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主人公叫虞玥墨晔的小说哪里免费看

热门网络小说魂穿后,我被病娇王爷盯上了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虞玥墨晔,主要讲述了:刚刚落下的墨晔,忽然又站了起来,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抬着头,眼神当中带着诚恳,对着皇帝说道,“父皇是儿子的身体不争气,是儿子在战场上受的伤太多了,所以落下的毛病,这落下的毛病不容易去掉,他因为我…

主人公叫虞玥墨晔的小说哪里免费看

《魂穿后,我被病娇王爷盯上了》免费试读第52章 胃里的光

刚刚落下的墨晔,忽然又站了起来,然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他抬着头,眼神当中带着诚恳,对着皇帝说道,“父皇是儿子的身体不争气,是儿子在战场上受的伤太多了,所以落下的毛病,这落下的毛病不容易去掉,他因为我已经尽了力了,不要责怪他们这样儿臣才会心里好受一点,而且会保证身体不会再出现任何的问题,而陈也会乖乖的吃药,让身子一点一点的养,好请不要责怪那些太医,他们真的是为儿臣好,尽心尽力的在抑制着儿臣身上的伤。”

他苦口婆心的说着,眼神当中带着几分不忍,而看见这个儿子,这番模样皇帝的心也跟着软了软,不过这都是一瞬间的下一刻,他看着跪在这里的乖巧的儿子一伸手把他从地上扶了起来,把他往一旁的凳子上引的时候,皇帝的语气悠悠却是不知道痕迹的开始了,他今天的计划,“身体这么弱,还需要好好的养着,就不要再掏那些新的前些日子,我分不开身,所以没有注意到你,皇兄竟然把你派到淮南去了,这明明是他的差事满朝文武这么多,他自己不去做偏偏又让你去做,这平时也是动不动就要过去,他那么多的事情还给别人去做吗?他还有什么事情要忙啊?”

皇帝幽幽的说着,眼神中带着一种谨慎,更是带着一种试探。

而坐在那里的墨晔,心思一动下一刻却是抬起头来看了一眼皇帝,他似乎是无意当中抬起了头,眼神清澈见底,语气也是干净至极,“今年直说,南方那边发生了大旱,下面的褶子已经递了,上来听下面的人说父皇,因为这件事情感觉到非常的忧虑,常常夜不能寐,所以皇兄觉得应该替父皇分一点责任,所以这些日子一直在想如何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南方大旱的问题,不要让这种问题年年打扰到父皇。”

听到这个儿子这么说,皇帝倒是愣了一下,似乎没有想到答案居然是这个,“哦?”

他认真的,看着眼前的儿子,仔细的辨别着他眼中的神色,可是无论怎么辨别这个儿子都正常至极,大殿里的气氛瞬间变得无比的安静,而坐在

躺椅上的人和坐在一旁凳子上的人似乎,就这么岁月安好的作者,看起来无比的和谐安静。

可是在帝王家又怎么可能有这样的安静和谐呢?下一刻皇帝轻轻笑了一下,然后慈爱的看着眼前这个看起来非常单纯的孩子,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就如同儿时一般,然后语气悠悠似乎带着一种感慨的说道,“这是你皇兄对你说的?”

坐在那里的七王爷眼中还是带着那样的澄清,点了点头,然后认真的说道,“是,皇兄对我说的。”

皇帝眼神一冷,唇角微微一沉,下一刻却是哼了一声说道,“难得他有这样的心情,只是他却从来没与我说过,这开水渠也好,还是银水源也好,终究不是一件小事。”

但不管哪件事情,太子从来都没与他说过这其中的缘由,想想也就知道了下一瞬间皇帝就看向了眼前的儿子,在眼神当中带着审视,似乎想要看一看,他眼睛里面到底是否还干净如初。

“或许皇兄是没来得及跟父皇说?”眼前的儿子也皱起了眉头,似乎有些不解喃喃自语时。

“哼!”皇帝又是冷冷一哼,下一瞬间,却是忽然之间语气一转,然后带着几分关切的看着眼前的儿子,“所以他和你说,他和虞家那位大小姐现在关系甚是密切,也是为了让虞家拿一些银子去修水渠吗?”

“难道不是吗?”眼前的儿子更迷茫了,似乎整不明白这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了。

“当然”皇帝想说当然不是,只是这话音还没落,下外面就传来匆匆的脚步声。

抬起头朝外看去,却发现老太监已经走了进来,走到他面前的时候恭恭敬敬对他行了一个礼,然后语气当中满含深意的说道,“启禀陛下,太子殿下到了此时,正在殿外。”

皇帝的眼睛眯了一下,眼中划过胃里的光,那一瞬间他下意识的看向了眼前,却发现眼前的这个儿子爷带着几分迷茫的看着店外,似乎在看着那边赶过来的太子,他眼神还是那么清澈,脸上的表情也多多少少带着几分惊讶,但除了这些以外,再也没有其他皇帝心中忍不住的腹诽,难道这其中真的没有眼前这个儿子的问题,下一刻他抬起头朝眼前的老太监看去,却发现老太监对着他微微的摇了摇头,皇帝的脸慢慢的沉了下去。

交代眼前的老太监去七王爷府邸的时候,他就曾经说过这件事情千万不要整得动静太大,不要让太子殿下注意,然后他悄悄的和眼前的这个儿子谈话相比眼前的老太监必定是谨慎之举,可是就算是如此谨慎,太子还是在听到风声之后就过来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如果路上没有出现任何的圳:漏,那只大皇宫之内在他的身边就有太子的眼线,想到这里,皇帝的脸色彻底的冷了下去。

“儿臣参见父,皇父皇,万岁万岁万万岁!”走进来太子殿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个礼。

皇帝抬起眼睛,看着眼前的太子却发现他的额角的头发微微有些湿润,他的眼睛眯了一下,然后冷笑出声,“太子来的还真是时候来的都很快,这外面的天也不算太热,难道太子的布撵上没有冰块吗?怎么着额角的汗还这么的重呢?”

太子心中一凛,知道这是他的父皇,又开始怀疑他了,他知道这些事情必须要好好解决,若是解决不好皇帝对他的猜疑,可真的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让他喘不过气来,于是下一刻他抬起头露出了一个憨厚的笑容,“父皇,儿臣想着,这炎炎夏日这冰制作起来非常的不易,所以就省些用,现在南方大旱,儿臣想着尽自己一份绵薄之力,然后就没有带冰块,所以这额角的汗就重了一些。”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