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一生为婿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陆渊苏沫完结版

强推一本网文大神荒城轻烟的新作《一生为婿》,这是一本都市类型的书,这本书的主角是陆渊苏沫,《一生为婿》这本小说又名《上门女婿俏总裁》主要讲述了:“不过。我不希望你出什么事。”陆渊眼神很温柔的看着苏沫。苏沫摇摇头,脸上也多了一丝温暖。“不会。”大厅里热闹非凡。苏家虽然没落了,但抵不住苏烈当年留下的名望,不少温城的熟人过来祝寿,也算卖苏烈一个面子……

一生为婿全章节免费在线阅读,陆渊苏沫完结版

《一生为婿》第10章 是龙是虫,片刻分晓

“不过。我不希望你出什么事。”

陆渊眼神很温柔的看着苏沫。苏沫摇摇头,脸上也多了一丝温暖。

“不会。”

大厅里热闹非凡。苏家虽然没落了,但抵不住苏烈当年留下的名望,不少温城的熟人过来祝寿,也算卖苏烈一个面子。

外人只是简单的几句贺词,然后送上礼物,周穆华红光满面一一接过。心里一丝欣喜。

“妈,祝您生日快乐。”

苏正东领着林艺茹走上前。说完,林艺茹拿出两人准备的礼物呈了上去,周穆华接过来扫了一眼,便没有再看第二眼。

“奶奶。生日快乐。”

苏暖诺诺的喊了一句。眼神畏惧,丝毫没有在家里的活泼。听到苏暖的贺词,周穆华华这才露出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里带着一丝贪恋。苏家又多了一个交换利益的女人了。

“嗯,小暖长大了,越发漂亮了。”

奶奶的原本是赞美的话,在苏暖听来如同丧钟。姐姐当年的事情她从母亲的口中知道的,为了躲避家族的指婚,姐姐选择远走海外留学。

回来时。奶奶依旧没有放弃,好在姐姐卧床不起,躲过一劫。随后便跟陆渊结婚了。

让周穆华一直心里不爽。此时奶奶的话,苏暖如何不知道用意,让她如同姐姐一样嫁入豪门换来利益罢了。

“奶奶,祝您生日快乐!”

苏沫淡淡走向前去。说完回头看了一眼陆渊。陆渊明了,走上前去说了一声。

“奶奶,祝您生日快乐!”

等陆渊说完,苏沫便呈上来自己的礼物。周穆华看都没有看一眼,向旁边的管家示意。管家明了,接了过来,打开看了一眼。附耳在周穆华身边小声说道。周穆华听完脸色随即一变,又缓缓收复。

“拿去给你妻子用吧,她最近身体不好,用得着。”

说完看了一眼陆渊。“我不认识你,也不是你奶奶。”

周穆华的一句话,让陆渊脸色一紧。他明白为何苏沫刚才会那么说了。大厅里的人听到周穆华的话,也是脸色变幻无常,知道苏沫不受待见,却不知道苏沫如此不受待见。苏沫一脸平淡的脸上隐藏在身后的手指攥的发紧。

陆渊看了眼身旁的苏沫,紧攥的拳头松了松换上一副平淡的笑容。

“奶奶说笑了,我是小沫丈夫。这一声奶奶还是得叫的。”

周穆华瞥了陆渊。“我承认了么?”

苏沫正要向前,陆渊抓住苏沫胳膊微微摇头示意。缓了缓嗓子看向周穆华。

“奶奶您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华国的法律认可。奶奶您不会不知道吧?”

周穆华冷哼一声。“那又如何?三年不上门。上门就送这种垃圾东西。当我这里是废品收购站?”

“陆渊,我们走!”苏沫再也不愿继续待在这里了。面子自己可以不要,但不能让人随意践踏。

陆渊稳住苏沫,轻轻的撩了撩苏沫的发梢。“等一下,我跟奶奶说完便走。”

苏沫眼神有些倔强,但大庭广众之下自己的丈夫既然开了口。自己也不能驳了他的面子。

稳定了苏沫,陆渊回过头看向周穆华的眼里也少了一丝尊敬。语气平静。

“奶奶您教训的是,是我这个做孙女婿考虑的不周。”

“本来呢!小沫打算送奶奶一座玉观音的。”

“可是奶奶您是众所周知心地善良朴实朴素的人。对这些身外之弃之如履。”

“小沫的工资如果全部拿去给您买寿礼了,您一定会责斥她铺张浪费。”

“于是我自作主张让小沫选了一根人参作为今天的贺礼。”

“古语云千里送鹅毛,礼轻情意重。虽然人参比不了一座玉观音。”

“但我们二人知道,以奶奶您为人,一定不会在意这些的。”

“玉观音再好终究是身外之物,人参虽差却能滋身补气。”

“奶奶您是苏家中流砥柱。身体自当是头等大事。”

“有个好身体,您才能带领苏家日升月异。您说,是不是?”

