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神算:开局拒绝女帝!萧凡凤轻舞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主角是萧凡凤轻舞的热门小说神算:开局拒绝女帝!是作者女帝666所著,《神算:开局拒绝女帝!》这本小说又名《街头算命,我看上了皇朝女帝》主要讲述了:萧凡摇了摇头:“张青云,东西你拿回去,把昨天的卦金付了就好。以后记住,算师的卦金最好不要赖掉。”“否则轻则破财,重则伤残!”张青云连忙拿出一两银子。他恭敬地递给了萧凡:“多谢萧大师指点,萧大师,这是昨……

神算:开局拒绝女帝!萧凡凤轻舞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神算:开局拒绝女帝!》第7章 女帝又来了

萧凡摇了摇头:“张青云,东西你拿回去,把昨天的卦金付了就好。以后记住,算师的卦金最好不要赖掉。”

“否则轻则破财,重则伤残!”

张青云连忙拿出一两银子。

他恭敬地递给了萧凡:“多谢萧大师指点,萧大师,这是昨天的卦金。”

“萧大师,这茶具您还是收了吧,只是一点小心意。”

旁边有人就是专门卖茶具的,他微笑着道:“萧大师,这一套茶具还可以,价值上千两白银!”

萧凡淡淡地道:“我只收我应该收的,额外的礼不收!”

“诸位,今天已经耽搁不少时间,我先开门了!”

一刻钟之后萧凡准备好了。

“九号,三十五号,九十八号。”

三人进入了店里面,其余人许多并没有离开围在外面。

路过这边的许多人也停下了脚步。

“萧,萧大师。”

“五年之前我孩子被人害死了,我想知道凶手是谁。”

九号是一个男子,只有三十来岁,可失去孩子的痛苦,再加上五年没日没夜地寻找,他的头发已经灰白。

萧凡望着这一名男子,他记得这一名男子,半个月前来过。

这半个月他怕是在凑卦金。

一两银子的卦金对普通人来说都不算贵,但对他这样的穷苦人来说,想赚到一两银子并没有那么容易。

“居然问这样的问题。”

“萧大师不知道会不会说。”

“这可关系到人命啊,敢杀人的只怕是狠角色,或者家里势力不弱。”

店铺外许多人议论纷纷,他们心中为萧凡捏了一把汗。

人群中,一人眼中寒芒闪烁。

“萧大师,我知道这太为难您了,我给您跪下了。”

男子没有坐,他说着就要下跪。

“别,你跪我就不说了!来者是客,你出钱,该说的我自然会说。”

萧凡连忙道,隔着桌子,他也不好去扶对方。

男子听萧凡这么说停止了下跪。

“坐!”

萧凡微笑道,对方局促不安地坐下。

“你叫陈平安,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虽然不富有,但夫人贤惠儿子聪明伶俐,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陈平安眼中流出眼泪,往日幸福的画面浮上了他的心头。

“萧大师您真的神了,我并不是凌霄城的人,您居然也能算出来。”

萧凡继续道:“六年前,你夫人死亡,你以为她是意外身亡,其实并不是,她是被人从高处推下摔死的。”

陈平安眼中仿佛喷出火来。

在儿子被人杀害之后,他其实有过这样的怀疑。

“五年前,你儿子被人推到了井里淹死,他当时只有四岁。”

店铺外面的人听萧凡说完都气愤无比。

对四岁的孩子干出这样的事来,简直禽兽不如。

“呜呜!”

陈平安痛哭出声。

他是一个大老爷们,可这会再也承受不住。

“萧大师,凶手是谁?”

“萧大师,凶手如果到时找你的麻烦,我们帮你!”

店铺外面一些人义愤填膺道。

萧凡等了一会儿,陈平安的情绪稳定了一些。

“你妻子还有你儿子,都是同一个人杀的,凶手是你们那边的大户人家魏家长子魏泰,杀人原因你曾经说过他几句。”

陈平安茫然地道:“萧大师,我都不认识他。”

萧凡轻叹道:“只是一件小事,魏泰街上调戏民女,你站出来说了几句公道话,他就记恨在心上了!”

陈平安心中悲愤。

店铺外面其余人也愤怒无比!

就这么点小事,竟然连杀两人,太猖狂了!

“本来你也快死了,知道你到了凌霄城,他派人到了凌霄城,打算夜深人静的时候将你给杀了!”

“阁下我说的对么?”

萧凡望向了店门口的一个男子,这男子孔武有力,是真正的武者!

陈平安只是普通人,武者杀死一个普通人轻轻松松。

“一派胡言!”

男子脸色一变厉声道。

“来人,将他拿下绑了送官,是真是假,官府自然会查明!”

熟悉的声音传到了萧凡耳中。

萧凡眼睛一亮,那一位姑娘今天居然又过来了!

说话的是凤轻舞。

下一早朝,她本来还有其余事情,可忍不住想过来看看。

没想到刚到这一边就听到这样的事情!

“是,小姐。”

两个黑衣人迅速到了那孔武有力的男子身边。

他们一左一右轻易就控制了这一个男子。

凤轻舞可是女帝!

她身边的人虽然不多,但都是极为厉害的强者,武皇级别的人物。

区区武者,在他们面前就是蝼蚁!

“萧大师,我们又见面了,萧大师你放心,只要你说的是真的,这一件事情官府肯定会查得清清楚楚。”

凤轻舞到了店门口道。

她前面的人都自动让到了一边。

眼睛不瞎的人都可以看出来凤轻舞来历肯定不凡。

“多谢姑娘。”

“如果方便,我请姑娘吃饭。”

萧凡微笑道,自己看上的姑娘也是一个热心肠啊。

事关人命,这样的事情哪怕家里权势不弱的,往往也不会轻易沾惹。

“多谢萧大师,多谢姑娘!”

陈平安感激无比地道,萧凡准确地说出来他的情况,凶手是魏泰,他相信肯定也不会有任何虚假。

仇人如果能得到应有的惩罚,他死而无憾。

萧凡笑了笑道:“陈平安,我这店里需要一个人打杂,搞搞卫生,早点过来开下门什么的,不知道你是否愿意?”

每天早上这里聚集的人越来越多,容易堵塞道路。

萧凡打算把旁边也租下来。

早点开门,到了这边的人就可以先到店里面等着。

萧凡自己不想早起,也不想搞卫生。

“愿意,愿意!”

陈平安感激无比地道,他已经无家可归,而且得罪了魏家,他自己一个人到时被杀了都没有人知道。

萧凡微笑道:“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父亲,你能坚持五年寻找凶手为儿子报仇,我很佩服!”

“你的酬劳暂定为每个月十两银子,包吃住。”

陈平安连忙道:“萧大师,我不要钱,包吃住就可以了!”

萧凡摆了摆手:“不必多言,我不差那点银子。”

很快第二个,第三个顾客也搞定,绝大部分人迅速离去。

凤轻舞虽然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可带给他们的压力不低。

“萧大师,你并非修练者,说出来那些东西,就不怕魏家的人到时报复你么?”

凤轻舞进入了店里面道,“哪怕魏泰还有相关的一些人治罪,魏家肯定有许多人没参与,不会受到牵连。”

“而且魏泰既然敢肆无忌惮杀人,官场上很可能有人。”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