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我真不是水镜先生司马徽刘表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男女主人公叫司马徽刘表的小说《三国:我真不是水镜先生》,主要讲述了:刘表拍打着肚子,施施然走了进来,“贤弟啊,肚子这东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时不时的就想给主人造个反,若不是为了吃饭,它实在有些多余。”刘备闻言一怔,面色顿时有些不太自然。这个话,怎么听着像是意有所指呢?我…

三国:我真不是水镜先生司马徽刘表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三国:我真不是水镜先生》免费试读第27章 真·亲兄弟!

刘表拍打着肚子,施施然走了进来,“贤弟啊,肚子这东西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时不时的就想给主人造个反,若不是为了吃饭,它实在有些多余。”

刘备闻言一怔,面色顿时有些不太自然。

这个话,怎么听着像是意有所指呢?

我刘备造你刘表的反了吗?

嗯……

好像还没有吧。

想了想,刘备一脸沉痛的说道:“兄长说的是,这有些人,确实就像吃坏了的肚子,总想着自立。”

“刘焉在时,便打造了数百架乘舆。如今到了刘璋手里,仍旧是死性不改,张鲁据汉中,刘璋据巴蜀,这分明就是不认我大汉天下了啊!”

“备每每想到这些,就心痛至极!祖宗基业,如今四分五裂,备只恨自己无力替太子守国门讨贼!”

刘表也就是随便感慨了一句,哪知道引来刘备这么大的反应。

一听不由的心里有些发毛。

他……也想着自立呢。

幸好仔细听了听,发现刘备不是在骂他。

“贤弟有心了,只可惜兄长我现在身体不行,无力远行。不然必随贤弟一同讨贼,匡扶我汉室天下!”刘表一脸认真的说道。

刘备一听这话,悄悄看了一眼一旁安然就坐的司马徽,面色渐渐暗淡了下来。

听刘表这口气,借兵之事,显然是没有什么希望了。

司马徽这牛皮,也吹过头了。

就在这时,却听到刘表问道:“贤弟,兄长多一句嘴,你为什么要想着攻打益州呢?”

刘备闻言苦笑,“不瞒兄长,我一心想要匡扶汉室,但能力不济,手下有将而无兵,也无钱粮,说来实在可笑。”

“兄长不妨张眼看看,本是我汉室的天下,如今处处已另立了山头,换了他人姓。西北虎狼环伺,有马氏等十部人马。中原之地,有曹操。冀州,袁家的天下,辽东有公孙度,江东有孙氏。”

“我刘氏宗族如今所占据的唯有荆州、益州,这两州之地。可偏偏,那刘璋还妄图自立,想造陛下的反。外人如何,尚且不论,自家人不死为国报恩,竟然想着造反,恕刘备无法忍受,必须先打他!”

刘表跟着刘备的思路,绕了一个大圈,忽然间发现,你这个王八蛋说来说去,不就是因为刘璋好欺负吗?

西北之地军卒悍勇,且地形跨度大,不宜作战。

中原曹操,别想了,肯定打不过。

冀州,人家跟曹操差不多。

江东孙氏,人家两代人的基业,早已被江东经营的铁板一块。

剩下的还有个谁?

不就他刘表和刘璋了吗?!

忽然之间,刘表总算是明白司马徽曾经跟他分析过的荆州局势了。

合着刘备这狗儿子是觉得他刘表软弱好欺负,才想夺他的荆州!

好啊,你个王八蛋。

原来主意打在这个地方,行,你挺好。

忽然间想明白这些,刘表看向刘备的目光,渐渐变得阴沉。

司马徽看着这兄弟二人当堂打太极,忍不住就想笑。

这场面,怎么会越看越有趣呢。

这样的场面,必须得有好酒相配。

他目光在周围寻摸一圈,没发现刘表从他那儿搜刮过去的葡萄酒。

无奈只好给自己倒了一杯浑酒,勉强应应场。

刘备被刘表的目光看的心里直发毛,忍不住问道:“兄长,那借兵之事……”

刘表像是恍然醒悟一般,轻奥了一声,说道:“借兵啊,借!贤弟既然要谋一立足之地,我这个做兄长的,哪有不答应的道理。两万精锐,五千老弱运送辎重,贤弟以为如何?”

刘备闻言直接惊呆了,刘表会这么大方?

两万五千军马啊!

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让刘备一时之间感觉晕乎乎的。

“兄长大义,两万五千人马,备必当为兄长拿下益州!”刘备信誓旦旦的说道,面对这么大的利好,一时激动的刘备就差当堂发誓,下军令状了。

不过,精明如刘备,怎么可能会干这样的蠢事呢。

稍微意思意思就行了。

“贤弟说茬了,这并非是我拿的,我只是稍微拿点利好,算是将士们的抚恤,这是为贤弟打的江山。”刘表笑道,“来,贤弟,水镜先生,我们一起满饮一杯。”

“兄长说的是,但备乃是为了我汉室天下,可不是为了我自己。”刘备端着酒杯纠正道。

司马徽起身,“有幸能见到两位使君通力合作的一大美事,我司马徽也能出去吹两句了!为两位使君贺!”

“全赖先生之功!”刘备谦虚说道。

司马徽顿时黑脸,心口还有点堵。

好你个大耳贼,一不小心你就给我挖一坑。

我有啥功劳啊!

暗搓搓的挑拨离间,虽说我与刘表之间也没有什么君臣关系,但你这样说容易影响劳资的商路,断送了荆州来之不易的表面和平。

这个贱人!

刘表看着司马徽那像是蛮牛发怒般的模样,差点没忍住笑出声来。

刘备那番话的意思他很明白,摆明了就是告诉他,哎呀,这个事全是司马徽的功劳,要不是他我办不成的。

这不就是变相的告诉他,司马徽是他刘备的人嘛。

果然,还是蒯良说的没有错。

若不是被蒯良提醒,他恐怕会真的这么以为。

但现在嘛,呵,刘玄德,你这伎俩太幼稚了!

刘表心中对此嗤之以鼻!

劳资都不屑评论。

主宾和谐,酒足饭饱,刘表亲自送刘备与司马徽出了府。

司马徽都走出去了,刘备已经伸手做请的姿势了。

忽然,司马徽一个箭步又窜了回去,口中一边喊道:“差点忘了一件正事,刘荆州,你托我办的东西,我拿来了,一同看看,可不得了啊。”

刘备有些尴尬的收回了胳膊,心中不免有些好奇。

这个司马徽和刘表,又在暗中搞些什么?

但,他好像没有理由再折返回去了。

于是,只能出府,喊上关、张二人一同离开。

但刘备的心中始终惦记着这个事,尤其是在刘表和司马徽都给他借兵的情况下,这突然的一出,让他心中莫名的有些不安。

总感觉,好像要被人坑!

继续阅读小说三国:我真不是水镜先生

(0)
上一篇 2022年8月28日 下午2:44
下一篇 2022年8月28日 下午2:45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