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书机
一个莫得感情的推书机器

已完结小说《无敌姑爷》全文免费阅读

经典小说无敌姑爷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主角是赵飞扬苏雨萱,主要讲述了:国考在即!所有入围考生皆磨刀霍霍,对于他们来说,国考成绩等同于他们未来的一切,没有什么能够与之相比。而这几天,赵飞扬也被抓回了苏府,但与之前所居的柴房不同,苏家特意为他准备了一间小轩,一日三餐都由小六…

已完结小说《无敌姑爷》全文免费阅读

《无敌姑爷》免费试读第47章 木秀于林,风之必摧!

国考在即!

所有入围考生皆磨刀霍霍,对于他们来说,国考成绩等同于他们未来的一切,没有什么能够与之相比。

而这几天,赵飞扬也被抓回了苏府,但与之前所居的柴房不同,苏家特意为他准备了一间小轩,一日三餐都由小六来照顾,苏雨萱不时也会过来看看他。

苏家这么做的理由是希望可以让赵飞扬好好沉淀自己,以便应对国考,这样的说法,赵母当然不会拒绝,母命难违,即使赵飞扬心中不愿,也只好答应。

但这个理由也成了他拒绝苏雨萱的借口,只说要全力应对国考,恕不见客。

当然,他并非在小轩里面温书学习,而是整天躺在床上补觉,小六是他的小厮,就算看不过去又能怎样?

终于,安定的日子即将过去,明日就是国考盛典。

夜深沉,色阑珊。

苏雨萱来到了小轩外,小六一惊,忙道:“见过小姐。”

苏雨萱点了点头::“他在里面吗?”

“公子正在轩内。”小六很恭敬,“您有什么吩咐吗?”

“带我进去见他。”

“这恐怖怕不行。”小六面露难色,“公子吩咐过,除非国考开始,不然谁也不见。”

“他已拒绝了我三次。”苏雨萱的脸色变得难看。

“这个小的也没办法。”说着,小六低下了头,苏雨萱那吃人的目光让他不得不如此。

见他这般,苏雨萱果然嗔怒起来:“别忘了,这里还是苏家!让开!”

“大小姐您……”

小六正要再行阻拦,此时从小轩内传出赵飞扬的声音:“好了,请大小姐进来吧。”

“是!”

小六此刻如释重负。

待苏雨萱进入小轩,赵飞扬淡淡道:“大小姐来这里做什么?”

“我来看看你。”

“看我?”赵飞扬没有再说,伸手示意她坐下。

“这里果然是一个读书的好地方,国考的事情你准备得怎么样了?”苏雨萱落座后问道。

“已准备妥当。”赵飞扬说道。

苏雨萱蹙眉道:“国考和之前的乡试不同,二者在本质上有很大的区别,不能轻视。”

“我知道。”赵飞扬说道。

苏雨萱点点头:“其实我这次来是有别的句话想和你说。”

赵飞扬看着她。

苏雨萱沉默片刻,咬了咬唇,开口说道:“我知道以你的才学在国考上获得名次绝不太难,可正如我说,国考不比乡试,存在很多的变故和不可预料的事情,我想告诉你,假如国考不那么顺理的话,你也不必放在心上。”

“哦?”赵飞扬笑了笑,“难不成这里面还有什么黑幕不成?”

“话不能乱说。”苏雨萱摇摇头,“只是你和陈氏闹到如此地步,恐怕他们会在国考中作梗也未可知,万一届时……”

“不必说了。”赵飞扬抬手拦住她的话,“你的好意我心领了,陈氏如何我不知道,但状元之名,我一定会得到。”

苏雨萱娇怒起来:“为什么你这么自负?就算你才情绝冠,但此次取的都是各地乡试翘楚,可谓群英相会,而陈氏方面又存太多变数,你凭什么肯定自己能够得到状元?”

“状元,很难吗?”赵飞扬说的很淡,却很坚定。

苏雨萱彻底不再说话了。

看来,他一点没听进去。

真以为考了个会元,就能稳稳拿到状元?

若国考真如此简单,也不会每次出榜,都有书生跳湖自杀的寻常事了!

“苏大小姐要是没事,可以回了。可谓大梦谁先觉,春深我自知……”

赵飞扬此时不由吟起了罗贯中的诗词,转身向屋内走去。

苏雨萱更气,一下子站了起来指着他道:“难道这几天你都没温习,都在睡觉?”

“是啊。”赵飞扬笑着说,“很难得有这样舒服的时候了。”

“你!”

