英武雄壮的神机营!”

三月之后,就是朱仙镇之战,希望整顿强训后的神机营,能成为挽救中原危局的一枚定海神针。

……

京师城西北的八角胡同是京营军户集中居住的一个区域,元朝时,这里是城中的一处养马场,成祖皇帝迁都到北京时,因京师人口剧增,军户无处居住,就把马场平了,分出一块块的地,供军户们修房建屋,两百多年过去了,沧海桑田,世事变迁,但胡同的格局包括那些宅子其实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有一些修修补补,唯一改变的是,居住在这里的不再全部都是京营的军户,一些商人手工艺者也渐渐在这里买了宅子,使原本很是偏僻的这一块区域,渐渐繁华了起来。

黄昏。忙碌了一天的原右掖营千总徐文朴匆匆返家,刚走到胡同口,就听见一声声的招呼,“徐头回来了。”很多蹲在胡同口条石上聊天的人们都站了起来,弓着腰,满脸堆笑的向他见礼。一眼望过去,都是那些吃空饷被太子唰下来的老街坊老部下。

不用猜徐文朴也知道他们刚才在议论什么。更知道他们见礼的用意。无非是拦住他的马,苦兮兮他诉苦,求他这个当千总给开一个后门,重回京营讨一碗饭吃,哪怕就是牵马当杂役,也比在外面晃着强。不用说徐文朴没有这个权力,就算有,也不会让这些人再回京营—一个个软把拉吉的连站都站不直,还当什么兵吗?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