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大周一品侯最新章节,大周一品侯免费阅读

火热小说《大周一品侯》强烈推荐大家阅读,主角是苏晨慕巧巧,主要讲述了:“相公,什么是火锅啊?”慕巧巧第一次听到火锅这个名字,顿时天真的瞪着大眼睛发问。“就是一锅汤,把蔬菜啊,肉啊放进去煮一煮。”“啊?那不就是胡乱炖出来的菜了吗?”慕巧巧没有对于火锅的概念,听到这里小脸上…

大周一品侯最新章节,大周一品侯免费阅读

《大周一品侯》免费试读第24章 偶遇镖局大少爷

“相公,什么是火锅啊?”

慕巧巧第一次听到火锅这个名字,顿时天真的瞪着大眼睛发问。

“就是一锅汤,把蔬菜啊,肉啊放进去煮一煮。”

“啊?那不就是胡乱炖出来的菜了吗?”

慕巧巧没有对于火锅的概念,听到这里小脸上写满了拒绝。

“不不不,这可不一样,等明天我去赵县买一点香料,回来自己熬一点底料,你就知道厉害了,至于现在嘛……先陪我好好过一晚上再说!”

苏晨不再多话,直接饿虎扑食般的将慕巧巧娇小的身躯抱进怀中,脑袋埋进秀发,感受着少女的体香。

“我去灭蜡烛……”

慕巧巧的小脸红扑扑的,挣扎着从苏晨怀中起身,灭掉房中的蜡烛后,在黑暗中羞涩的伸出玉手,缠绕在苏晨肩头。

……

美好的一晚上,转眼就这样过去。

第二天一大早,苏晨便继续捎带着人来了赵县。

顺便带上的,还有他的三十多坛已经加工好的酒。

今天的这些酒,苏晨就不准备自己送了。

苏晨准备来回运输几趟,在赵县买一点粟酒,回到自己家里面自己也酿造一些青梅酒。

至于今天早上运输过来的青梅酒,苏晨在驿站找了几个车夫,帮自己送到了各大酒楼,让他们继续做免费的试喝活动。

在把任务全都安排下去以后,苏晨也来到了位于赵县城门口的一处名为同心酒馆的地方。

“老板,粟酒怎么卖?”

“十文一坛,十坛以上可以按九文卖你。”

店里面的老板是一位精壮的青年男人。

看起来完全没有市侩的商人气息。

见到苏晨进来,开口的语调极为平淡。

“那我要是要几百坛呢?能不能再便宜点?”

“哦?”

青年男人听到这里,便从椅子上站起身来。

“鄙人张昆仑,不知阁下买这么多酒,是要做什么?”

大批量的出货,他是可以给的,但苏晨要这么多酒,实在是有些反常。

出于好奇,张昆仑便多问了一句。

“哈哈,是这样的。”

苏晨将手中的一封信递了过去。

这封信便是赵青山帮助苏晨写的引荐信。

赵青山告诉苏晨,要是有大批量的货物,可以直接来到同心酒馆,这里的老板能收。

既然能收,便也能卖。

“这是……哦,苏先生,您就是那位酿制出来青梅酒的大师啊!”

张昆仑古井无波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波澜。

再度看向苏晨的时候,眼神也有些不一样了。

“是我。”

苏晨点头后,张昆仑的脸上立刻流露出满意的神色。

“您的酒昨日在城中已经传得沸沸扬扬,不知苏先生可否让鄙人浅尝一杯?”

“当然可以,不如我直接送您一坛。”

这个酒的成本不高,苏晨想送可以随便送。

关键是路子要打通。

只有这样才能把做出来的东西给卖出去。

张昆仑言语间颇有城府,路子想必也广,将青梅酒交给他,倒是个不错的选择。

“多谢。”

对方看到苏晨如此大方,便没有推辞,直接从苏晨车上剩下的几坛酒中帮着搬下来了一坛。

自己拿着木勺盛了一口后,便忍不住坐在了原地深深回味。

“苏先生,这酒怎么卖?”

“还没有确定,可能是十两左右吧。”

张昆仑听到此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十两银子一坛,你有多少,张某便要多少!”

苏晨本来还觉得这个价格稍微有些高。

不想对方竟是如此豪气。

“好,不过最近这批酒已经有人预定,若是张老板想要,需要再等几天。”

“无妨,如此美酒,值得我等!”

话已经说到这里,张昆仑突然开口问了一句:

“苏先生,我冒昧问一下,您这青梅酒,莫非是要用这粟酒加工?”

“是的。”

苏晨并未避讳,承认了这些酒是加工而出的。

“哈哈,果然,我在其中还品尝到了粟酒的香味,里面的辛辣还有回苦却被完全压制了下去,先生的手段不凡啊!”

“还好。”

苏晨被对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只能是笑着应了几句。

“这样吧,您所需要的粟酒,我直接不要钱送给您,单之后您的青梅酒,要全全都卖到我这里,如何?”

张昆仑能够将同心酒馆做到整个赵县中独一份,也是有些道理的。

三言两语间,便准备将苏晨绑定到自己这边。

“可以是可以,但我怕到后面你卖不完。”

同心酒馆仅仅只是一家小酒馆而已。

以后苏晨要是真的在这个世界扩大了规模,将青梅酒销往各地,张昆仑这一家小小的酒馆可是不够支撑起来的。

不料听见苏晨的话,张昆仑的脸色却有些古怪。

“哈哈,苏先生莫不是说笑了,赵老爷子难道没有告诉你我父亲是谁?”

“什么意思?”

苏晨愣住了。

难道这家伙还是个官二代或者富二代?

“家父叫张汗青,西南地区走镖的,应该都听说过他的名号。”

“大镖头啊?失敬失敬!”

要是这种走南闯北的人,那售卖的渠道自然是非常之多。

想到这里苏晨便放心了。

“哈哈,所以说你的这些酒我就算是卖不完,我父亲他们的人也能给整出去,到时候不只是赵县,还有很多别的城里都能有青梅酒售卖!”

“那行,以后的酒我就送到你这里吧!”

苏晨很是满意。

不过随后他就升起了一股疑问。

都说古代时候的很多武林高手战斗力都很强。

作为大镖头张汗青的儿子,张昆仑想必也身手不错。

苏晨可是有一个武侠梦的!

“对了张老板,你既然是镖局众人,武功想必不错,多年习武下来,你这里存有没有武林秘籍啊?或者什么绝学,可否让我看看?”

“嗯?苏先生是要做什么?”

张昆仑有些疑惑。

“是这样的,我一直都想习武,但家中没什么渠道,今天和张老板一见如故,便想讨教点武学心得。”

飞檐走壁,隔山打牛这种,苏晨可太喜欢了!

瞪大眼睛,苏晨期待着对方的回应。

但这时候张昆仑的脸上却露出了一股怪异之色。

“苏晨兄弟,你从哪里听说的武功秘籍?习武之人是没有一蹴而就的……”

“啊?那你们镖局有什么心法,招式什么的吗,可不可以教教我?”

苏晨不屈不挠,厚着脸皮继续讨要。

张昆仑想了想后认真的道:

“有是有,但我说句不好听的啊,苏先生,您现在这个年纪才开始习武,估计终其一生也就只能当一个三流高手……”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