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三国:我真不是水镜先生免费阅读,三国:我真不是水镜先生全文在线阅读

推荐一本小说《三国:我真不是水镜先生》,主角是司马徽刘表,主要讲述了:蔡瑁透露的消息太过于震撼。震得蒯越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什么虚与委蛇,在这一刻已经成为了过去式。“所以,现在的荆州,当真以为是司马徽的了?”蒯越双目无神,喃喃说道。蔡瑁摇了摇头,“早就是了,只是他一直没…

三国:我真不是水镜先生免费阅读,三国:我真不是水镜先生全文在线阅读

《三国:我真不是水镜先生》免费试读第47章 女闾

蔡瑁透露的消息太过于震撼。

震得蒯越好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什么虚与委蛇,在这一刻已经成为了过去式。

“所以,现在的荆州,当真以为是司马徽的了?”蒯越双目无神,喃喃说道。

蔡瑁摇了摇头,“早就是了,只是他一直没有动作而已。以他的实力,想要从内部搞定荆州,太简单了!各个击破,要不了多久。只是他选择了低调,并没有那么做而已。”

“你管这叫低调?”蒯越瞪着眼睛喊道。

蔡瑁呵呵一笑,“起码你我现在还活着,起码,刘表表面上还是这荆州之主。学学那两个老不死地的,那是真正的老狐狸,今日若不是我强行解释了一番,我看他们俩的意思,好像都不想跟刘表多说什么了。这态度,就很耐人寻味啊!”

许久之后,蒯越长长吐了口气,“罢了,斯人已逝,无力回天了!我只希望司马徽可以给刘表一个好的下场,毕竟他曾经也是一代枭雄。”

“走一步看一步吧,但有件事,你须得在意,墙头草死的最早!”蔡瑁提醒道。

蒯越颔首,“这我自然省得,今日这话,确实是说的有些多了,当反省。”

“刘表越老疑心越大,前不久还对司马徽推心置腹的,现在显然已是有所怀疑,不太放心了。这事,你我就别插手太多了,做好我们该做的事情便是。”蔡瑁压低声音说着,两人缓步出了州牧府的大门。

“我看司马徽现在好像没有决定挑破这层关系,若刘表做的过分了,司马徽不想这么刀的抡起屠刀,恐怕也不得不这么做了。刘表要他的面子,司马徽也是要面子的。”

蒯越无奈的苦笑了一声,“疑心病是他这辈子最大的失败,今日这事办的。刘表曾经脑子也挺清醒的一个人,今日却被一群老狐狸耍的团团转。”

“那你没有办法,你也不看看来的都是些什么人。荀彧、鲁肃哪一个是好相与的,就连那个默默无闻的益州使者法正,我看也不是什么简单货色。倒是黄射,那孩子是真单纯,别人都没有怎么攒簇,他就成了他人手中的刀。”提起今日之事,蔡瑁就相当的感慨。

他几乎全程都是一个旁观者,但看着看着就看不明白了。

但他很清楚,那些老狐狸个个都有自己的目的。

无的放矢,那是蠢货干的事情。

荀彧、司马徽这些个老狐狸,不可能犯这样的错误。

“走吧,找个地方喝点儿去。今日,宜有酒!”蒯越这个玩脑子的,也感觉有些头大了,还是找个地儿听听曲,喝喝小酒再说。

“走走走,我知道个地儿,非有导者不得入其门!是一个绝对的好地儿。”蔡瑁瞬间兴趣大增,说起这事儿,他可就来劲了。

蒯越一听便知道蔡瑁说的是什么地方了,他蹙着眉头说道:“我说的是酒肆,可不是女闾,正经喝点酒便是了。”

“两个大老爷们喝个屁。喝酒,那能少的了叮叮当当,咿咿呀呀,嗯嗯呜呜。”蔡瑁一把拽起蒯越就走。

故意落后了几步的张允,一脸的生无可恋。

“你俩事谈完了,好歹记着点我吧!混蛋玩意儿。”张允疾步追了上去,大声喊道。

女闾这事,他也感点儿兴趣。

……

打发走那些宾客之后,水镜庄关门谢客。

外面不让人进,但里面却有客。

司马徽脑袋上裹着麻布,正与郑玄下棋。

“华歆此人,可堪大用。我近几日,无意间给他透露了一些动,也有意将学宫的大权往他的身上挪一挪。你整天神龙见首不见尾,我也年纪大了,学宫需要一个真正能主事的人。”郑玄眼睛盯着棋盘,嘴边絮絮叨叨的说着。

司马徽喝了口茶,笑道:“老爷子,我看人的眼光还是可以的。我拉他过来,就是看他年轻给您老打下手的,您老往学宫一坐,我估计大事上他也不敢随便拿主意。”

“但我还是希望,学宫以后由他主事,我退居幕后。年纪大了,让我两头劳心劳力,实在是有些扛不住。”郑玄对于自己年纪,有些懊恼。

雄心刚起,这人已到了迟暮之龄,这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

“也是,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您老还是要注意养生。”司马徽说道,郑玄的年龄大了,这也是让司马徽感到无比遗憾的一件事情。

“你多弄点好东西孝敬我,说不定我还能多活两年!”郑玄拂须,爽朗的笑说道。

“好好好。”司马徽笑着连连点头。

其实,郑玄已经多活了两年了。

按照正常的历史进程,这大爷的三周年祭日都快近了。

“说起来,若我记得没有错,孙乾好像是您老人家举荐上去的吧?他这一次没有来拜会拜会你?”司马徽笑问道。

“来了,随便聊了两句,我这辈子举荐的年轻人多了,但可堪大用的真不多。不过,孙乾倒也还行,胜在踏实肯干,骨子里比较忠诚。”郑玄随便发表了几句评价,话锋一转问道:“想好下一步的打算了吗?”

司马徽摇头,“有点,但还没确定。江东暂时是不宜得罪的,鲁肃对红楼商号的一些东西很感兴趣,我已准允他去和糜竺谈了。倒是刘备,我棋差一招,反倒帮他起身了,暂时还没想好怎么对付!”

“刘备……”郑玄念叨了一声,嘴一咂,摇了下头,“我也没有办法!”

司马徽:……

“我准备玩点儿阴的,现在的人还是太实诚了,都太讲究了。搞得我反而一直不太好用阴招,但刘备这厮搞得我有点火大,不用点阴的,我这气不太顺。”司马徽说道。

刘备这家伙的命格,让司马徽狠狠的感受了一波什么叫踏马的惊喜。

就很意外!

这也逼得司马徽不得不上一点儿阴招了。

什么谍子,反间计,统统玩一轮再说。

要说这个时代的人,真的b是有些过分的实诚,还喜欢光明正大的斗。

喜欢听那些不务实的话!

当时看三国的时候,那个蒋干盗书,是真的把司马徽给蠢到了。

如果间谍都是那么干的,那这世界就太清净了。

“干吧,百无禁忌,只要管用的招,那就是好招!”郑玄说道。

他这个名满天下的大儒,反倒竟然不反对。

这让司马徽稍稍有些错愕。

郑大爷这态度,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您老竟然赞成,哈哈哈!”司马徽哈哈笑了一声,反手将军。

郑玄看了一眼棋盘,面色猛的黑了。

“我,悔棋!刚刚听你说话了,没注意看。”郑玄瞪着眼睛喊道。

司马徽:……

行,这样一来,他觉得郑玄赞成损招是应该的。

悔棋,他竟然也干得出来。

不讲武德!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