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穿书之我能得十倍返还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推荐一本小说《穿书之我能得十倍返还》,主角是辛妘郁秦安,主要讲述了:一片寂静之中,本就气恼的胡葵葵最先回了神。抬手指着辛妘,声音颤抖。“你你你,不要脸你!”辛妘回以挑衅的笑。要脸有用么?有男主香吗?眼看着胡葵葵愤怒之下,开始调动灵力,辛妘却是平静的很。果真,下一刻,胡…

穿书之我能得十倍返还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穿书之我能得十倍返还》免费试读第11章 柳银

一片寂静之中,本就气恼的胡葵葵最先回了神。

抬手指着辛妘,声音颤抖。

“你你你,不要脸你!”

辛妘回以挑衅的笑。

要脸有用么?有男主香吗?

眼看着胡葵葵愤怒之下,开始调动灵力,辛妘却是平静的很。

果真,下一刻,胡长老伸手拦住了她。

另一手凭空抓出一枚储物戒,将之前的五个灰色小袋装进去。

灵力托浮,送到了辛妘面前。

“这里面是五千下品灵石,只当赔罪,此事能否到此为止?”

辛妘笑了笑,不再装样子。

站直身体,将那储物戒拿到手中。

“胡长老,我虽然年龄小,但入宗之前,见过不少教育孩子的场面,总结下来也很简单……孩子不听话,打一顿便好了!”

“你……唔嗯!”

胡葵葵还想说话,却觉一团灵力堵在了喉间,使得她无法发声。

胡长老语气平静。

“理是这个理没错……放心,我会的。”

说着,转头看向胡葵葵,声音转冷。

“与我过来!”

胡葵葵不得不点头,跟着他一同转身。

临了,还是忍不住看向辛妘,似是想通过眼神,表达个什么。

只是情绪还未有流露,便被一只手挡住,强行正了回去。

辛妘神识扫过手中的储物戒,确定了里面的灵石数量,便不再关注那对叔侄。

她早就知道,这事儿闹不大。

胡家在仙灵宗,可不是只有一个掌权的长老,而她,一个小小的外门弟子,何德何能与一个家族掰手腕?

所以从一开始,她的目的就是要好处。

示敌以弱找出证据,挑明谋害之事,将此事先行定论。

等胡长老来了,如果想要保住胡葵葵,就一定会选择私了。

因为这件事发生在众目睽睽之下,有太多人知道真相。

一旦继续闹,引来宗门执法堂插手其中,执法堂为了保证宗门弟子眼中的公平公正,必定会秉公办事,绝不敢徇私纵容。

那时,胡家再想活动关系,捞出胡葵葵,便没那么容易了。

私了,是最好的方式。

而对于辛妘来说,与其正面与一个家族对刚,不如拿敌人的资源增强自己。

等到拥有了和敌人掰手腕的实力,再来解决今日恩怨。

比如认了原文中那个第一剑修的便宜师父之后……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没实力之前要苟住发展,有后台之后要狗仗人势!

辛妘一边在心底的小本本上记下今日的事,一边抱拳,冲着周围的人道谢。

“刚才,多谢诸位的帮忙!”

又对上旁边的女弟子,躬身一拜。

“多谢师姐!”

女弟子眼角抽动,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帮什么?帮你演了这出戏吗?

最终,她轻叹一声,扶起了辛妘。

“不用谢。”

辛妘站直身体,露出个温和的笑。

女弟子看了看她,试探开口。

“你刚才说与郁师弟……是真话?还是想气那胡葵葵?”

辛妘眨了眨眼,随后露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我倒是想那是真话,但……”

话未尽,但在场众人都明白了她的意思。

女弟子亦是如此。

“这么说,今天的那些传言,也都是假的?”

辛妘点点头。

“我昨日确有去过那边,只是……未进竹林,便撞上了巡逻队伍。”

虽然说,舔狗要继续做,但坐实谣言,给男主惹麻烦这事儿,却是不能了。

她怕被打。

听到辛妘的解释,周围一众人恍然的点了点头。

女弟子笑起来。

“我突然觉得,你这师妹也挺有意思。”

辛妘默默打出了一个问号,正想说什么,却听女弟子话语一转。

“对了,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还在这儿接任务?”

“不了。”

辛妘摇头。

“我入门至今,还有一月才满一年,所以接下来,便暂时不接任务了。”

“这样……”

女弟子点点头,笑道。

“我叫柳银,若是一月之后,还打算接炼器有关的任务,可以来寻我!基本上……我每日都会来一次灵材堂。”

这倒是意外之喜。

“谢谢师姐!”

辛妘道过谢,又与柳银聊了几嘴,等周围的人散的差不多了,才与之告别,独自一人离开了灵材堂。

等她走远,柳银思索一瞬,与几人进了107号房间。

“柳师姐,这些皮的确都是毒火蜥皮,但其中的火毒,已经被全部祛除,是处理完毕的皮革。”

“可是我看她的模样,甚至不知道水灵玉的存在!”

“没有水灵玉,她是怎么处理了这些火蜥皮,还不曾中毒的?”

几人面面相觑,皆不知答案。

柳银拿过一张火蜥皮感受一番,忍不住笑了笑。

“这师妹,果真有意思。”

……

灵材堂二层,某个房间。

胡长老等胡葵葵进了房间,便挥袖将屋门关上,脸色难看的望向她。

“愚蠢!”

“设计便设计,留下证据不处理,还敢亲口承认事情就是你干的?你是嫌命长吗?”

胡葵葵不服气。

“承认了又怎样?她一个外门弟子,就算真的死了,又有谁会管?”

这话,让胡长老的怒斥卡在了喉间,不上不下。

最终,他失望的摇了摇头,坐在了椅子上。

“收拾东西,回你爹娘那边去,这件事情,莫要再管!”

“我不!凭什么是我离开?你是我的三叔,不为我说话,还向着她,还因此打我?”

胡葵葵说着说着,眼中便有了泪,声音里满是委屈。

胡长老叹气,语气平缓了一些。

“你可知,昨夜峰主过来找过我?”

胡葵葵不解,抽噎着答。

“我知道,三叔你今早说过。”

“峰主所问,便是有关这辛妘的事情!”

“不可能!她只是个三灵根的外门弟子,峰主问她做什么?”

胡葵葵直接顾不得哭了,激动不已,随后似是想到什么,急道。

“肯定是她犯了什么事对不对?她做错了事!”

胡长老再次叹气,摇头。

“不,我看峰主的意思,恐怕是有收徒的打算。”

“不可能……”

胡葵葵如此说着,声音却是弱了下去。

因为她知道,三叔不可能在这种大事上欺骗自己。

可是……凭什么呢?

“回去之后,在家安心修行,别再想着害人,那辛妘,若真成了峰主之徒,便不是我胡家能惹,可明白了?”

胡葵葵缓缓点头。

“我明白了。”

低垂的眸子里,却是有不甘的情绪翻滚,长久不息。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