一席话说完,引的在场所有人纷纷侧目不断的议论着。都说苏家有个赘婿,整日里无所事事。如同废物一个。

如今第一次登门,却让人大开眼界。一番话说的滴水不漏。周穆华对两人的礼物弃之如履,这个叫陆渊的。却能引古据今表达出另外一番意思。

明面上把周穆华夸的像是苏家的中流砥柱,实则暗中讽刺周穆华不分轻重。如此重要场合,即便对苏沫有再大的意见,也不该当面数落。头一次,不少人看陆渊的眼神多了一丝不易察觉。是龙是虫,犹未可知。

周穆华脸色僵了僵。陆渊的话自己岂能听不出弦外之音。自己若是再说两人的礼物差劲,岂不是当众告诉所有人自己嫌贫爱富贪恋钱财。

缓了缓情绪换了口吻,周穆华淡淡的瞥了眼陆渊。“伶牙俐齿,是苏沫教你的吧?”

陆渊伸出手握住苏沫的柔荑。“奶奶您又说笑了!夫妻本是一体。”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这些话即便我不说,小沫也会说的。”

“是不是,小沫?”

被陆渊握住手的苏沫,还沉浸在陆渊的大胆举动中,听到陆渊叫自己,立马回过神来。

“奶奶,陆渊说的不错。只是今天我身体不太舒服,就不打扰您了。”

说完,苏沫做出一个前所未有的大胆举动,挽住陆渊的胳膊,如同一个小女人一般贴在陆渊身边。“老公,我们回家吧!”

陆渊点点头。一旁的周穆华却在此时开了口。

“算了,你跟他都留下来吧!”

苏沫闻言不为所动。这算什么?打一巴掌再给颗枣?

一旁的陆渊却在此时看向了从桌上的苏正东。只见苏正东微微摇头,陆渊心里明了旋即看向苏沫。

“小沫,今天是奶奶的七十大寿,你是长孙女若是不在场,有失身份。”

苏沫诧异的看着陆渊,想从陆渊脸上看出一丝异样。而陆渊只是微微的点点头。

忖思片刻,苏沫莞尔一笑。“我听你的!”

两人来到从桌便坐了下去。主桌上,是苏正文一家跟几个老一辈的人。苏正东知道自己不受待见,也没有过多的在意。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二十多年前自己就已经不在意了。

只是林艺茹心里略微不爽,自己好歹是苏家长媳,如今却坐在从桌上,多少有些难受。苏正东握了握林艺茹的手,以示安慰。

看着苏正东头上隐隐出现的几根白发林艺茹也不再伤心了。丈夫极是疼爱自己,这些虚的自己不在意就好了。再看陆渊时眼里多了一丝复杂。

女婿的话虽然说的冠冕堂皇,但出身依旧太差。虽然今天看上去一副豪门大少的模样。但恶名早就已经在温城传开。

随后苏家子侄一一上前祝寿,周穆华的脸上皆是笑容。陆渊看到这一切,才知道苏沫,苏正东以及林艺茹受了多少委屈。奈何自己三年如同废物一般,竟然未能给他们一丝宽慰。

握着的双手,隐隐发抖。一丝冰凉的冷意突然传来,陆渊抬起头便看见苏沫摇摇头示意自己不要在意。

对于陆渊今天的表现,苏沫心里异常的开心。终究不再是那个整日里浑浑噩噩的男人了,一番话让在场的不少人为之侧目。

想到这里,苏沫觉得这三年来自己的等待是值得的,陆渊一定会像他说的那样从此改变。

见不再有人来。周穆华的脸上略有失落。该来的还是没来。念及此处便准备起身招呼众人落座入席。

“陈家二公子前来祝寿。”

门口的一声吆喝,让周穆华停下了即将要说的话。众人也是一惊,陆渊明显感觉到了苏沫脸上的变化。陈家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让苏沫惧怕成这样。自己不知道。

“老太太。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身体健康。”

陈深一身白色西装,言语轻佻,话说的漂亮,眼里却丝毫没有祝寿的意思。

“谢谢陈少,陈少能来,蓬荜生辉,快请坐!”

