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林月沁顾寒年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一胎三宝,爹地又来跪搓板了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它的主角是林月沁顾寒年,主要讲述了:林月沁早就站起来了,他看见了,跟在后面站着,两人谁也没说一句话,就心照不宣地走到了外面。顾寒年从不远处站起来接了电话,眼神却是看着并肩而去的夙夙与林月沁,深邃而又昏暗的眼神,神秘莫测。一时,打电话给沐…

林月沁顾寒年小说在哪里可以看

《一胎三宝,爹地又来跪搓板了》免费试读第43章 站起来

林月沁早就站起来了,他看见了,跟在后面站着,两人谁也没说一句话,就心照不宣地走到了外面。

顾寒年从不远处站起来接了电话,眼神却是看着并肩而去的夙夙与林月沁,深邃而又昏暗的眼神,神秘莫测。

一时,打电话给沐子珩的话,还没听清,就又问道:“子珩啊,刚才怎么说话呢?再说话!”

打电话给沐子珩不耐烦,反复道:“顾寒年我说有人偷偷抹去林月沁踪迹,而对方很明显知道我们正在调查林月沁,更铁了心不允许我们无法发现林月沁蛛丝马迹。”

顾寒年凝了眉,冰冷坚硬的味道萦绕在眉眼之间,望着那骑着摩托车远去的二人,眼神锐利冰冷坚硬,便是夙夙了,也唯有自己,才能拥有这份感情。

也唯有他才会拥有这抹去林月沁所有。

“浩成,您听到了没有?”沐子珩问。

“正在听!”顾寒年面色黯然,口气冷淡。

“浩成!目前最快捷的方式是进行亲子坚定。请顾夫人与林月沁进行亲子鉴定!”

“不行,这事先别声张了!现在叶叶所在的地方,换成顾安安了。我也有方法可以证实叶叶。明早你们去公司吧。我给你们说说怎么办?”

顾寒年一边说一边挂断电话。

他似笑非笑,眼神幽远地注视着林月沁和夙夙走远了。

夙夙是我与叶叶的青梅竹马,是一个不容易被你们抢到。

还有,是自己儿子的母亲!

顾寒年沾沾自喜地挑着眉。

他在原地不动很长时间,等了半天,然后转身走进酒店。

回到店中坐在了欧景尧的对面。

欧景尧瞥了他一眼,随口问道:“浩成啊,那不像是你吗?何时学过抢女人?”

顾寒年皱眉看了看自己不经意的表情:“抢劫?”

冷酷冷酷的一句话令欧景尧眉头紧锁。

俯首,不经意间优雅地饮了口,俊雅笑着,方才道:“是不是?看那个夙夙很像林月沁小姐。你这样子,不也是在抢钱嘛!”

顾寒年冷冷一笑,眼底黑眸波诡云谲,暖光映衬下他那精致而完美的五官越发立体起来,挺括的鼻唇鲜活的眉眼,帅气而细致地惊若天人。

究竟谁在抢劫谁,等会才会明白。

他端着筷子风风光光地吃饭。

连菜都是凉的,吃起来觉得非常好吃。

欧景尧看了他一眼笑着不语。

放下筷子优雅地将腿叠了起来,身体稍稍向后靠着,手拿茶杯,俊雅眼神却是好奇地落到顾寒年那张低头吃东西的俊脸上。

顾寒年一阵饱餐一顿,感觉欧景尧眼睛里,咀嚼嘴里的食物,看向自己,看得眼神十分怪异,不禁问:“初次见面就吃?你们这些满脸好奇的表情,让我都有点不好意思呢!”

“呵呵!”欧景尧优雅地笑着,每一个动作都斯雅。

他便微笑道:“今天晚上菜虽然凉,但是看您吃得还蛮香,看您脸色发凉,倒是蛮高兴呢!”

顾寒年还勾勾搭搭地勾起嘴角,有子在身,心中一定很幸福。

以前,孩子,在他看来,真是想都别想。

忽一日,天赐一子,且相貌俊雅,且名闻遐迩,小童星之心自然欢喜。

欧景尧看着顾寒年,一直以为他有事隐瞒。

话锋一转忍不住问道:“浩成啊!你有没有什么事隐瞒了呢?”

顾寒年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帅气的五官眼角眉梢:“景尧啊,你怎么会这样问呢?”

这个人,看了没说什么,但心思非常细腻。

一切难逃其法眼,但此事一时还无法向其透露。

知者少矣!

欧景尧上下其手,看到他答记者问,内心更确信他有事隐瞒。

几个人却共同成长为铁哥们儿,一颦一笑一招一式都可以理解彼此内心的想法?

就连顾寒年都看得很清楚自己内心深处在想什么?

在这四人中,就数他的心最细眼最毒。

他莞尔一笑说:“你浑身上下透着心事!”

“对吧?”“当然了!你怎么知道我的秘密呢?”“你看这不就明白啦!”“哦,那我们就来研究一下这个秘密。”顾寒年把手指到桌子上。顾寒年笑着说:“你向来是火眼金睛的,也算得上是有的!只是暂时还没法跟你说,等会再说给你听。”

顾寒年一边说一边低下头又风度翩翩地吃饭。

也是,自己理解自己,也知道自己。

他不愿讲的话就根本不公开。

欧景尧的眼睛微微一黑,自己猜出来没错,自己不会说话,至是实在是有点没意思。

夙夙一路把林月沁带到山庄门口。

林月沁后来才知道这里的地点,刚好就是白天顾寒年要自己买下别墅的那对地方。

不过这边距离学校比较近,母亲和小孩接小孩上下班的时候,还是非常便利。

暮色四合,夕阳西下,江天际边染着一片红,晚霞缤纷,光怪陆离。

华灯初上!

林月沁从摩托车上下来,一幢欧式风格小楼映入她的眼帘,二层半层风格。

门前也有一小院,只可惜里面花草丛生野草丛生落叶遍地,此地好像好久没人居住。

夙夙摘下安全帽,转过头看着林月沁微笑着说:“叶叶啊,你像这儿么?”

林月沁缩回眼睛望着微笑着满脸笑容的夙夙高兴地点点头:“夙夙!谢谢!在这太好了!”

夙夙打量着屋宇,抿着嘴角:“叶啊叶啊,那么咱们就进来瞧瞧吧!”

“嗯!”林月沁笑嘻嘻的走到了前面。

夙夙望着自己纤弱的背,俊目的眼神有些闪烁。

脑海中回想着以前的情景,内心深处又多了几分怀疑。

“嗨!慕姨!

“夙夙!希望您能帮上忙!”

这天忽然接到叶叶母亲慕姨打来的一个电话,她感到非常惊讶

“夙夙。叶叶在找房。你还了解叶叶的个性。如果叶叶自己能干的话,不容易得到他人的援助。我还有一栋独立的别墅。离江氏学校很近。”

那时候,挂断电话后,他内心深处一直在质疑慕姨是什么人。

但她却是个机警之人,相识7年了,他只知她名,别的概不知晓。

却真心善待叶叶母子四人。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