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主角苏长青秦少阳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天命大反派:我能查看人生剧本!免费看

推荐一本网络作者谁是小星的新书《天命大反派:我能查看人生剧本!》,这是一本玄幻小说,主角是苏长青秦少阳,《天命大反派:我能查看人生剧本!》这本小说又名《人间武圣:一拳锤爆铁胆神侯》主要讲述了:苏长青没准备再看下去,瞬间将《霸刀》收入袖口之内。一旁有三个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忽然迈步走来,其中为首的人,鹰目勾鼻,骤然眉头一挑,注意到了那本金刚经。“你拿的什么?为何会有金色?”“小子,莫非是发现了……

主角苏长青秦少阳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天命大反派:我能查看人生剧本!免费看

《天命大反派:我能查看人生剧本!》第3章 霸刀首战!霸绝天下

苏长青没准备再看下去,瞬间将《霸刀》收入袖口之内。

一旁有三个身穿飞鱼服的锦衣卫忽然迈步走来,其中为首的人,鹰目勾鼻,骤然眉头一挑,注意到了那本金刚经。

“你拿的什么?为何会有金色?”

“小子,莫非是发现了什么秘籍不成?”几个锦衣卫同时走来,伸手便要抢夺。

苏长青合上了金刚经,目视对方几人,不慌不忙道:“金刚经,当然是金色,我自幼喜欢研究梵文,篆文罢了。”

对方不是百户,无生杀大权,锦衣卫内等级森严。

“金刚经?”鹰钩男眉头微微一皱。

“大商武库之内,不能随意出手,青龙在那里看着。”为首鹰钩男子拦住了他们。

他们望向大门处,青龙放下了手中藏书,目光深邃,饶有兴趣的看着他们。

“这是从百户陈默大人,即将突破真气境界的存在。”

“小子,速速交出那本金刚经,否则,你便是自寻大祸。”

苏长青犹豫片刻,随手将手中般若金刚经交了出来,转身离去。

“这小子不禁吓。”两个锦衣卫顿时轻笑出声。

此处乃是武库,所有人不得出手,要是苏长青一直不交,他们还真只是声色厉茬,拿对方没办法。

陈默眼中满意,翻阅手中金刚经,确实黄不溜秋,金灿灿的书皮。

但翻开一看,里面密密麻麻的篆文,梵文,立刻让他头皮发麻,连翻阅的心思都没了。

完全看不懂,什么玩意。

“什么鬼东西?难道是我看错了?”陈默将金刚经扔在地上,眉头微皱。

片刻后,他忽然眼眸一挑,再次捡起来。

直接翻到金刚经末尾,留意到了那被撕裂的尾页,其中空空如也。

“臭小子,胆敢耍我,听说武道高人都喜欢藏书秘籍,只怕是那小子也遇到了,不知道是不是青龙大人放的。”

而此刻,苏长青早已经远离他们,来到了青龙旁边,在寻找适合秘籍。

“小子,除了霸刀,你还有两本可选。”

这声音乃传音入密,苏长青心中一动,不由往大门处看去,见到那红袍老者笑意盈盈。

“这是开小灶了?”苏长青一笑,他选择不直接拿走霸刀,而是按照剧本而走,甚至多了一次机缘。

很快在武库内,选定了自己之前看中的两门功法。

一为四季云落步,踏雪无痕,身影鬼魅,与四季交融,借物而行,修炼大成,可以日行千里。

这是逃跑的秘诀。

第二,则是一门近身搏杀之术。

锦衣卫,东厂,西厂都有修炼,鹰爪功,阴狠毒辣,杀人夺命。

数日之前,苏长青就是被这鹰爪功,一击毙命。

很快,他来到青龙这里,准备登记造册,带走这两本秘籍。

“小子,相貌不凡,天资倒也不错。”青龙笑眯眯的看着苏长青。

苏长青生的剑眉星目,身姿修长,若不是锦衣卫这身皮穿在身上,只怕旁人见到,都会以为是世俗的贵公子。

天级境界法门,尽皆有灵,会选择自己的主人。

这霸刀既然落入这小子手中,可见二人极有缘分,即便苏长青是杂役弟子,青龙也并未阻拦。

“是前辈的吗?”苏长青犹豫片刻,询问道。

“是我一位朋友的。”青龙眼中有着一丝追忆,随后轻轻摇头道。

远处,陈默快步走来,

“拜见青龙。”他先是行了一礼,随后鹰目冷冷直视苏长青。

“小子,有胆留下姓名!”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杂役弟子,李孔祥是也。”苏长青平静道。

“蝼蚁般的杂役弟子,敢戏耍于我!”陈默冷笑道:“你给我等着,我杀你如杀狗!”

“好,我等着……早点来。”苏长青转身离去。

“大哥,要不我二人出去拦住他?”一旁两个小弟道。

“不必,我已经知晓他的名字,先选择秘籍,一旦我突破真气境界,就是真正的锦衣卫百户,可以执掌杀伐大权,直接杀他轻而易举。”陈默冰冷道。

他鹰隼长目微眯,泛着一丝杀意。

“青龙大人,我等告退。”

……………………

三日之后,后山之上,树木葱茏,鸟语蝉鸣。

苏长青伫立于山巅,气势迸发,手持一柄钢刀, 一股无形刀芒在凝聚,破空而来,草木皆断。

此乃无上霸刀之法。

刀芒寒芒毕露,刺骨骇人。

苏长青眼眸微凝,心中有一丝喜悦。

“真不愧是无上刀法,修无形刀气,我尚未突破真气境界,便拥有真气外放的手段。”

他半日,一夜时间修行霸刀,突破炼体第八重,浑身刀气凝聚,伤人于无形之中。

就算现在回去,也能立刻进入锦衣卫选拔,正式成为一名锦衣卫,不再需要做杂役。

初日朝阳升起,晨雾弥漫,苏长青迈步下山。

衣袖飘动,踏草无痕,随意一步踏出,手如利爪一般横击,在一棵百年老树之上,留下爪痕。

“再过几日,便是锦衣卫选拔,我在那之前,要将三门功法全部修行至小成,然后直至成为真正的腰佩绣春刀,金绣锦衣!”

