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重生后我把权臣哥哥宠上了天糖糖爱恰糖,重生后我把权臣哥哥宠上了天最新章节

小说:重生后我把权臣哥哥宠上了天

作者:糖糖爱恰糖

简介:顾长乐重生了,重生之后她知晓住在自家府上的陆怀瑾长大之后成为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大人,于是她喜滋滋地想要抱权臣大人的大腿,结果大腿还没有抱稳,她却不知不觉将权臣大人宠上了天。陆怀瑾其实是一头饿极了的狼,一直想将小姑娘拆吃入腹。她养狼为患,以身饲狼却不自知,于是姻缘节那日,嚣张跋扈的顾长乐收花收到手软,却也被家里的老狼狗按在树下亲到腿软。【嚣张贵女&腹黑权臣/明宠&暗宠】【双洁/相互救赎】

支持正版阅读:番茄小说

重生后我把权臣哥哥宠上了天免费阅读

《重生后我把权臣哥哥宠上了天》第1章 重生免费阅读

景德二十年

夏风微凉,蝉鸣不绝,长乐院的竹林像是浮在天边的一朵绿色的云,一吹就散。

顾长乐窝成一团,重重的棉被压在身上,可是她还是觉得冷。旧伤与天蚕丝的反噬纠缠在了一起,让身在夏天的顾长乐如坠冰窖,全身都打着抖。

顾长乐感觉外面静悄悄的,没有人,一个人也没有,真安静啊……

不知道陆怀瑾政变成功了吗?狗皇帝死了没有?

四周愈发安静了,怎么连蝉都不想给自己唱曲了,顾长乐想,果真是快要死了,真不甘心啊,明明就差一点点的。

………

顾长乐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刚出生娘亲就死了。

梦见七岁的时候家里来了一个漂亮却很清冷的哥哥,有一个好听的名字叫陆怀瑾。这个哥哥很好看,可是却不理人,为了让他理自己,她偷偷将他喜欢的砚台藏了起来,却被爹爹打了,她发现这人就是来跟她抢爹爹的,于是自己就一直捉弄他,捉弄了三年。

梦见在她过十岁生辰的时候,官兵涌到自己家里,将东西砸了个遍,搜到一张信纸,说爹爹私通敌国,将爹爹抓了,爹爹怎么可能私通敌国呢?他可是大周的战神,是大名鼎鼎的护国将军。

爹爹被万剑穿心,死在自己面前,自己却无能为力,只能拼命向坐在高台上那明黄的身影磕头,求他饶了爹爹,他曾经说过,爹爹是他最好的兄弟,他应该相信爹爹不会通敌卖国啊……

她感觉自己额间一片湿热,手拂过去,满眼皆是血红。耳边回荡的是大公无私,正气凛然的帝音:“顾将私通敌国,事情败露后意图谋反,已然伏诛,朕不胜痛心,念其子年幼,将其发配北疆,永不归京……”

梦见被自己欺负了三年的陆怀瑾说:“等我,我会将你风风光光的接回上京。”,怎么可能呢,他只会天天读书,怎么斗的过奸诈虚伪的狗皇帝呢?不过顾长乐还是觉得心暖暖的,所有人的抛弃她了,只有陆怀瑾没有。

顾长乐感觉自己要死了,寒风哗哗的灌进她单薄的囚衣里,雪冰冰凉凉的砸在她的身上,她好像等不到陆怀瑾了,她倒在地上,雪软软的,像是暖和的棉被,好像不冷了……

“丢在这里确定没问题吗?”

“顾府只剩下了她一人,没有人会追究的,在寒冬腊月里遣她去北疆,这上头本就存了弄死她的心思,放心,没问题的。”

“嘘,上头的心思岂是我们这种人可以随意揣度的。”

“这里天高皇帝远,人烟稀少,谁能听的到?将她扔在这便行了,难不成还真送到北疆,我们去潇洒几天,到时候回去复命就行。”

她梦见有人将自己从雪地里捞了出来。

然后她进了无影阁,开始学琴棋书画,学杀人。

她的梦里好像没有其他颜色了,只有满眼的血红。

梦的最后她去杀狗皇帝,却失败了,她真不甘心,本以为就要死了,却被一个男子救了,是陆怀瑾。

…………

顾长乐朦朦胧胧之中看到一个白衣男子朝自己跑过来,剑尖的血一滴又一滴的砸在地上。

这个人怎么长的这么像陆怀瑾?