终于,苏雨萱一赌气,跺脚出去了,而赵飞扬则看着她笑了笑,随即躺在床上拿书看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

“大人,您找我?”

程政允派侍从来请他,赵飞扬自然不能拒绝,此刻引春台上,一老一少对面而坐。

程大人笑了笑:“飞扬,这段日子,你为国考准备的怎么样了?”

“学生应是有把握的。”

“能得第几名?”

赵飞扬沉吟片刻,谦虚地摇摇头:“这个学生也不好说,但取得名次并不成问题。”

看着他,程大人眉头一挑:“看你的样子,头三甲应该不是问了咯?”

赵飞扬笑笑并未说话。

“你的才情老夫清楚,但今日见你似乎有些自傲,这本无错,只是国考非比寻常,你虽在乡试取得魁首,但国考乃汇聚天下群才之盛举,你还要多做些准备才是,我大梁地广物博,才俊不少,多一份准备,便多一份把握。”

程政允循循善诱道。

赵飞扬立刻回到:“谢大人教诲,学生已准备好了。”

“那……好吧。”程大人皱了皱眉,言止于此,“既如此,老夫也不多打扰,回去之后好好休息,养足精神,我很期待你在国考上的表现。”

赵飞扬起身拜了拜:“既如此,学生告辞了。”

见他远走,程政允这才叹了一声,心中暗道,此子才情非常,看似顺受的外表下,内心却有桀骜之气,虽然他不曾明言魁首二字,但看他这样子,似乎已经志在必得了?

可有个道理,木秀于林,风之必摧……

也不知道他,是否明白。

想到这,程政允起身看着赵飞扬的背影,眼睛微眯,对赵飞扬,期待与担忧并存。

……

国考大典!

天下英才汇聚,良贤盛举。

这一次国考与往届有所不同,皇帝亲诏:为国家计,筛选贤能,所以破格扩大招收规模,增加三成以上才俊的同时,在乡试不中者,若有奇才也可再行择考。

因此这一次有幸参加国考的考生、学子才会有如此之众,且各个才学卓异,要在此地一争高下,真如天下文脉汇聚,百川入海一般。

赵飞扬是会元公,理所当然成为了众人追捧的对象,当然一些和陈渊交好的世家子弟就要另当别论了。

“飞扬兄!”

赵飞扬正在应对一些前来恭贺的学子,忽听有人唤他,回头去看,唤他之人竟然是许久不见的赵括,赵一凡。

“一凡兄。”赵飞扬报之一笑。

这赵括,算是他少有能对上眼的年轻才俊了。

“可算是找到你了。”

赵一凡哈哈一笑:“我刚才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你,奈何你身边的人实在是太多,可是叫我废了不少力气才挤过来。”

赵飞扬笑道:“赵兄不急,待会上了考场,咱俩不也能畅聊么?”

赵一凡知道赵飞扬说的是之前乡试考场上,他给赵飞扬递食物一事,这是拿他打趣。

“可不敢!听说在殿前回合的时候是不允许交头接耳的,不然按罪论处,厉害得很。”赵一凡似乎非常忌惮。

赵飞扬微微点头:“那倒也是,不过咱们这不是见面了吗?还真别说,皇宫是真的大啊。”

“大,也不过是一个空壳;围墙冰冷,深宫寒秋宫外春,两番景色啊。”

赵飞扬挑挑眉:“一凡兄莫非有一座宅子在里面?”

“飞杨兄取笑我了。在这里有我的居所,难不成我是太监?”

说到这里,赵一凡哈哈一笑,岔开了话题,“看飞扬兄的样子,想必对今日殿试已经成竹在胸了?只是不知道飞扬兄看中的是三甲中的哪一个啊?”

赵飞扬竖起一根指头,微微一笑:“三甲第一。”

赵一凡哑然,随即苦笑一声:“你还真是不客气吗?那可是状元啊!”

“是啊,那是状元。”赵飞扬怅然道,“若是不成为状元,又怎能迅速得到重用,北上抗蛮?”

赵一凡眼中露出一丝赞赏:“看来一凡兄还真不是凡人……”

“会元郎与我等凡人就是不一样,不是想着夺取状元,便是在想着北上抗蛮,此等豪情,真是令陈某敬佩。”

这时候,一道明显带着嘲讽的声音在两人背后响起。

不用说也知道,是陈渊来了。

1 2 3 4 5
赞(0) 继续阅读

评论 抢沙发

登录

找回密码

注册