苏长青眼眸微凝,心中默默思量。

“之前被那陈默嫉恨上了,还有铁爪飞鹰,他若出关,看到我没死,必然疑惑。”

苏长青服用三片悟道茶叶,已经突破炼体七重。

但如今情况,依旧岌岌可危,让他依旧有一种紧迫感。

他一路直奔而下,眼前一座宫殿忽然落入眼前。

这殿宇,年久失修偏僻幽冷,清冷孤寂,无人打扫,连墙上都有蜘蛛网了,甚至远不如锦衣卫殿。

此处为大商皇宫,冷宫之处,由西厂太监守护。

一座小院内,零零散散驻扎着四位西厂番子,头戴巧士冠,身穿太监服。

“将这小丫头片子,押入净衣坊!”

随着一道声音,冷宫大门被人打开,为首太监三十多岁,眼眸阴冷,两眼深凹,冷声道。

“别碰我……”

两个太监生拉硬拽,将里面的一个哭泣的小女孩拽了出来。

那小女孩穿着粗布麻衣,大概也就十二三岁年纪,却粉雕玉琢,肌肤如雪,却水灵无比,明眸皓齿,一股难以掩饰的贵气。

“我阿娘身死,你们还要将我扔入净衣坊,我父皇知道,定然会将你们满门抄斩!”

小女孩怒声呵斥所有太监。

“姬星月,咱家本就无根无后,哪来那么多弯弯道道?”闻言,为首李元英冷笑道。

“你娘已经死了,按理来说,你一废妃之女,应该听候皇上发落,但是皇后娘娘心善呐……把你送你净衣坊,那不是为你找了一门生路吗?”

闻言,所有太监顿时都是一笑。

净衣坊那是什么地方?太监洗衣之地,一个小女孩落到那地方,岂能有好?

这是皇后的杀招,斩草除根,清云贵妃死掉了,这姬星月也必须要死!

姬星月往身后门内看了一眼,眼眸含泪,晶莹洒落,黯淡,落寞。

她娘亲就死在那,不过三日……她也要进净衣坊了。

“跪下求我们。”李元英注视着姬星月,有一丝嘲弄道。

“我跪下,你受得起吗?虽然我不受父皇宠爱,但我仍然是姬家人。”

话音有些稚音,却斩钉截铁。

这些太监只敢把她送入净衣坊,却不敢动她分毫,留待皇后处置。

李元英脸色顿时一变,他没想到一个小丫头,竟有这等气魄。

苏长青站在墙边,藏起来,沉默片刻。

清云武贵妃不受大商皇帝宠爱,三年前,她得罪当今皇后,带着一个女儿被打入冷宫,病气入体,苦苦撑了三年,便撒手人寰。

三天前,也就是苏长青刚穿越那会,以草糠敷面,凉席子一卷,就草草埋进了后山。

大商王朝东西两厂,皆由曹都督执掌,势力暗子遍布天下,与锦衣卫也不遑多让。

锦衣卫入不得皇宫,毕竟没有净身。

“三天前,我刚刚复生。”

这小女孩看似可怜,却与他毫无关系,救了便是惹祸上身。

更何况,他死而复生,何等奇妙之事?

苏长青周围的杂役弟子,只因为他是还有气,运气好才活过来。

只有铁爪飞鹰知晓,苏长青是真正的死而复生!

此人不仅与苏长青有生死大仇,还牵扯到他最深的隐秘。

苏长青当然也不愿多事,转身轻手轻脚,直接离去。

李元英目力惊人,对气机感应更是敏锐。

他骤然看向远处,眉头微皱,眼眸有一丝杀意。

“你们三个去看看,有可能是锦衣卫暗子,倘若是,便就地格杀!”

锦衣卫和西厂,东厂,向来不对付,能杀一个是一个!

一旁三个小太监迅速而来,手持钢刀,苏长青的身影迅速逃离,消失在拐角处。

“追!”三人对视一眼,同时杀来。

苏长青眼眸微凝。

他来到这血淋淋的世间,一个普普通通的杂役弟子,因为扫地不干净,就被那铁爪飞鹰随意碾杀。

现在他不过路过,甚至未曾露一面,未曾说一句话,便有人要杀他!

在这等视人命如草芥的朝廷与江湖。

不是死在锦衣卫,就是死在东西两厂手里,既然如此,那就杀!

他刚刚修成霸刀,刚好来拿试刀,这些人,一个都不会留。

苏长青深呼吸几口,身躯藏在拐角处,紧紧贴着墙壁,握紧手中钢刀。

“那锦衣卫的杂役跑哪去了?”

三人来到拐角眉头微皱,没有迟疑,毕竟苏长青的表现,一看便是个不大的少年,锦衣卫杂役弟子。

他们三人也是杂役,炼体六重修为。

苏长青调整身位,长刀横握在手。随后眼眸锐冷,一步自拐角处踏出,迎面便是三人。

他手中长刀铮鸣作响,刺骨寒芒迸发。

霸刀!

一刀横扫,斩破长空!

………………

1 2 3
赞(0)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