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医品庶女:偏执王上心尖宠三三酒,医品庶女:偏执王上心尖宠最新章节

小说:医品庶女:偏执王上心尖宠

作者:三三酒

简介:她悦岺衣明明是一个千金小姐,却是国公府最不受宠的庶女,双亲被害,后母不当人,但是她却遇到为她倾心的世青许,霸道偏执的世栩楠,宫里的小太医齐笙……在一路的险境明争暗斗中,走上了医后巅峰。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医品庶女:偏执王上心尖宠免费阅读

《医品庶女:偏执王上心尖宠》第1章 不安宁的国公府免费阅读

奕朝十年,太平盛世,和暖的春气笼罩着奕朝城。

国公府内,一位身着艳丽粉紫华衣的中年女人怒气冲冲的疾步向后亭院走去,她身后还跟随着几个丫鬟与家丁。

“啪”后亭院的门被女人一脚踹开,伴喝着女人的斥声“悦岺衣呢?给我滚出来!”

门被踹开,院内的一个丫鬟神色一震又急忙向女人行礼道:“夫人,二小姐去后山药圃了,夫人息怒。”

“药圃?哼!”女人轻蔑的道:“怎么现在家贼都喜欢治病救人的嘛!”

丫鬟跪在地上微微抬头瞧了一眼面前盛气凌人的女人,丫鬟很疑惑,怎么二小姐又成家贼了。

“夫人…”丫鬟正想说什么,抬眼便瞧见一袭素衣女子缓步进入院内,丫鬟像看到救星喊道:“小姐…”

一袭青色素衣,额头还带了一顶斗笠,斗笠下的小脸面无表情,轻薄小小的嘴唇微微抿着,细长的柳叶眉皱了皱,一双狐狸般的凤眼冷冷的看向了女人。

悦岺衣心中不快,她正在药圃怡然自得的处理着药材,便有人来通报国公夫人去了她那处闹腾。

悦岺衣进了院向女人行了个礼,淡淡的道:“夫人,为何事而来?”

“哼,你还有脸在我面前站着,你院里的人拿了我霜儿房里的玉饰,怎么你别说你不知情?”

女人雷厉的声音有些刺耳,悦岺衣皱了皱眉头揉了揉耳朵道:“夫人,是不是弄错了,后亭院的丫鬟也就两个,小厮也就三个而已,平日人手都不够,哪有什么闲工夫去偷东西?”

地上的丫鬟叹了口气,忧郁的看着面前这一幕,这个女人是国公夫人,脾气出了名的差,霜儿是国公夫人的宝贝嫡女,隔上十天半个月国公夫人就要借霜儿为由来后亭院闹,丫鬟心里发紧,这次国公夫人借由偷盗怕是要把后亭院折腾个底朝天。

“哦?那你是不承认了?”国公夫人轻蔑一笑随即怒声下令:“给我搜!”

说罢,国公夫人身后跟着的五六个家仆便开始在后亭院里搜索起来。

噼里啪啦的一顿折腾,后亭院里晾晒的药材被翻倒在地,五六个家仆的动作极其粗鲁,就好像不是在找东西,就像是在拆家一样。

一顿搜翻后,家仆们回来道:“禀报夫人,并没有找到霜儿小姐的东西。”

“没有?”国公夫人微微疑惑,轻轻踱步走到悦岺衣身边,声音阴阳怪气的道:“悦岺衣,你藏哪了?那可是霜儿象征嫡女的玉佩你也敢藏起来?”

“夫人既然没有在我的院里搜出丢失的东西,是不是可以回西厢院了?”悦岺衣抬眼冷冷的道。

悦岺衣眼里带着一股子寒气,看到院里被糟蹋成这样,她心里不爽的很。

国公夫人被这样瞅着心里有点发怵,脸不由自主的抽了一下说道:“这次没搜到也算是给你了个教训,贱人的女儿就是贱人,不要学人家装好人摆弄药材给人看病,搞不好医死了人还要给国公府摸黑。”

说罢,国公夫人一甩粉紫色长袍的袖子便撞开悦岺衣昂扬离去。

悦岺衣微叹一口气,对跪在地上的丫鬟说道:“起来吧小枝,收拾一下吧。”

小枝起身,揉了揉跪疼了的膝盖抱怨的喃喃道:“小姐真的不告国公爷吗?国公爷知道了会惩罚她们的。”

悦岺衣摇了摇头没说什么,弯腰捡起被打翻在地的药材。

在她眼里,她的父亲,悦国公爷,对她来说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国公爷对她很好,但是公务繁忙却无暇照看她,更不用说这些琐事了。

