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镇北帝婿小说,镇北帝婿免费阅读

强推热门小说镇北帝婿,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韩宇陆红瑛,主要讲述了:眼看着面具就要被摘下来。下一秒,陆红瑛带着陆红依和陆红蕾从外面走了过来。韩宇眼疾手快的迅速的伸手一把按住了面具,低声开口道:“小丫头,别乱动。”“姐夫…….。”陆红雨撅着小嘴,一副极其委屈巴巴…

镇北帝婿小说,镇北帝婿免费阅读

《镇北帝婿》免费试读第22章 不是姐夫

眼看着面具就要被摘下来。

下一秒,陆红瑛带着陆红依和陆红蕾从外面走了过来。

韩宇眼疾手快的迅速的伸手一把按住了面具,低声开口道:

“小丫头,别乱动。”

“姐夫…….。”陆红雨撅着小嘴,一副极其委屈巴巴的小可怜模样。

“小雨?”

听到熟悉的声音,陆红雨下意识的扭头看去。

在看见陆红瑛之后,突然就眉开眼笑,直接张开双手冲着陆红瑛奔扑而去。

“大姐,大姐回来了。”

陆红瑛一把将小妹抱了起来道:“小雨,不是说还在发烧吗?怎么出来了?”

说着陆红瑛还十分温柔的伸手摸了摸陆红雨光洁的额头试了试手温。

陆红雨赶紧开口解释道:

“大姐,我已经不烧了,我的病已经好了。”

陆红瑛伸手又摸了摸自己的额头,这才点点头道:

“嗯,的确是退了。”

“大姐,我刚刚正在和姐夫一起玩游戏呢,你们也一起玩,好不好?”陆红雨搂着陆红瑛的脖子,十分奶声奶气的撒着娇。

因为是陆家最小的女儿,加之和前面三个姐姐的年纪相差略微有一些大了,所以陆红雨备受姐姐们的宠爱。

即便是军令如山倒的女战神也是如此,宠爱这位妹妹得打紧。

所以,她自小就养成了在姐姐面前都是一副古灵精怪的可爱模样。

“姐夫?”

陆红瑛下意识的看向不远处站立的韩宇,面色微微一红,故意低声呵斥道:

“小雨,别瞎说,他不是你的姐夫,而是白衣军的少主。”

“明明就是姐夫嘛。”陆红雨不服气的扭头看向韩宇。

刚刚她叫他到时候,他抱她的时候,都是和之前在酆都城的时候,一模一样。

即便是他带着面具,她也能一眼就认出来的。

“小雨。”陆红瑛面色一沉,语气略微显得有一些凝重。

“…….。”陆红雨有一些委屈巴巴的撇撇嘴,不敢再继续争辩下去了。

每次看见大姐换了脸的时候,就得老实些了,否则后果会很严重的。

陆红瑛虽然宠爱这个幼小的妹妹,但是却也并不完全宠溺着。

该受罚的时候,丝毫不手软的。

所以,这陆红雨对这位女战神姐姐,是又爱又惧。

陆红瑛将怀中的陆红雨放在地上道:

“让三姐带你回房间去吧。”

“我不要。”陆红雨抓住陆红瑛的手,继续撒着娇。

“回去。”陆红瑛的语气再次陡然一变。

“好吧。”陆红雨瞬间就松开了手,微微低垂着小脑袋,规规矩矩的跟着陆红依回房间去了。

待院子里只剩下三人的时候,一旁站立的陆红蕾突然直接朝着韩宇单膝跪在了地上。

“陆红蕾感谢少主的救命之恩。”

韩宇看见跪在地上的陆红蕾,嘴角微抽。

整个陆家,就这位二小姐最看不起他了。

每次对他皆是冷言冷语,也从不正眼瞧他一眼,还骂他是整日在王府混吃等死之辈。

不过,这次倒是给他跪下道谢,是有一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陆红蕾虽然名气上不及陆红瑛响亮,但是却也是铮铮傲骨,一副女悍将。

刚刚出手救她完全是因为陆红瑛,所以他并不需要她的感谢。

“起来吧。”韩宇刻意压低了声音开口。

“谢少主。”陆红蕾这才站起身来。

也许因为身体伤得毕竟严重,起来的时候身体有一些摇摇欲坠的。

陆红瑛赶紧伸手去搀扶了一把,低声开口道:

“红蕾,你也进屋去歇着吧,等养好了伤,才能尽快回到战场上去浴血杀敌。”

陆红蕾看了一眼一旁的默不作声的韩宇一眼,然后才点点头道:“好的,大姐。”