果然是梦啊……

他怎么会来看我呢……

自己又怎么配的上让他来看我呢……

…………

……

“顾长乐,醒醒,你口水流我话本子上了。”

顾长乐感觉耳边嗡嗡的,吵得很,自己是死了都不能瞑目吗?

“顾长乐,你他妈给小爷我醒醒,小爷这本话本可是等了好久才买到的,可是珍藏本。”

顾长乐手上传来一阵痛,她艰难的睁开眼,阳光照在书案上,她有点恍惚。

书案?

还有谢长歌?

顾长乐盯着眼前的谢长歌。

他穿着一袭黄色小褂子,肚腩像凸起的小山丘,顶着一颗明晃晃的金扣,红带绑了两个小发髻,活脱脱的散财童子在世。

“谢长歌?”

怎么回事?

谢长歌也死了?还死的这么早?

“你他妈不要这样盯着小爷我看。”有点瘆得慌。

谢长歌将那只还掐着顾长乐手臂的手偷偷挪到身后。

“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投我以木桃,报之以琼瑶。匪报也,永以为好也……”苍哑的声音缓缓流淌在顾长乐的心里。

顾长乐顺着声音看去,是两鬓已经斑白,拿着书卷的手背在身后,闲闲踱步的夫子。映入眼帘的还有那一张张书案和摇头晃脑的小孩。

小孩……

顾长乐反应过来,伸出双手抓住钻到书案上的光柱。

是一双稚嫩的手。

“真干净。”顾长乐看着自己的手开怀的低笑起来,

“真干净……”顾长乐透过双手看着屋顶上洒下的光和太阳,低喃着,仿佛要确认什么。

她笑着,豆大的泪珠却打在话本上,出现了一个又一个暗色的印子。

“顾长乐,你怎么又哭又笑的,小爷我可没下重手!”谢长歌心虚的咽了咽口水。

“你哭就哭,不要弄湿小爷的话本子。”半晌,谢长歌补充道。

顾长乐此刻哪里听得到谢长歌在说什么。

她狠狠的拧了自己一把,是痛的。

此刻她才相信自己重生了,这种光怪陆离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了自己的身上。

她回到了小时候,爹爹还没有死,顾府还没有被抄家,她还有重来的机会。

老天有眼给她顾长乐赎罪和报仇的机会,这一世,她要逆天改命,要让爹爹光光荣荣,平平安安的活在这个世上。

“这阳光真香。”好久都没有看到这么美的天了。

顾长乐深吸了一口空气,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轻松与快乐。

“阳光哪里有香气?”谢长歌奇怪道,“你该不会睡傻了吧!”

“有。”顾长乐喃喃道。

谢长歌瘪瘪嘴:“有有有,你慢慢闻,将我的话本子还来。”

说罢将顾长歌手臂下的话本子扯了回来。

她一把抹去泪珠,看着对着话本子不断吹气的谢长歌问:“谢长歌,今年是景德几年?”

“你该不会是真的睡傻了吧?今年是景德十年冬,明日就是你的生辰。”谢长歌道。

“明日就是我的生辰……”顾长乐如坠冰窖,脑海里出现爹爹倒在血泊里的身影,直接往外冲去。

“喂,顾长乐,你要逃课也要偷偷地逃啊,陈夫子的课你还敢这么明目张胆。”谢长歌吼道。

抱怨了半晌,突然发现读书声没了,周围异常安静,谢长歌顿时就感到不妙,慢慢转过头就看到陈夫子和同窗都盯着自己看………

“夫……子,顾长乐她出宫去了,她……跟我说没有带纸,我这就给她送去。”说罢便往外跑去,将夫子的“朽木不可雕也”都抛在了明智堂。

顾长乐你不讲义气,逃课都不带上小爷我。

1 2 3 4 5 6 7 8 9 10

评论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我是推书机,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留言找书书评投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