她的娘是国公爷的极其宠爱的爱妾,姈柯娘,姈柯娘在去年就去世了,得了一种慢性病,不治之症,请了无数的大夫都治不好。

也是因为如此,悦岺衣开始习医术,她不理解为什么这种病治不好。

其实她是有点眉目的,她感觉这应该不是病,是一种慢性毒药所致,但下毒的人她还不确定是谁。

晌午这国公夫人过来一闹,悦岺衣便没有什么胃口吃下东西了,悦岺衣从小就有这个毛病,心情一差便不进食了,娘还在的时候做的煎蛋卷是她极爱吃的,也是唯一能吃得下的东西了,可是,娘已经去世一年了。

后亭院收拾妥当悦岺衣便又窝在药圃习医术去了,丫鬟们都心里哀哀叹气。

今天是月中十五,按例是每月国公府上下众人一起在前厅吃夜饭的日子。

悦岺衣午后困倦便躺在躺椅上睡着了,醒来时还是小枝叫醒的,说是前厅的人来请了。

国公爷是朝廷重臣,每年得到的赏赐都不少,国公府也装修的很贵气,前厅里面镶着上好的红木显得很华丽,前厅早已热闹非凡,一席圆桌已经坐了国公府的一众家眷。

“母亲,什么时候可以开饭呐?”一个女孩儿掐着筷子盯着桌子上的各种美食佳肴委屈的说道。

这个女孩儿长着包子脸,一双圆溜溜的眼睛瞪的大大的,穿着鹅黄色的衣服,娇里娇气的,便是国公府的嫡女了,悦霜儿。

国公爷慈爱的看着悦霜儿笑着说:“国公府有国公府的规矩,要守规矩人齐了还要进行拜礼呢!”

国公夫人的头饰戴的金镶玉,脸上脂粉也很贵气,艳丽的红唇一张一合,带着不满的道:“老爷,人全都到了,就差悦岺衣这个丫头了。”

国公府上下人人都知道国公夫人不待见这个妾室所生的悦岺衣,大家对她的印象觉得她是一个乖巧柔弱,一天摆弄药材学习医术的庶女罢了。

“二小姐到。”小厮通报了一声,悦霜儿喃喃的白了一眼进来的人说道:“好大的脸面,这么多人等你一个。”

悦岺衣微微笑着行了个礼,“下午小睡了会儿,竟睡过头了,来晚了,让父亲母亲久等了,是孩儿的错。”

国公爷笑着说“没多久,快入席吧”

国公夫人白了一眼悦岺衣, 在座的大嫂二嫂尴尬的笑了笑,众人行过礼后欢声笑语,但都没什么人与悦岺衣说话。

悦岺衣最头疼的就是每月十五的这顿家宴,这个家她谁也不愿意见,唯有大哥二哥对她这个小妹妹还是好的,后院山的药圃就是大哥二哥给帮着建起来的。

只不过大哥二哥今日依旧在宫里给皇帝做事,并没有回来参加家宴。

现在的国公夫人是国公爷的继室,大哥二哥是先夫人所生,所以大哥二哥对这个国公夫人也算是面子上的关系,按理说,悦岺衣受欺负了也是可以告诉大哥二哥的,大哥二哥都是在朝为官为吏,只是悦岺衣不爱麻烦别人,受了委屈也只愿意闭着嘴默默的发呆。

“母亲,过几日的裙华宴霜儿准备的怎么样了,可有漂亮的衣服?不够的话,二嫂这里新得了些蜀锦可以拿去做新花样的衣裳。”年轻美貌的二嫂笑盈盈的对着国公夫人说道。

悦霜儿立马抢声道:“好啊好啊,我正好发愁找不到什么衣服呢。”

站在悦岺衣身边的小枝鼻吸哼了一声,谁人不知悦霜儿的衣服多的两间屋子都塞不下,倒是我家二小姐,缺衣少食的。

“弟妹,我看霜儿是不缺漂亮衣服了,咱们家可还是有位二小姐的,咱家二小姐也得添身亮色衣服了,二小姐天天穿着素色的衣服怕是最需要了。”大嫂瘪了瘪嘴打岔道。

“啊,母亲,妹妹也要去啊?”悦霜儿撅着嘴发出了疑问,不屑一顾的打量着坐在角落的悦岺衣。

国公夫人微微启唇看着悦岺衣道:“悦岺衣,两日后便是皇亲国戚的裙华宴了,你可有准备?你毕竟不是嫡出,要准备的得当才是,不要丢了国公府的脸面。”

“夫人所言极是,不如二媳妇把蜀锦赠予岺衣叭。”国公爷点了点头。

悦岺衣心里清楚的知道,国公夫人并不想让自己去,裙华宴就是一个选女婿选媳妇的聚会罢了,自己最好不露面才让国公夫人得心,但是悦岺衣可是那根让国公夫人烦得要死的针呢。

“好的父亲,那我就谢过二嫂了。”悦岺衣起身行了个礼。

坐在国公爷旁边的悦霜儿盯着悦岺衣,那眼神似乎要吃了悦岺衣。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我是推书机,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留言找书书评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