目送陆红蕾离开之后,陆红瑛这才看向一旁的韩宇,有一些尴尬的开口道:

“抱歉,少主,刚刚是我妹妹不懂事,他将你误以为是我,我的….我的夫君。”

说到最后,陆红瑛的声音越来越小声了。

不知道为何,提到‘夫君’二字的时候,她的心还是有一些莫名的疼的。

若是当初她不嫁给他,也许他今天也就不用死了。

也许,是她害了他啊。

“无妨。”韩宇却淡淡的开口。

对于陆红雨,他自然是喜欢的。

不过,他倒是没想到这位新婚妻子对他竟然还是有感情的。

之前虽然不知道为何她执意要嫁给一无所有的他,但是现在看来,只怕是真的有什么了。

“镇北王可否有事?”韩宇突然开口提及陆正宏的情况。

刚刚看他的情况好像挺严重的,都已经吐血了。

提及陆正宏的病情,陆红瑛的面色皆是微微一沉。

“怎么?有事?”韩宇开口。

陆红瑛轻轻点点头道:

“父亲刚刚被确诊了肺结核。”

“肺结核?”韩宇微微挑眉。

这肺结核虽然不算是什么致命的病症,但是却也是一富贵病了。

动不得,劳累不得,需要长期休养才行。

“那镇北王以后岂不是无法提枪上战场了?”韩宇开口。

陆红瑛点头道:

“父亲咳嗽得很是厉害,身体也有一些虚弱,只怕以后都不能骑马征战四方了。”

“哎。”韩宇轻声叹口气。

对于一位镇守边关的大将军而言,无法上战场,就预示着被判处了无期徒刑,日子简直是生不如死。

“不过这样也好,镇北王年事已高,是该颐养天年的时候了。”韩宇忍不住开口开导陆红瑛。

对于镇北王,那位英勇无比的大将军,戍守边关三十余载,他还是有一些敬佩的。

“嗯。”陆红瑛点头同意韩宇的说法。

虽然父亲现在才年过五十出头,但是因为常年征战的缘故,落下了许多的病灶伤口啥的,实际年龄自然是要比寻常家的男子看上去要苍老些的。

所以,好生休养也许就是他最好的归宿了。

……

邺城

李琰坐在朝堂之上,朝臣们皆是心急如焚。

刚刚得到秘报,说是凉州才刚刚抽调十万大军离开支援中州,才出城不到百里,就遭遇埋伏已久的契丹人偷袭。

双方大战,伤亡惨重。

凉州城内收到消息,立即出兵救援,城内仅留下十万人马驻守城池。

没想到这个时候,远在海那边的东瀛人却夜袭凉州城。

守城将士誓死抗敌,这才守住了城池,但是却伤亡惨重,城内兵马只剩下五万左右的兵马。

而前往支援秦舒的人马却迟迟未归。

凉州城危矣!

太师高杰成冷冷的开口道:

“老臣早就奉劝过陛下,凉州的兵马不能动,眼下如何?”

“…….。”李琰面色凝重,并未吭声。

他原本也是想要支援中州,没想到反而连累了凉州。

他都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下的局势了。

这算是顾此失彼。

不仅没有支援到中州,反而还害得凉州陷入危机之中。

作为万民敬仰的皇上,他愧对于中州城千千万万的百姓啊。

丞相李铭突然站出来开口道:

“高太师,此言严重了,陛下当初抽调人马支援中州也是为了边防的安全考虑。

眼下凉州危机,契丹和东瀛同时出兵,只怕这里面肯定是大有文章的。”

经过丞相李铭这么一提点,李琰也猛的反应过来。

是啊。

凉州和那东瀛人相隔着一条海,双方隔海相望。

这么远的距离,东瀛人又是如何得知人马有变的事情的,而且知道的速度还如此之快。

更是和契丹人一起配合,同时进攻凉州?

越是看似巧合的事情,就越是不简单。

“你什么意思?”顿时高太师就怒了。

李丞相淡淡的开口道:

“没什么意思,只是按照眼下的局势分析而已。看见高太师如此紧张,莫不是和此事有牵连?”

“你血口喷人?”高太师大怒不止。

“我有没有血口喷人,高太师心底清楚。”李丞相也直接给怼了回去。

“好了。”突然李琰大怒,猛的拍案而起。

瞬间两位大臣皆是不敢再言语了。

“身为朝中重臣,二位不仅不做好表率,反而在朝堂之上争论不休,是何用意和居心?”

“皇上息怒,微臣惶恐。”高太师和李丞相纷纷跪在地上。

其他的大臣简直,也皆是纷纷的下跪。

“皇上息怒,微臣惶恐。”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