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完整版《最强长生狂婿》全文阅读

热门网文大神金佛的新书最强长生狂婿墙裂推荐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主人公是萧夜玄柳烟云李疏影荣莱主要讲述了:饶是长生三千年,经历无数,萧夜玄此时胸口也是不由暖意流淌!五十年前,夏国对外境开战,柳振武只是南方战场上的小小班长,却意外救了被西境十六神将八大庭王伏击受伤的萧夜玄!五十年后,柳振武遇到了失智的萧夜玄……

完整版《最强长生狂婿》全文阅读

《最强长生狂婿》第003章 先要点利息

饶是长生三千年,经历无数,萧夜玄此时胸口也是不由暖意流淌!

五十年前,夏国对外境开战,柳振武只是南方战场上的小小班长,却意外救了被西境十六神将八大庭王伏击受伤的萧夜玄!

五十年后,柳振武遇到了失智的萧夜玄,不明原由,却养他在柳家三年,还为他做长远安排嫁了孙女!

有情有义的老兄弟,如今却被人逼得自缢身亡?

萧夜玄胸口有团火在烧!若非今日生死瞬间,精神力禁锢被打破,只怕他连老兄弟的遗容都见不到了!

柳家被人做局,柳氏集团几近于被吞并,只剩下一个债务重重的空架子!

柳振武被人以儿孙胁迫,自缢身亡!他最疼爱的孙子,柳子尘跳楼自尽!

柳家三房十余人如今人心涣散,就连柳烟云,他萧夜玄的妻子,此时也被人逼迫再嫁?

何家千金何文锦嫁给柳子尘三年,便搅合得柳家支离破碎!让何家吞并柳家一跃而成江南城第一名门?

三千年,萧夜玄见多了争名夺利,见惯了刀口舔血,但此时老伙计的惨死,依旧让他怒不可遏!

“老伙计,你小子活了不到百年,竟然当上我这把老骨头的岳丈公了?你故意的吧?”

萧夜玄嘟哝了句,眉眼间的火却烧得更旺。

“你的公道,柳家的是非,我接下了!自还你一个说法!”

说罢扫了一眼客厅的尸体,萧夜玄沉吟了片刻,径直用客厅的座机打出了一个电话。

挂了电话后,萧夜玄合上了棺盖,双手抓住棺沿,用力一提一拉,棺材稳稳落在他的肩头。

“走,先给你要点利息去!”萧夜玄扛棺而出,大步流星消失在夜色里。

……

何家宅院,一座典型的欧式庄园,好不气派!

此时院外停满豪车,隐约能听见院中热闹非凡!

以何家现在如日中天的威势,请柬送出去那便是高朋满座,连刚死了老爷子的柳家人都如数到场。

何家家主何尹荣今年五十岁,站在大堂正中,高举酒杯,一番高谈阔论,豪气冲天:

“在场各位都是咱们江南商界的名流,今日宴请大家,一来是我当选商会会长跟大家熟悉熟悉,二来柳老爷子过逝,毕竟也是我们江南的前辈,大家一起悼念悼念!”

见何尹荣主动提到柳老爷子,现场一阵骚动,有意无意的一阵窃窃私语不断。

毕竟何家吞并柳家业务才能一跃飞天,这不是秘密。

甚至有谣言,何家千金何文锦嫁入柳家,偷了柳氏公司的核心机密,引导谋划的整件事。

此时何家故意提柳家,无外乎就是想洗白,装一装心怀坦荡。

场子里一道道目光有意无意的投向柳家人。

柳家如今能说上话的人都在,柳老头的大儿子柳夏河一家,小儿子柳连平一家,连没爹又死了哥哥的柳烟云都在场。

唯一不在的就是柳家的傻婿,和几个毛都没长齐的第三代纨绔!

不过也没有人在意那个傻婿!

柳家多年叱咤商海,敌人也不少!此时就不少人毫不留情的讥诮了起来:

“你们说说,商场上起起伏伏都很正常嘛!以前觉得柳老头也算英雄,谁知道老了也是怂包逃兵一个!”

“谁说不是呢!这留下的烂摊子,倒是让儿孙们为难!是吧老柳?现在柳家面临的债务得上百亿吧?”

柳夏河被点了名,老脸涨红。是啊,百亿的债务,他拿什么还?

话到这儿,不光柳夏河,就连柳连平一家也都忍不住看向了柳烟云!

如今只有柳烟云,能救他们脱身了!何家想让柳烟云嫁进去!只要答应,就帮延缓债务。

至于何家现在想洗白,他们也不得不配合!

他们还得靠着配合何家,谋一条出路!

何尹荣很满意柳家人的反应,一摆手:“不要那样议论前辈嘛!柳老爷子在咱们江南商海,永远是这个大拇指的!”

柳烟云攥了攥粉拳,她不想再听这些人折辱爷爷,站出来了半步:“柳氏公司的债务和问题,我们柳家人会解决,不会有老赖,也不会有逃兵!”

话说得铿锵有力,可不少人却盯着她笑得意味深长。

富二代们圈子里总有人说,柳烟云江南第一美女,谁娶了她,少活几年都愿意!

虽说柳烟云在柳老头的安排下,嫁了个废物。

但以柳烟云的美貌,谁还在意她的婚史?再说了,这女人性子冷傲出了名的,嫁给傻子,但不见得配合傻子圆房啊!

外面都传,柳烟云十有八九还是雏儿!

何尹荣淡淡一笑,对着二儿子何健招了招手:“小健,你不是有话说吗?来,说吧!”

何健一脸春风得意走向柳烟云,何家鲤鱼跃龙门,他在富二代圈子里地位也水涨船高,志得意满掩不住。

“烟云,我对你的心意,你明白的!虽然如今柳家出了事情,但是我心意不变!我想娶你照顾你!”

话一出来,全场哗然!

若柳烟云未嫁,此时倒也只能说是形势逼人。可柳烟云已婚啊,这些话,实在是屈辱!

这话翻译一下,不就是明明白白的在说:柳家垮台了,我何健给你一个机会卖身么?

柳烟云脸色一阵阵苍白,抬起头时,只见柳夏河和柳连平满脸恳求她答应的眼神。

她的家人,现在顾不上什么屈辱了,只想她卖身救家?

她最爱的爷爷,被何家逼死!

她最爱的哥哥,被何家逼死!

剩下的人却希望她嫁给何家?

她的丈夫,现在傻傻在家?

柳烟云心一阵阵绞痛,茫然的看着四周,耳朵里只剩下嗡嗡作响!

“烟云,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你放心,我不会介意你结过婚的!我已经查过了,那就一个废物,跟你之间清清白白!”

“难道你这一生,真甘心跟一个傻子吗?他能帮你,帮柳家解决困境吗?他怎么配得上你?”

“不愿意就拒绝他!大声骂他是个臭傻逼,站在那儿掉什么眼泪?”

一道不和谐的声音从大门方向传来,众人目光齐齐望去。

只见萧夜玄肩扛着偌大的楠木棺材,气势如虹,阔步而入!

柳家人齐齐看了过来,都是差点惊掉下巴。

就连柳烟云,俏脸儿上都掩不住惊愕!

他怎么来了?

还扛着棺材?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