周穆华恭维着陈深,实在是自己没办法,一个小少爷自己都要小心伺候。

陈家,温城四大家族之一,陈李霍白。陈家虽然居于某,但那也是其中一个,不是她惹得起的。

“老太太,这是我送你的礼物。”

“今天来不只是给你祝寿,还有一件事希望老太太能答应我。”

先礼后兵,周穆华无奈接过来陈深的礼物,打开一看,呼吸急促。

“南海血珊瑚……”

眼尖的人叫了出来。

“价值不菲,至少五百万。”

……

“陈家出手果然阔绰。”

周穆华心里明了,这是想用五百万买走自家的一个女人。想到这里,周穆华一副为难模样。

“陈少,这礼物太贵重了,老婆子我……怕是当不起!”

周穆华嘴上如此说,心里却是一番计较。陈深玩世不恭。

“老太太,你当的起。”

陈深脸色自信满满。自己今天来可不是给这个死老太婆过寿的,他的目的只有一个,

见如此。周穆华也只能作罢。收下礼物后周穆华问道。“那陈少刚才说的另一件事?”

陈深眼光打量着苏沫。“上学时,我跟苏沫小姐一见如故,今天借这个机会,想跟老太太提一门亲事。”

说完,陈深目视周穆华。

“希望老太太能成全我。我想娶苏沫为妻。”

话落,四周一片哗然,众人议论纷纷。

苏沫三年前便结了婚,在座的基本都知道。如今当众提亲,是来打她苏家的脸么?

见陈深如此说周穆华心里稍稍放心。自己还是等来了。“好好,我这就……”

陆渊噌的便要站起来。今天苏正东的话,苏暖的话以及苏沫的话,他终于明白是什么意思了。

夺妻之恨,如何能不气。

“答应我,不要冲动。”苏沫按住陆渊冲他摇摇头。

陆渊看着苏沫脸上的神色,握紧的拳头松了下去。一旁的苏正东只字不语,眼神考究的看着陆渊。是龙是虫,片刻就见分晓。

见陆渊如此苏沫缓缓站起来,身上的气场全开。

“我不同意。”

一句话,大厅里鸦雀无声。周穆华看苏沫如此,脸色大怒。

放肆,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林艺茹担心苏沫捅了捅苏正东。“老苏,女儿她?”

“没事,有我在,今天谁也决定不了小沫的婚姻大事。”苏正东眼神微眯。说话的同时目光一直停在陆渊身上。

陆渊虽然现在不上进,但那是他跟林艺茹选的,怪不了别人。可这不代表谁都能够对他们婚姻横加干预。

见丈夫如此表态,林艺茹又看了一眼陆渊,失望的摇摇头,自己种下的因,结了如此痛苦的果嘀咕了一句。

“中看不中用。”

苏暖也略显失望,今天自己已经提示的那么明显了,陆渊还是无所谓的样子。

只有苏正东意味深明的看着陆渊,刚才那双攥紧的拳头他注意到了。这个女婿终究是隐忍而不是真的窝囊。

苏沫不顾周穆华生气的脸色,径直走到陈深面前。

“陈少,你的好意,我接受不了,而且,我已经结婚了。”

“你们陈家名声有望,子女婚配应该门当户对,我苏沫高攀不起,我们苏家也高攀不起。”

苏沫言辞凿凿,有理有据,众人脸上皆是敬佩之色。怪不得刚才陆渊能一副不慌不忙的样子。有这样的妻子,做丈夫的能差到哪去。

陈深玩味的看着苏沫,这个女人现在是越来越有味道了。当年上学的时候自己就看上了苏沫,奈何当时年龄太小。

等大学毕业后。苏沫刚从国外回来还没等自己出手,一场怪病让陈深措手不及。自己喜欢她是喜欢她,但让自己娶一个活死人他做不到。

今天再见苏沫,陈深眼里的欲望愈发的坚决。得不到苏沫,今天这趟自己就算是白走了。

五百万的彩礼,自己一举两得。就看这个老不死的上不上套了。陈家的实力,摆在这个老不死的面前。如何选,就看她能不能看的清了。

清了清嗓子。陈深意味深长的看着眼前美如画的女人。

“你要拒绝我?”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